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網 門戶 人物 查看內容

程長庚

来源:wikitw.club  2016-2-1 19:50

   

程長庚(1811~1880),名椿,譜名程聞檄,清朝同治、光緒時期技藝非凡、聲名赫赫的京劇表演藝術家,工文武老生,是徽班進京後由演唱徽調、崑腔衍變為京劇的十三位奠基人之一。曾被清末畫家沈蓉圃繪入《同光十三絕》畫譜。他曾任三慶班主,同仁尊稱其大老闆。曾任精忠廟廟首,三慶、春台、四喜三班總管。他腹笥淵博,能戲300余出,他與四喜班張二奎、春台班余三勝,為京劇第一代演員的三位老生傑出人才,雖比余、張享名較晚,但其威望極高,並稱老生三傑、老生三鼎甲,程長庚名列"三鼎甲"之首。被稱為徽班領袖、京劇鼻祖。

目 錄1個人履歷

2藝術特色

3代表劇目

4性格特點

5後嗣情況

6主要弟子

7活動年表

8主要劇目

9清稗類鈔記載

10程長庚的戲德

1個人履歷程長庚,名椿,譜名程聞檄,一名聞翰,字玉山(一作玉珊),號榮椿,乳名長庚。道光年間入京,曾先後居住宣南石頭衚衕和百順衚衕,享名后寓所名四箴堂。祖居安徽懷寧石牌鎮,清嘉慶十六年農曆辛未十月初七日出生於潛山縣王河鎮程家井,為程氏51代裔孫。幼年在徽班(三慶班)坐科,道光二年(1822)隨父北上入京,始以《文昭關》、《戰長沙》的演出嶄露頭角,後為三慶班老生首席演員,為京劇藝術的形成作出了重要貢獻。清光緒五年農曆十二月十三日亥時歿,葬于彰儀門(今廣安門)外石道路旁北側。[1]

2藝術特色 程長庚在《群英會》飾演魯肅

程長庚出科于徽班,自然他所學的同樣具有徽班演員的特點,那就是文武昆亂不擋,十門角色都能拿起來。由於他有這樣紮實的根底,所以能演劇目十分豐富,不僅老生本工的正副角色,他都會,而且武生戲、凈角戲也都能演。即以他的靠把戲來說,五種顏色靠戲的角色,他都能演。

程長庚唱腔,脫胎于「徽調」,取法於楚調,兼收崑曲、山陝梆子諸腔之長,溶匯為「皮黃調」,卻以徽音為主。當時稱徽派。倦遊逸叟在《梨園舊話》中說他「亂彈唱乙字調,穿雲裂石,餘音繞樑而高亢之中又別具沉雄之致」。他的嗓音內行話叫「腦後音」,他講求字正腔圓,不事花哨,直腔直調,沉雄爽朗。他的唱和念法,是柔寓於剛;發聲吐字,安徽的鄉音土味較濃。

程長庚的做工身段,一招一式,都是遵循老徽班演法,絕不稍逾規矩。他的投袖(單投袖),揚袖、捋髯等小身段,也無不講求「端凝肅穆」。他的表演善於體察人物的性格、身份,注重表現其氣質、神采,做功身段沉穩凝重。

3代表劇目有《文昭關》、《捉放曹》、《戰長沙》、《華容道》、《戰太平》、《群英會》、《取成都》、《龍虎鬥》、《鎮潭州》、《八大鎚》、《戰樊城》、《魚腸劍》、《取南郡》、《讓成都》、《舉鼎觀畫》、《狀元譜》、《法門寺》、 《安五路》、《天水關》和崑曲《釵訓大審》等。能反串花臉,有時還為何桂山演出《白良關》配演「小黑」尉遲寶林(尉遲恭)。他演關羽戲,特別注意唱工,做派著重神威端莊,身段不多。他對演齣劇目的選擇極嚴,認為不合情理,和歷史上太無根據的戲,如《武家坡》、《回龍鴿》等薛平貴的戲,都堅決不演。

4性格特點他一生多演出忠義節烈愛國內容的戲,多扮伍子胥、岳飛、魯肅、禰衡等氣節人物,因英法聯軍入侵而口吐鮮血。由於認為諸葛亮空城計有失他的風格,所以從不演《空城計》,認為反二黃太過於悲涼,所以也不唱反二黃。程長庚改革劇場陋習,比如站台、養娃娃(即相姑之類的)並且不讓在演出時叫好,也不讓吸煙,否則停止演出。凈化了舞颱風氣。[2]

5後嗣情況妻室庄氏無後嗣,收養兩侄,一名程章圃為養子,一名程章瑚為從子。僅章圃入梨 程長庚雕塑側景

園,工鼓扳。其妻室茹氏生有二子一女,僅長子程章遵從藝,幼入李鐵拐斜街的小榮椿科班,排名春德、與楊小樓(春甫)同科,即清末民初著名小生程繼先,為俞振飛、葉盛蘭之師。

