知網 門戶 國際 查看內容

英國學者談全球化:英美領導地位消亡 需「重新校正」角色

来源:wikitw.club  2017-1-12 03:30

   

英國皇家國際問題研究所成立於1920年,是英國規模最大的國際問題研究中心之一,也是目前世界頂級的智庫。該研究所主任羅賓·尼布利特是知名國際問題專家。近日,尼布利特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英美世界經濟領導地位已經消亡它們全球化將採取更為實際的態度,各國經濟增長可能要更多依靠基礎設施投資。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英美這兩個曾經的自由經濟秩序旗手正在深化自由經濟秩序的進程中選擇後退一步。

《參考消息》:這對全球經濟將意味著什麼?

尼布利特:我不太能確定這會對全球經濟造成什麼影響。作為經濟的重要驅動,全球貿易量在下降,巨大不確定性也存在,比如勞動力素質因為教育的投資不足欠缺今後全球經濟的增長也許更多依靠各個國家自身的經濟增長驅動,可能更多依靠基礎設施投資。

事實上基礎設施投資目前已經是增長的重要推動力,杭州舉行的G20峰會上就傳遞了這樣信息。比如從中國的角度看是「一帶一路」的投資,從美國的角度看也是急需基礎設施投資。我曾在華盛頓工作,感受到了美國對基礎設施建設投資的需求。再比如英國有進一步聯通南部和北部的基礎設施建設需求。這種需求是全球性的。我認為,在目前的世界經濟構架下,在目前的全球化構架下,還能「擠出」增長,世界不會因為英美停止推動貿易全球化衰退

世界經濟需要兩個引擎

《參考消息》:世界經濟的發展是否會因為特朗普當選產生波瀾

尼布利特:如果你仔細分析特朗普競選期間的承諾,我認為他不大可能像他說的那樣對中國進口產品增收45%的關稅。他真正要強調的是,美國的制度太瘋狂,以至於那些在海外生產產品、並將它們進口至美國本土的美國企業可以免繳這部分稅款。也許他認為,此前美國對全球供應鏈運行邏輯太順從了,全球化的供應鏈能讓企業實現最大利益,或許其中一部分還會通過涓滴進入社會,但如果和它所造成的工作崗位流失相比,它對國家財富增長的貢獻太少了。這和美國以前的政策有很大不同。事實上,英美兩國的選民已經用選票否決了這種「英國-美國經濟發展模式」的邏輯,也就是在國家層面打破貿易壁壘,推行自由貿易

當前情況下,全球化的下一個階段應該是非關稅壁壘的規制融合,這恰恰是最難的。比如在最需要增長的服務領域歐洲在這一領域就始終很難完全開放,存在保護。這一領域的開放事關歐盟的增長。在英國脫歐后,歐洲要開放服務業將變得更難。從這個意義上說,如果沒有全球化動力,如果美國不再推動經濟全球化,我擔心歐洲的增長。但是對美國而言,它自身擁有巨大的單一市場,對貨物和服務開放,只要它不走向貿易保護主義並且如特朗普所說的那樣加強投資,美國倒可以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引擎。

如果歐洲和美國實現增長,中國在經濟增長「新常態」的目標下,就有更多進行經濟增長試驗的空間。但如果歐洲作為中國最大的出口市場無法實現增長,那就需要中國和美國實現增長,並且中美關係將變得更加重要,因為實現世界經濟增長需要至少兩個引擎。

投行有利於力量平衡

《參考消息》:考慮國際政治和經濟層面出現了變化,全球治理的方式是否也應該隨之發生變化?

尼布利特:在過去幾十年裡,經濟一體化導致政治力量發生變化,逐漸平衡,但這一變化並未在現有的多邊機構中體現出來因此這些機構需要改革。比如美國和歐洲國家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佔有一半以上的投票權,這就需要改變。

目前我對一種所謂「更加去中心化的多邊主義十分感興趣。比如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與亞洲開發銀行、世界銀行合作,更有意識地來推動「一帶一路」,這種更加開放的合作組織形式是我讚同的。我很樂見出現「地區性多邊性組織」這樣的合作形式,它們更積極地促進各自所在地區的增長,這在一定程度上就實現了國際機構中的力量平衡。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