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網 門戶 奇聞 查看內容

國民黨四位一級上將的最終下場

来源:wikitw.club  2017-5-20 11:30

   

陳誠——台灣忙碌的「副總統」 陳誠,字辭修,浙江青田人,1947年2月晉陞陸軍一級上將。 抗戰勝利后,陳誠從1947年8月起兼任東北行轅主任。1948年4月,國民黨國民大會開會期間,盛傳陳誠要赴美治病。在一次大會上,白崇禧作軍事報告時,東北代表直起喉嚨喊道:「我們不要聽軍隊伙食怎樣,我們要聽各戰場打得怎樣!」山東代表趙庸夫大喊:「勝利后不收編山東偽軍,把三十萬游擊隊逼上樑山,應請政府殺陳誠以謝國人。」東北代表張振鷺說:「諸葛亮揮淚斬馬謖,我們要求蔣主席演這齣戲。」還有代表說:「中央『剿匪』採用老鼠戰略,如果東北失掉,華北失掉,華南也不保,難道都像陳誠一樣想逃美國嗎?」

白崇禧聽到有人痛罵他的政敵,一個人私下裡竊笑。 當時陳誠正在上海準備出國,聽到這些消息,既無面目出國,又怕真有人到上海來「搗亂」,趕快搬進了聯勤總部上海陸軍醫院,以治十二指腸為名躲藏起來。 這是陳誠在軍政仕途上最暗淡的一段日子。 陳誠1948年5月被免去東北行轅主任,10月就被派到台灣。在蔣介石心目中,他仍然是民國第一能臣。 1949年1月,解放戰爭三戰役結束后,國民黨的敗局已定,蔣介石在宣布自己下野前,任命早已到台的陳誠為台灣省政府主席兼台灣警備總司令,取代已經得罪了台灣民眾的陳儀,為國民黨敗退做好了準備。 陳誠一邊鎮壓「反憲法、反政府、反美國」的學運,一邊以40萬兩黃金作為儲備,進行台灣的「幣制改革」。與此同時,他還得收拾殘局,安頓敗兵。從大陸退到台灣的每一艘運兵船,無論基隆港還是高雄港都會聽到岸上大喇叭大聲呼喊:「來台的軍人們,請將隨身攜帶的槍支武器交給上船的憲兵然後依次下船接受安排。」

口布滿荷槍實彈的憲兵,登陸上岸的退台老兵必須繳械,他們心裡很不舒服,可也奈何不得。陳誠對這些老兵實行集中管訓,一共撤銷了十幾個兵團司令部,三十余個軍部,並裁了七個軍事單位。當時台灣交通混亂,不時發生軍車撞死平民的事件,陳誠以台灣警備總司令的名義下令:凡因不遵守通規則壓死人者,就地正法。這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國民黨200余萬軍政潰敗人員退到台灣可能引起的社會動蕩。 從1949年4月起,陳誠就開始在台灣實行一系列土改實驗,但「三七減租」、「耕者有其田」的和平土改政策,直到1953年才大規模貫徹,此舉讓佃農們普遍獲得了土地。而地主們則惴惴不安地用換來的實業股票,慢慢開始適應工商股東的新角色

1954年,陳誠被蔣介石提名「副總統」后,春風得意,滿面笑容。在記者會上,他在自己的桌前放了一張白紙,上面寫道「追隨總統,善盡職守」,算是他的「競選口號」,以此回報蔣的恩寵,因為蔣介石曾經說過「中正不可一日無辭修」。 陳誠于1961年底代蔣訪美,與美國總統肯尼迪、副總統詹森會面可謂風光無限達到他個人事業的頂峰。 由於陳誠在台聲望日隆,已成為太子蔣經國繼承大統的最大障礙蔣氏父子對他深感棘手。然而,老天做了選擇,1965年,陳誠積勞成疾,因肝病台北榮軍醫院去世享年68歲。台北市殯儀館花圈、輓聯無數,最突出是蔣介石的輓聯:「辭修同志千古。光復志節已至最後奮鬥關頭。那堪吊此國殤,果有數耶;革命事業尚在共同完成階段,竟忍奪我元輔,豈無天乎?」 蔣介石的輓聯可謂具實而寫,有感而發。不過「光復」大陸之舉卻素為陳誠反對。他是做實際工作的,他非常清楚,只有3.6萬平方公里的台灣,無論財力物力還是人力,都根本無力擔當起這一「重任」。所謂「最後奮鬥關頭」,其實根本沒有一點可能。 太平洋那邊的冷戰盟主美國驚聞陳誠去世,派出副總統尼克鬆到台灣出席喪禮歷史總是給人意外,這位陳誠的老朋友尼克鬆,擔任美國副總統期間曾兩度訪台,幾年後卻成為打破中美堅冰,踏上中國大陸的首位美國總統。 時至今日,台灣農民對陳誠尚心存一份感激之情,稱呼他為「陳誠伯伯」。 白崇禧——台灣回教的「大家長」 白崇禧,字健生,出生於廣西桂林的一個回族家庭.與桂系頭號人物李宗仁同鄉,關係極為密切,關鍵時刻總是鼎力相助。 白崇禧在保定軍校畢業后,加入桂軍,漸漸顯露出過人的軍事才幹。1927年,桂軍編為國民革命軍第七軍,在北伐戰爭中,白崇禧指揮了著名的汀泗橋戰役,成為北伐名將。 抗戰時,白崇禧參與指揮了武漢保衛戰。據李宗仁之秘書程思遠回憶,毛澤東《論持久戰》剛發表,周恩來就把它的基本精神向白崇禧作了介紹,白崇禧深為讚賞認為這是抗戰克敵制勝的最高戰略方針。後來,白崇禧又向蔣介石轉述,蔣介石也十分贊成。在蔣介石支持下,白崇禧把《論持久戰》的精神歸納成兩句話:「積小勝為大勝,以空間換時間」,並取得周恩來的同意,由國民政府軍委員會通令全國,作為抗日戰爭的戰略指導思想。 白崇禧非黃埔系將領處處與蔣介石離心離德。他數次支持李宗仁反蔣,最露骨的一次是李宗仁出任代總統前夕淮海戰役國共兩軍打得難解難分之時,白崇禧正駐防華中,坐鎮武漢,掌控著三四十萬能戰之兵,被李宗仁譽為「華中擎天一柱」,卻不肯在戰爭的天平上朝國民黨軍一方增加砝碼。 但李仁宗不同意這種說法,他在《李仁宗回憶錄》里專門對此作了澄清:「當時還有一件事也是外界誤傳。說徐州危急時,白崇禧拒絕派兵援救。其實在宿縣以南全軍覆沒的黃維兵團(共十個師),便是自崇禧從華中調去的。……總之,自崇禧不幸因為他以往曾和蔣先生合不來值此事急,外界不明真相把一切責任都加到白氏上去。CC系分子仰承諭旨推波助瀾,推卸失敗責任,嫁禍於人。於是什麼『拒命』、『逼宮一類的讕言都硬栽到白崇禧身上去,真是居心可誅。」 1950年1月16日,白崇禧受蔣介石的委託給在美國的李宗仁發電報,轉告蔣介石對他進退建議:要麼馬上返台仍代總統,要麼辭去代總統由蔣介石復職。 結果,李宗仁既不辭職,又不返台,讓蔣介石很是尷尬。1950年3月1日,蔣介石宣布「復行視事」。消息傳到美國,李宗仁馬上在紐約召開記者招待會,指責蔣介石「違憲」。弄得蔣介石很不舒服,便遷怒於白崇禧,白崇禧在台灣的日子更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