6主要弟子他在晚年,為了培育第二代,曾籌辦三慶大科班。他的教育方法,如春風化雨,隨地而施。「京劇」老生新三派譚鑫培汪桂芬孫菊仙都是他的弟子。他曾創辦四箴堂科班,培養出陳德霖、錢金福等京劇演員。而老楊派的楊月樓(楊小樓之父),不但是程門高弟,並且繼承為三慶班主。他的傳人還有盧勝奎、殷德瑞(專演靠把戲)等人。

7活動年表1828年,道光八年(戊子):京劇形成

湖北的「楚班」到北京,常常和「徽班」同台演出。開始稱為「皮黃戲」,也就是後來的京劇。當時最有名的演員是老生程長庚,被京劇界奉為元勛。

1867年4月21日,同治六年(丁卯)三月十七日:劉趕三私應堂會被逐出梨園

農曆三月十七、十八兩日,劉趕三私自應地安門內黃花門東口路北內務府堂郎中馬子修名嵩林宅無名班堂會。被廟首張子久、王蘭鳳、程長庚、徐小香等得知,將劉趕三趕出梨園,註銷保身堂名號。后經其徒張福官、王順福托求,馬子修諭廟首等科罰劉趕三不應為而為銀五百兩,重修大市街精忠廟旗桿二座,刻有上下款「同治歲次丁卯夏季,津門弟子劉寶山敬獻重修」。

1879年,光緒五年(己卯):譚鑫培首次赴滬

譚鑫培與孫彩珠同赴滬。譚鑫培年三十五,隸金桂茶園,藝名譚金福,專演武生戲。時秦腔方盛于上海,有陳彩林者實執牛耳。彩林本隸京中勝春班,班為某內監所蓄,彩林恃寵勢,不赴其侍御之召,侍御銜之,遂飛章彈劾宦官不得私蓄梨園,班遂報散。彩林至上海,歷金桂,傾倒一時。譚不得志,明春回京,始蓄志研究皮簧劇,譚本充三慶班武行頭,父唱老旦兼老生,其音左嗓,故稱之譚叫天,非美名也。譚早年坐科于金奎班,文武昆亂,皆所兼習,出科后拜程長庚為師,但程為安徽人,而譚籍湖北黃陂,鄉音不改。及后成名,宗譚者反以湖廣音咬字為正宗,而並誤皮簧為黃陂者,可謂數典忘祖矣。(摘自《春申舊聞》:《譚鑫培五次蒞滬》)

1879年9月4日,光緒五年(己卯)七月十八日:三慶班應史家衚衕仁和王文恰公夒石宅堂會

農曆七月十八、十九兩日,三慶班應史家衚衕仁和王文恰公夒石宅堂會,並外串四喜班。

8主要劇目《伏虎》(程長庚)

《文昭關》(程長庚)

《八大鎚》(徐小香,楊月樓,黃潤甫

《梳妝擲戟》(徐小香,朱蓮芬)

《遊園驚夢》(徐小香,朱蓮芬)

《四思凡帶下山》(朱蓮芬,沈芷秋,孫彩珠,陳蘭仙楊明玉

《群英會》(楊月樓,盧勝奎,徐小香,錢寶峰,孫二官)

《活捉三郎》(楊明玉,朱蓮芬)

《雙包案》(初連奎,何桂山)

《伐東吳》(譚金福)

《一門忠烈》(譚金福)

《定軍山》(譚金福)

《巧連環》(德子傑李順亭

《捉放曹》(盧勝奎,何桂山,劉桂慶)

《玉玲瓏》(蔣長福,小二哥)

《鎮潭州》(李小珍,殷德瑞)

陽平關》(遲定兒,黃潤甫,李順亭,張三元)

《狀元譜》(小叫天,孫二官,陸杏林

《雙泗洲》(李小珍,李小玉,張芷芳,朱小元)

《祭江》(陸小芬)

《闖山》(宋福壽,劉趕三)

《相梁刺梁》(楊明玉,朱蓮芬,葉中定)

《大小騙》(楊明玉,宋趕升)

《探母》(楊月樓,陳德霖,陸小芬)

《北詐》(何桂山)

《截江》(遲定兒,孔元福

《御碑亭》(小叫天,趙寶芬,李小珍,陳德霖)

《桑園寄子》(盧勝奎,陳德霖)

金山寺》(陳德霖,李六兒,李七兒,錢金福,李殿甲)

雲台觀》(盧勝奎)

《戲目蓮》(陳德霖,陸杏林)

外串四喜班主要劇目

《千里駒》(陳蘭仙,曹春山,葉中定,姚增祿,王阿巧)

全本《梅玉配》(梅巧玲,夏福寶,范春桂,鮑福山,吳連奎)

《探親》(劉趕三,梅巧玲)

孝感天》(余紫雲,李硯儂)

