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網 門戶 奇聞 查看內容

為什麼中國人幾乎什麼都吃

来源:wikitw.club  2017-5-20 11:30

   

飲食禁忌是普遍存在的文化現象。歐洲人、印度人、非洲人不吃雞爪中國人啃著泡椒鳳爪投去一個同情的眼神;狗的食用在中國有很長的歷史,美國人表示無法理解;荷蘭人覺得牛眼睛沒什麼瑞典人覺得吃臭鮭魚沒什麼,印度人覺得吃馬肉和駱駝肉沒什麼,中國吃貨同樣表示沒吃過,什麼味啊,給我點我嘗嘗。

龔鵬程在《生活的儒學》一書中說:「從比較文化史的角度看,中國人的禁食範圍最窄,幾乎什麼都吃。」這和宗教色彩濃重的文化體系中的飲食禁忌形成鮮明對比。在《聖經舊約•利未記》中,上帝列出了長長的禁食清單伊斯蘭教除了禁食豬肉外,據清初回族學者劉智《天方典禮》記載,還禁食鷹、鷂、虎、狼、狗、獅、豹、熊、象、狐狸、貓、驢、騾、龜、蛇、蟹、鱉、青蛙等,此外還禁食血液、自死物和未誦真主之名所宰之物。這類禁忌,在中國文化中是少見的。我們只在少數特定時刻禁食某些東西,卻絕非毫不可吃。

雜碎

對此一種合理的解釋是中國人口稠密、又天災不斷,容不得挑食林語堂就說:「我們的人口太緊密,而飢荒太普遍,致令我們不得不吃手指能夾持的任何東西。」這當然是一大原因,另一大原因恐怕是在沒有強有力的宗教干預的前提下,我國古代的社會治理實際上無法有效地禁止任何人吃任何東西。

拿酒來說。沉迷於酒,經常成為對昏君的道德質控,也是對財富巨大浪費。早在殷周革命之際,周公就在尚書酒誥》中留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份禁酒令,他反感商紂時期「以酒為池,懸肉為林」的頹廢風氣,規定民間無故不得「群飲」,違者則「盡執拘」。

這條禁酒令的精神得到不斷重申。西漢漢文帝時便是如此,漢文帝的禁酒不全是出於維持社會風氣考慮,而主要來自對經濟凋敝糧食不足的恐懼,在重農主義者的設想中,如果有一個男丁沒有投入糧食生產,就會有人挨餓,如果有一個女人沒有投入紡織,就會有人沒有衣服穿。在西漢初年如履薄冰的經濟復甦中,將糧食拿來釀酒顯然是一件過分奢侈的事。但這次禁酒維持了多久呢?最長不超過五十年,到漢武帝時期酒禁即告廢弛不了了之。

東漢末年戰事頻仍,民眾乏食,曹操也在北方大部分地區頒布禁酒令,當然打起的纛旗也是夏周因酒而亡,政事多敗於酒那一套。不料孔融寫了兩封《與曹公禁酒書》來反駁,說「而將酒獨急者,疑但惜谷耳,非以亡王為戒也。」點明了曹公的真正目的是為了積攢軍糧。打人不打臉,後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曹操的禁酒持續了多久呢?酒禁之後沒多久他就在銅雀台上「對酒當歌,人生幾何」了。

蜀吳兩國也都禁過酒。蜀國因天旱而禁酒,禁酒令非常嚴苛,竟規定家中藏有釀具與釀酒同罪因而有了那段著名簡雍的故事,如果把簡雍這段故事也算上,那蜀國的禁酒令剛頒布就被人破壞了。在魏晉南北朝乃至隋唐時期,由於災荒頻繁,酒禁之令史不絕書,並且大多是因為「歲飢」、「年穀不登」或「谷貴」。

唐德宗時,因為天下兵馬稍定,糧食闕如,極少有人釀酒,以至於有人在街頭喝醉,竟被圍觀者視為「祥瑞」。但這些禁酒令又多維持了多久呢?就拿唐德宗時的禁酒令來說,禁酒之後發現少了一大塊稅源怎麼辦?廣德二年,朝廷下令定天下酤戶,從這些釀酒的商家手裡收取重稅,從禁酒到開了這條收稅的口子前後不過一年顧炎武在《日知錄》里有一句辛辣點評:「自此,名禁而實許之酤,意在榷錢,而不在酒矣。」

個人離不開酒,《南史·陳慶之傳》中有句話:「酒猶兵也,兵可千日而不用,不可一日而不備;酒可千日而不飲,不可一飲而不醉。」這樣的酒徒中國歷史上可是要多少有多少。國家也離不開酒,據《新唐書食貨志》的數據,唐文宗太和八年,當時的酒稅是「斗錢百五十」,天下共榷酒一百五十六萬餘緡,相當於約十六億文銅錢,這麼一筆財富,真禁酒可就一文都拿不著了,誰會為了道德、缺糧這類理由干這種事,禁酒之事當然只能不了了之。

我們來看,歷朝禁酒的理由有沒有道理呢?當然有,飲酒容易傷德,過量飲酒容易傷身,災年斷糧的確也有禁酒的必要,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有理由禁它,尚且禁不掉,那我們又如何能禁掉螃蟹、皮皮蝦、鳳爪、狗肉這些在友邦看來吃不得的東西呢?說白了,中國既然沒有強有力的宗教,世俗統治秩序有沒有強有力到可以將一項政策「不走樣」地推行五十年,中國的「百無禁忌」又哪裡局限於飲食。

中國的世俗統治是否試圖禁止過某些飲食習慣?當然有,牛肉就是典型例子。但同樣是禁食牛肉,在印度,公元五世紀笈多王朝時期就有法令,殺死一頭母牛罪責等同於殺害一位婆羅門祭司,到如今印度教徒也不食牛肉。但中國呢?宋朝禁止任意屠牛販賣牛肉大家都是知道的,但南宋《名公書判清明集》卷十四《宰牛》項明確記載,名判官胡石壁說:「數日已來,聞諸道途之言,自界首以至近境,店肆之間,公然鬻賣,遂密切遣人緝捉。及至捕獲,原來不但在交關之外,而城市之中亦復滔滔皆是。」公然販賣牛肉可不是邊關秘密,在城市中「亦復滔滔皆是」,禁令又能管得住誰。

同樣是禁止肉食日本從675年第一次頒布《肉食禁止令》之後,自公元七世紀後期至八世紀中後期,歷代天皇一再下令禁止肉食,到鐮倉時代中期,連魚肉也開始禁食。這一禁就是一千多年,明治維新時解除肉食禁令,還引發了不少激烈反應,明治五年,御岳神職人員為了勸諫天皇禁食肉食甚至擅闖御苑。這樣的事情,在中國是很難想象的。

中國在飲食上的熱情沒有終極解釋,我們無法知道同樣遭受食物短缺之苦的印度為什麼能長期堅持禁食牛肉,也不知道食物種類更為匱乏的日本不吃肉,也甚少食用內臟,如果真的要找到一個解釋,可能是中國烹飪技術完備,和香料的種類齊全,使中國人烹飪任何食材至少不會難吃。其結果是中國菜有遠比其它菜系豐富的食材來源,美國學者尤金•安德森在《中國食物》一書中說,「相對較少的飲食禁忌,使中國人取得了舉世無雙的成就:無與倫比地維持社會平衡,長期養活世界上最多的人口。」這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