9清稗類鈔記載1、伶人初無所謂派別也,自程長庚出,人皆奉為圭臬,以之相競。張二奎名在長庚下,于三勝英挺華髮,獨據方面,是為前三派。汪桂芬為長庚琴師,譚金福亦在長庚門下,平日模楷,各自不同。長庚既謝世,分道揚鑣。[3]

2、嘉慶以還,京師蘇班日就衰微,徽班乃遂錚錚於時。班中上流,大抵徽人居十之七,鄂人間有,不及徽人之多也。其初入都,皆操土語,僑居數代,變而為京音,與土著無異。伶界最重門閥,而徽、鄂人後裔之流寓在京者,大抵均世其業,稱為世家。諸家姻婭相連,所居皆在正陽門外五道廟一帶。

3、程長庚,字玉山,安徽灊山人,咸、同以來號為伶聖。初,嘉、道間,長庚輿筍估都下,其舅氏為伶,心好之,登台演劇,未工也,座客笑之。長庚大恥,鍵戶坐特室,三年不聲。一日,某貴人大燕,王公大臣咸列座,用《昭關》劇試諸伶。長庚忽出為伍胥,冠劍雄豪,音節慷慨,奇俠之氣,千載若神。座客數百人皆大驚起立,狂叫動天。主人大喜,遍之客已,復手巨觥為長庚壽,呼曰叫天,於是叫天之名徧都下。王公大臣有燕樂,長庚或不至,則舉座索然。然性獨矜嚴,雅不喜狂叫,嘗曰:「吾曲豪,無待喝彩,狂叫奚為!聲繁,則音節無能入;四座寂,吾乃獨叫天耳。」客或喜而呼,則徑去。於是王公大臣見其出,舉座肅然。天子詫其名,召入內廷,領供奉,授品官。長庚亦面奏毋喝彩,且曰:「上呼則奴止,勿罪也。」上大笑,許之。終其身數十年,出則無敢呼叫者,用此叫天之名重天下。[3]

長庚既以善皮黃名于京師,三慶班乃延之主班事。班人呼主者為老班,長庚名德才藝,並時無兩,無論何班,皆呼之為大老班。京師伶界,設機關於岳忠武廟,謂之精忠廟會,有公守條件,違者議罰,例以老成人掌之。長庚為眾所仰,掌之終身,人皆呼以大老班,亦以此故。士大夫雅好其劇,更貴其品,故亦以人之呼之者相呼矣。

長庚專唱生戲,聲調絕高。其時純用徽音,花腔尚少,登台一奏,響徹雲霄。雖無花腔,而充耳饜心,必人人如其意而去,轉覺花腔拗折為可厭。其唱以慢板二黃為最勝。生平不喜唱《二進宮》,最得意者為《樊城》、《長亭》、《昭關》、《魚藏劍》數戲。又善唱紅凈,若《戰長沙》、《華容道》之類,均極出名,尤以《昭關》一劇為最工。後人並力為之,終不能至,故此劇幾虛懸一格,成為皮黃中之陽春白雪。長庚本工崑曲,故於唱法字法,講求絕精,人皆奉之為圭臬。

長庚日課甚嚴,其在中年,到班時刻,不差寸晷。每張報將演某劇,至期,風雨必演。日取車資,[京伶無包銀之說,每日唱后但取車錢而去。]不過京錢四十千而止。

長庚唱不擇人,調可任意高下,必就人之所能。而每一發聲,則與之配戲者,往往自忘其所演,專註耳以盡其妙,台下人笑之,不覺也。傳者謂當演《草船借箭》時,樂工或停奏痴聽,忘其所以,固無論其它矣。

長庚與小生徐小香善。小香積資頗豐,屢欲輟業,苦留之。一日,小香不辭而別,徑返蘇州。長庚知之,即謁某親貴,托其函致蘇撫,押解小香回京。小香至,長庚謂之曰:「汝既受包銀,何得私遁?促汝來者,整頓班規耳,豈果非汝不可耶?不煩汝唱,請汝聽戲可也。」自是,長庚每日除老生戲外,必多排一小生戲。凡小香所能者,長庚無不能之。小香媿服,自是仍入三慶。

長庚晚歲上台,須人扶挽,而喉音仍清亮如昔。一日,演《天水關》,唱「先帝爺白帝城」句時,適嗽,白字音彷佛拍字。次日,都人轟傳其又出新聲,凡唱此戲者,莫不效之。

有以長庚晚年登台而諷之曰:「君衣食豐足,何尚樂此不疲?」則曰:「某自入主三慶以來,于茲數十年,支持至今,亦非易易。且同人依某為生活者,正不乏人,三慶散,則此輩謀食艱難矣。」及楊月樓入京,見之,嘆曰:「此子足繼吾主三慶。」極力羅致之,卒以三慶屬月樓,謂之曰:「汝必始終其事,以竟吾老,庶不負吾賞識也。」故月樓亦終於三慶。月樓歿,諸伶復支持年余,始解散。

長庚晚歲不常演唱,而三慶部人材寥落,故每日座客僅百餘人,班主至萬不得已時,走告之曰:「將斷炊矣,老班不出,如眾人何!」於是詔之曰:「明日帖某戲,後日帖某戲。」紅單一出,舉國若狂,園中至無立足地。然往往不唱,必為此者三四次,始一登台。久之,群知其慣技,亦不上座,必三四次,方往觀。一日,又帖一戲。及到園,坐客仍百餘人,恚甚,自立台上,顧坐客而言曰:「某雖薄有微名,每奏技,客必滿坐,然此輩不過慕程長庚三字名而來耳。若諸君之日必惠臨,方為吾之真知音者。今當竭盡微長,博諸君歡,以酬平日相知之雅。願演二戲,戲目並由諸公指定可也。」坐客因共商定二戲,長庚無難色。次日,凡有戲癖者知之,莫不懊喪萬狀。自后程又帖戲,群往聽,程仍不到。或到園,僅在簾內略一露面,及曲終,仍不見。蓋窺見人多,即曰:「此輩非真知戲者。」不顧而去。自此或唱或不唱,人無從測之。有時明知其不登台,然仍不敢不往也。

梨園俗例,扮關羽者,塗面則不衣綠袍,衣綠袍則不塗面。而長庚獨不然,以胭脂勻面,出場時,自具一種威武嚴肅之概,不似近人所演之桀驁也。

長庚晚歲頗擁巨貲,一日,忽析產為二,以一與長子,命其攜眷出京,寄籍于正定,事耕讀;次子居京,仍習梨園業。人問其故,則曰:「余家世本清白,以貧故,執此賤業。近幸略有積蓄,子孫有噉飯處,不可不還吾本來面目,以繼書香也。惟余去都,無人不知,若後人盡使讀書,設能上進,人反易於覺察,是求榮反辱矣。今使吾次子仍入伶界,庶不露痕跡。且伶雖賤業,余實由此起家,一旦背之,亦覺忘本。」光緒辛卯,其孫已食廩餼,次子以無嗓音,為月樓鼓手。孫長兒為武生,執業于楊全之門,所演《八大鎚》、《探庄》諸戲絕佳,時年僅十六耳。[3]

10程長庚的戲德劉東升

我國戲曲演員,由於社會職業、歷史地位與生活習慣等諸多方面的因素及作用,遂使他們形成了一種愛國、尊師、助同行的傳統美德,同行們管這種美德叫「戲德」。正是由於這種美德的長期沿襲,從而維繫了戲曲事業的鞏固與發展,促進了戲曲藝人的互助與團結,也加強和完善了戲曲藝術家在觀眾中的美好形象。「梨園泰斗」程長庚,就是具有這種崇高美德的典範。

清道光年間,「執歌壇牛耳」的程長庚,不僅台上技藝精到,而且台下品德卓越。辰穆公在其所著《伶史》中記稱,程的品德「雖古時賢宰相,比之亦不及矣!」而其藝術成就,《燕塵菊影錄》更說,程是「融昆弋聲腔于皮黃中,匠心獨運,遂成大觀。」台上表演又是「一經出場,不啻現身說教,使觀者如面古人,肅然起敬。」尤為可貴的是,「長庚視同行如手足,藝友每遇家資拮据,他便勇解私囊從不吝惜。」而他自己卻是「布衣粗食,素資甚微」。作為當時「三慶班」的班主,「四大徽班」的總管,又是「精忠廟」的廟首,還獨一無二受過咸豐(文宗)皇帝恩賜的「五品頂戴」,而生活上卻極簡樸,「終年身著一件舊布藍衫,猶如鄉下教書先生」。清代每遇皇帝去世便要「遏密八音」停止一切娛樂活動,此時戲曲藝人幾都生活無著,於是,長庚便帶領他們到城外小茶館去唱「清音桌」,得到一點微薄收入他全都歸眾所有,自己分文不取,卻心安理得。

1840年(道光二十年)鴉片戰爭爆發,清政府喪權辱國,與洋人簽訂了臭名昭著的「南京條約」,為此全國人民義憤填膺。這時「長庚痛欲絕」,他從此「謝卻歌台,終日閉戶不出,鬱郁於心」。不唱戲無生活來源,經常寅吃卯糧,食無隔宿,友人勸他「出山權宜,以解燃眉」,他「泫然涕淚曰:『國蒙奇恥,民遭大辱,吾寧清貧亦不濁富。何忍作樂歌場』!」說完「潸然淚下」。這種憂國憂民,樂善好施的品德,即是今天看來,也同樣是值得人們尊仰和效法的。 [4]

參考資料 1. 時代先鋒網 .

2. 梨園百年瑣記 .

3. 清稗類鈔優伶類 .

4. 網路文摘 .

詞條標籤:

人物戲曲演員京劇安徽京劇演員京劇生行流派京劇生角演員戲曲名家文化人物老生同光十三絕京劇名角老生三鼎甲

如果想投訴,請到百度百科投訴中心;如果想提出意見、建議,請到意見反饋。

程長庚

個人概況

中文名:

程長庚

出生地:

安徽省潛山縣

出生日期:

1811年11月22日

逝世日期:

1880年01月24日

個人背景

職業:

徽劇,京劇表演藝術家

個人貢獻

代表作品:

《戰樊城》、《文昭關》、《魚腸劍》、《群英會》、《華容道》等

詞條統計

瀏覽次數:次

編輯次數:29次 歷史版本

最近更新:2013-10-24

創建者:westproject

詞條貢獻榜 突出貢獻者:

alougoodluck

辛勤貢獻者:

anhuihuaye

CHENG微傑

© 2013 Baidu 使用百度前必讀 | 百科協議 | 百度百科合作平台

參考資料

1個人履歷2藝術特色3代表劇目4性格特點5後嗣情況6主要弟子7活動年表8主要劇目9清稗類鈔記載10程長庚的戲德

登錄

查看我的收藏

1個人履歷程長庚,名椿,譜名程聞檄,一名聞翰,字玉山(一作玉珊),號榮椿,乳名長庚。道光年間入京,曾先後居住宣南石頭衚衕和百順衚衕,享名后寓所名四箴堂。祖居安徽懷寧石牌鎮,清嘉慶十六年農曆辛未十月初七日出生於潛山縣王河鎮程家井,為程氏51代裔孫。幼年在徽班(三慶班)坐科,道光二年(1822)隨父北上入京,始以《文昭關》、《戰長沙》的演出嶄露頭角,後為三慶班老生首席演員,為京劇藝術的形成作出了重要貢獻。清光緒五年農曆十二月十三日亥時歿,葬于彰儀門(今廣安門)外石道路旁北側。[1]

2藝術特色 程長庚在《群英會》飾演魯肅

程長庚出科于徽班,自然他所學的同樣具有徽班演員的特點,那就是文武昆亂不擋,十門角色都能拿起來。由於他有這樣紮實的根底,所以能演劇目十分豐富,不僅老生本工的正副角色,他都會,而且武生戲、凈角戲也都能演。即以他的靠把戲來說,五種顏色靠戲的角色,他都能演。

程長庚唱腔,脫胎于「徽調」,取法於楚調,兼收崑曲、山陝梆子諸腔之長,溶匯為「皮黃調」,卻以徽音為主。當時稱徽派。倦遊逸叟在《梨園舊話》中說他「亂彈唱乙字調,穿雲裂石,餘音繞樑而高亢之中又別具沉雄之致」。他的嗓音內行話叫「腦後音」,他講求字正腔圓,不事花哨,直腔直調,沉雄爽朗。他的唱和念法,是柔寓於剛;發聲吐字,安徽的鄉音土味較濃。

程長庚的做工身段,一招一式,都是遵循老徽班演法,絕不稍逾規矩。他的投袖(單投袖),揚袖、捋髯等小身段,也無不講求「端凝肅穆」。他的表演善於體察人物的性格、身份,注重表現其氣質、神采,做功身段沉穩凝重。

3代表劇目有《文昭關》、《捉放曹》、《戰長沙》、《華容道》、《戰太平》、《群英會》、《取成都》、《龍虎鬥》、《鎮潭州》、《八大鎚》、《戰樊城》、《魚腸劍》、《取南郡》、《讓成都》、《舉鼎觀畫》、《狀元譜》、《法門寺》、 《安五路》、《天水關》和崑曲《釵訓大審》等。能反串花臉,有時還為何桂山演出《白良關》配演「小黑」尉遲寶林(尉遲恭)。他演關羽戲,特別注意唱工,做派著重神威端莊,身段不多。他對演齣劇目的選擇極嚴,認為不合情理,和歷史上太無根據的戲,如《武家坡》、《回龍鴿》等薛平貴的戲,都堅決不演。

4性格特點他一生多演出忠義節烈愛國內容的戲,多扮伍子胥、岳飛、魯肅、禰衡等氣節人物,因英法聯軍入侵而口吐鮮血。由於認為諸葛亮空城計有失他的風格,所以從不演《空城計》,認為反二黃太過於悲涼,所以也不唱反二黃。程長庚改革劇場陋習,比如站台、養娃娃(即相姑之類的)並且不讓在演出時叫好,也不讓吸煙,否則停止演出。凈化了舞颱風氣。[2]

5後嗣情況妻室庄氏無後嗣,收養兩侄,一名程章圃為養子,一名程章瑚為從子。僅章圃入梨 程長庚雕塑側景

園,工鼓扳。其妻室茹氏生有二子一女,僅長子程章遵從藝,幼入李鐵拐斜街的小榮椿科班,排名春德、與楊小樓(春甫)同科,即清末民初著名小生程繼先,為俞振飛、葉盛蘭之師。

6主要弟子他在晚年,為了培育第二代,曾籌辦三慶大科班。他的教育方法,如春風化雨,隨地而施。「京劇」老生新三派譚鑫培、汪桂芬、孫菊仙都是他的弟子。他曾創辦四箴堂科班,培養出陳德霖、錢金福等京劇演員。而老楊派的楊月樓(楊小樓之父),不但是程門高弟,並且繼承為三慶班主。他的傳人還有盧勝奎、殷德瑞(專演靠把戲)等人。

7活動年表1828年,道光八年(戊子):京劇形成

湖北的「楚班」到北京,常常和「徽班」同台演出。開始稱為「皮黃戲」,也就是後來的京劇。當時最有名的演員是老生程長庚,被京劇界奉為元勛。

1867年4月21日,同治六年(丁卯)三月十七日:劉趕三私應堂會被逐出梨園

農曆三月十七、十八兩日,劉趕三私自應地安門內黃花門東口路北內務府堂郎中馬子修名嵩林宅無名班堂會。被廟首張子久、王蘭鳳、程長庚、徐小香等得知,將劉趕三趕出梨園,註銷保身堂名號。后經其徒張福官、王順福托求,馬子修諭廟首等科罰劉趕三不應為而為銀五百兩,重修大市街精忠廟旗桿二座,刻有上下款「同治歲次丁卯夏季,津門弟子劉寶山敬獻重修」。

1879年,光緒五年(己卯):譚鑫培首次赴滬

譚鑫培與孫彩珠同赴滬。譚鑫培年三十五,隸金桂茶園,藝名譚金福,專演武生戲。時秦腔方盛于上海,有陳彩林者實執牛耳。彩林本隸京中勝春班,班為某內監所蓄,彩林恃寵勢,不赴其侍御之召,侍御銜之,遂飛章彈劾宦官不得私蓄梨園,班遂報散。彩林至上海,歷金桂,傾倒一時。譚不得志,明春回京,始蓄志研究皮簧劇,譚本充三慶班武行頭,父唱老旦兼老生,其音左嗓,故稱之譚叫天,非美名也。譚早年坐科于金奎班,文武昆亂,皆所兼習,出科后拜程長庚為師,但程為安徽人,而譚籍湖北黃陂,鄉音不改。及后成名,宗譚者反以湖廣音咬字為正宗,而並誤皮簧為黃陂者,可謂數典忘祖矣。(摘自《春申舊聞》:《譚鑫培五次蒞滬》)

1879年9月4日,光緒五年(己卯)七月十八日:三慶班應史家衚衕仁和王文恰公夒石宅堂會

農曆七月十八、十九兩日,三慶班應史家衚衕仁和王文恰公夒石宅堂會,並外串四喜班。

8主要劇目《伏虎》(程長庚)

《文昭關》(程長庚)

《八大鎚》(徐小香,楊月樓,黃潤甫)

《梳妝擲戟》(徐小香,朱蓮芬)

《遊園驚夢》(徐小香,朱蓮芬)

《四思凡帶下山》(朱蓮芬,沈芷秋,孫彩珠,陳蘭仙,楊明玉)

《群英會》(楊月樓,盧勝奎,徐小香,錢寶峰,孫二官)

《活捉三郎》(楊明玉,朱蓮芬)

《雙包案》(初連奎,何桂山)

《伐東吳》(譚金福)

《一門忠烈》(譚金福)

《定軍山》(譚金福)

《巧連環》(德子傑,李順亭)

《捉放曹》(盧勝奎,何桂山,劉桂慶)

《玉玲瓏》(蔣長福,小二哥)

《鎮潭州》(李小珍,殷德瑞)

《陽平關》(遲定兒,黃潤甫,李順亭,張三元)

《狀元譜》(小叫天,孫二官,陸杏林)

《雙泗洲》(李小珍,李小玉,張芷芳,朱小元)

《祭江》(陸小芬)

《闖山》(宋福壽,劉趕三)

《相梁刺梁》(楊明玉,朱蓮芬,葉中定)

《大小騙》(楊明玉,宋趕升)

《探母》(楊月樓,陳德霖,陸小芬)

《北詐》(何桂山)

《截江》(遲定兒,孔元福)

《御碑亭》(小叫天,趙寶芬,李小珍,陳德霖)

《桑園寄子》(盧勝奎,陳德霖)

《金山寺》(陳德霖,李六兒,李七兒,錢金福,李殿甲)

《雲台觀》(盧勝奎)

《戲目蓮》(陳德霖,陸杏林)

外串四喜班主要劇目

《千里駒》(陳蘭仙,曹春山,葉中定,姚增祿,王阿巧)

全本《梅玉配》(梅巧玲,夏福寶,范春桂,鮑福山,吳連奎)

《探親》(劉趕三,梅巧玲)

《孝感天》(余紫雲,李硯儂)

9清稗類鈔記載1、伶人初無所謂派別也,自程長庚出,人皆奉為圭臬,以之相競。張二奎名在長庚下,于三勝英挺華髮,獨據方面,是為前三派。汪桂芬為長庚琴師,譚金福亦在長庚門下,平日模楷,各自不同。長庚既謝世,分道揚鑣。[3]

2、嘉慶以還,京師蘇班日就衰微,徽班乃遂錚錚於時。班中上流,大抵徽人居十之七,鄂人間有,不及徽人之多也。其初入都,皆操土語,僑居數代,變而為京音,與土著無異。伶界最重門閥,而徽、鄂人後裔之流寓在京者,大抵均世其業,稱為世家。諸家姻婭相連,所居皆在正陽門外五道廟一帶。

3、程長庚,字玉山,安徽灊山人,咸、同以來號為伶聖。初,嘉、道間,長庚輿筍估都下,其舅氏為伶,心好之,登台演劇,未工也,座客笑之。長庚大恥,鍵戶坐特室,三年不聲。一日,某貴人大燕,王公大臣咸列座,用《昭關》劇試諸伶。長庚忽出為伍胥,冠劍雄豪,音節慷慨,奇俠之氣,千載若神。座客數百人皆大驚起立,狂叫動天。主人大喜,遍之客已,復手巨觥為長庚壽,呼曰叫天,於是叫天之名徧都下。王公大臣有燕樂,長庚或不至,則舉座索然。然性獨矜嚴,雅不喜狂叫,嘗曰:「吾曲豪,無待喝彩,狂叫奚為!聲繁,則音節無能入;四座寂,吾乃獨叫天耳。」客或喜而呼,則徑去。於是王公大臣見其出,舉座肅然。天子詫其名,召入內廷,領供奉,授品官。長庚亦面奏毋喝彩,且曰:「上呼則奴止,勿罪也。」上大笑,許之。終其身數十年,出則無敢呼叫者,用此叫天之名重天下。[3]

長庚既以善皮黃名于京師,三慶班乃延之主班事。班人呼主者為老班,長庚名德才藝,並時無兩,無論何班,皆呼之為大老班。京師伶界,設機關於岳忠武廟,謂之精忠廟會,有公守條件,違者議罰,例以老成人掌之。長庚為眾所仰,掌之終身,人皆呼以大老班,亦以此故。士大夫雅好其劇,更貴其品,故亦以人之呼之者相呼矣。

長庚專唱生戲,聲調絕高。其時純用徽音,花腔尚少,登台一奏,響徹雲霄。雖無花腔,而充耳饜心,必人人如其意而去,轉覺花腔拗折為可厭。其唱以慢板二黃為最勝。生平不喜唱《二進宮》,最得意者為《樊城》、《長亭》、《昭關》、《魚藏劍》數戲。又善唱紅凈,若《戰長沙》、《華容道》之類,均極出名,尤以《昭關》一劇為最工。後人並力為之,終不能至,故此劇幾虛懸一格,成為皮黃中之陽春白雪。長庚本工崑曲,故於唱法字法,講求絕精,人皆奉之為圭臬。

長庚日課甚嚴,其在中年,到班時刻,不差寸晷。每張報將演某劇,至期,風雨必演。日取車資,[京伶無包銀之說,每日唱后但取車錢而去。]不過京錢四十千而止。

長庚唱不擇人,調可任意高下,必就人之所能。而每一發聲,則與之配戲者,往往自忘其所演,專註耳以盡其妙,台下人笑之,不覺也。傳者謂當演《草船借箭》時,樂工或停奏痴聽,忘其所以,固無論其它矣。

長庚與小生徐小香善。小香積資頗豐,屢欲輟業,苦留之。一日,小香不辭而別,徑返蘇州。長庚知之,即謁某親貴,托其函致蘇撫,押解小香回京。小香至,長庚謂之曰:「汝既受包銀,何得私遁?促汝來者,整頓班規耳,豈果非汝不可耶?不煩汝唱,請汝聽戲可也。」自是,長庚每日除老生戲外,必多排一小生戲。凡小香所能者,長庚無不能之。小香媿服,自是仍入三慶。

長庚晚歲上台,須人扶挽,而喉音仍清亮如昔。一日,演《天水關》,唱「先帝爺白帝城」句時,適嗽,白字音彷佛拍字。次日,都人轟傳其又出新聲,凡唱此戲者,莫不效之。

有以長庚晚年登台而諷之曰:「君衣食豐足,何尚樂此不疲?」則曰:「某自入主三慶以來,于茲數十年,支持至今,亦非易易。且同人依某為生活者,正不乏人,三慶散,則此輩謀食艱難矣。」及楊月樓入京,見之,嘆曰:「此子足繼吾主三慶。」極力羅致之,卒以三慶屬月樓,謂之曰:「汝必始終其事,以竟吾老,庶不負吾賞識也。」故月樓亦終於三慶。月樓歿,諸伶復支持年余,始解散。

長庚晚歲不常演唱,而三慶部人材寥落,故每日座客僅百餘人,班主至萬不得已時,走告之曰:「將斷炊矣,老班不出,如眾人何!」於是詔之曰:「明日帖某戲,後日帖某戲。」紅單一出,舉國若狂,園中至無立足地。然往往不唱,必為此者三四次,始一登台。久之,群知其慣技,亦不上座,必三四次,方往觀。一日,又帖一戲。及到園,坐客仍百餘人,恚甚,自立台上,顧坐客而言曰:「某雖薄有微名,每奏技,客必滿坐,然此輩不過慕程長庚三字名而來耳。若諸君之日必惠臨,方為吾之真知音者。今當竭盡微長,博諸君歡,以酬平日相知之雅。願演二戲,戲目並由諸公指定可也。」坐客因共商定二戲,長庚無難色。次日,凡有戲癖者知之,莫不懊喪萬狀。自后程又帖戲,群往聽,程仍不到。或到園,僅在簾內略一露面,及曲終,仍不見。蓋窺見人多,即曰:「此輩非真知戲者。」不顧而去。自此或唱或不唱,人無從測之。有時明知其不登台,然仍不敢不往也。

梨園俗例,扮關羽者,塗面則不衣綠袍,衣綠袍則不塗面。而長庚獨不然,以胭脂勻面,出場時,自具一種威武嚴肅之概,不似近人所演之桀驁也。

長庚晚歲頗擁巨貲,一日,忽析產為二,以一與長子,命其攜眷出京,寄籍于正定,事耕讀;次子居京,仍習梨園業。人問其故,則曰:「余家世本清白,以貧故,執此賤業。近幸略有積蓄,子孫有噉飯處,不可不還吾本來面目,以繼書香也。惟余去都,無人不知,若後人盡使讀書,設能上進,人反易於覺察,是求榮反辱矣。今使吾次子仍入伶界,庶不露痕跡。且伶雖賤業,余實由此起家,一旦背之,亦覺忘本。」光緒辛卯,其孫已食廩餼,次子以無嗓音,為月樓鼓手。孫長兒為武生,執業于楊全之門,所演《八大鎚》、《探庄》諸戲絕佳,時年僅十六耳。[3]

10程長庚的戲德劉東升

我國戲曲演員,由於社會職業、歷史地位與生活習慣等諸多方面的因素及作用,遂使他們形成了一種愛國、尊師、助同行的傳統美德,同行們管這種美德叫「戲德」。正是由於這種美德的長期沿襲,從而維繫了戲曲事業的鞏固與發展,促進了戲曲藝人的互助與團結,也加強和完善了戲曲藝術家在觀眾中的美好形象。「梨園泰斗」程長庚,就是具有這種崇高美德的典範。

清道光年間,「執歌壇牛耳」的程長庚,不僅台上技藝精到,而且台下品德卓越。辰穆公在其所著《伶史》中記稱,程的品德「雖古時賢宰相,比之亦不及矣!」而其藝術成就,《燕塵菊影錄》更說,程是「融昆弋聲腔于皮黃中,匠心獨運,遂成大觀。」台上表演又是「一經出場,不啻現身說教,使觀者如面古人,肅然起敬。」尤為可貴的是,「長庚視同行如手足,藝友每遇家資拮据,他便勇解私囊從不吝惜。」而他自己卻是「布衣粗食,素資甚微」。作為當時「三慶班」的班主,「四大徽班」的總管,又是「精忠廟」的廟首,還獨一無二受過咸豐(文宗)皇帝恩賜的「五品頂戴」,而生活上卻極簡樸,「終年身著一件舊布藍衫,猶如鄉下教書先生」。清代每遇皇帝去世便要「遏密八音」停止一切娛樂活動,此時戲曲藝人幾都生活無著,於是,長庚便帶領他們到城外小茶館去唱「清音桌」,得到一點微薄收入他全都歸眾所有,自己分文不取,卻心安理得。

1840年(道光二十年)鴉片戰爭爆發,清政府喪權辱國,與洋人簽訂了臭名昭著的「南京條約」,為此全國人民義憤填膺。這時「長庚痛欲絕」,他從此「謝卻歌台,終日閉戶不出,鬱郁於心」。不唱戲無生活來源,經常寅吃卯糧,食無隔宿,友人勸他「出山權宜,以解燃眉」,他「泫然涕淚曰:『國蒙奇恥,民遭大辱,吾寧清貧亦不濁富。何忍作樂歌場』!」說完「潸然淚下」。這種憂國憂民,樂善好施的品德,即是今天看來,也同樣是值得人們尊仰和效法的。 [4]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