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網 門戶 職稱 查看內容

贊普

来源:wikitw.club  2016-2-1 19:50

   

吐蕃王號。贊,雄強之意,普,男子。在政治制度上,松贊干布仿唐朝的官制,贊普是最高統治者。贊普之下設大相、副相各一人,總管全國政事。其下又設都護一人,主持管理屬部、軍事征討等事務。設內大相、內副相、內下相各一人,主管王朝內部政事。主管王朝司法事務的官員是刑部尚書、整事大相、副整事、小整事各一人。

目 錄1簡介

2吐蕃十一位贊普

2.1 第二位:貢日貢贊(633—650)

2.2 第三位:芒松芒贊(650—676)

2.3 第四位:都松芒布吉·隆朗楚(676—704)

2.4 第五位:赤德祖贊(698—755)

2.5 第六位:赤松德贊(742—798)

2.6 第七位:牟尼贊普(774—798)

2.7 第八位:牟汝贊普(775—804)

2.8 第九位:赤德松贊(776—815)

2.9 第十位:熱巴堅王(804—836)

2.10 第十一位:朗達瑪·烏冬贊(797—841)

3吐蕃王朝世系表

1簡介在政治制度上,松贊干布仿唐朝的官制,贊普是最高統治者。贊普之下設大相、副相各一人,總管全國政事。其下又設都護一人,主持管理屬部、軍事征討等事務。設內大相、內副相、內下相各一人,主管王朝內部政事。主管王朝司法事務的官員是刑部尚書、整事大相、副整事、小整事各一人。

這些官員都是父死子繼,無子則由近親承襲。擔任官職的人,通常在其名字前面冠以「論」或「尚」的字樣。「論」是與王室有直接親屬關係的大臣;「尚」是和王室通婚的大貴族出身的官員,原義是舅舅。由贊普及贊普以下三部分組成的統治機構,藏語稱「尚論掣逋突瞿」,意思是由王室和貴族掌握著的吐蕃全部政權。贊普與群臣每年舉行一次小盟,三年舉行一次大盟,通過盟誓,使臣下保證世代無條件地效忠王室。吐蕃分裂后,吐蕃各部的酋長也稱讚普。

2吐蕃十一位贊普第一位:松贊干布(617—650)

1、按《王臣記》對松贊干布的生年,系以釋迦紀元來進行推算的。釋迦紀元是從釋迦牟尼圓寂的年代算起的。關於釋迦圓寂的年代在印度則有各種不同說法,西藏史家的異說亦多,以此作為定點推算,很難準確。《王臣記》另一個定點法則是以五世達賴本人成書之年癸末,即明崇禎十六年(1643),以此年作為定點往上推九百三十二年庚戌,即唐中宗景龍四年(710),作為松贊干布的卒年,說松贊活了八十二歲,再上推八十二年,即為唐貞觀三年的己丑(629)。他說這個己丑就是贊普的生年。按《唐書》說,文成公主入藏和親是在貞觀十五年,若如他所說的松贊生於貞觀三年的己丑,那麼,這時贊普才十三,如何能與文成公主和親?又松贊卒年說為景龍四年的庚戌(710)也不對,因為這年是金城公主入藏之年,松贊早已去世了。故《王臣記》所說的松贊的生卒年均不準確。

2、《布敦佛教史》、《紅史》、《世系明鑒》、《漢藏冊府》、《智者喜筵》等書均說松贊干布生於丁丑。說丁丑雖不錯,但六十年一個甲子循環,具體是那一個丁丑年,又須要結合藏史中所說贊普的年歲來進行推算。按《世系明鑒》、《漢藏冊府》、《智者喜筵》等書均說贊普十三歲己丑年即位,十六歲壬辰年娶尼泊爾公主,二十歲丙申年填卧塘湖,二十三歲己亥年為大招寺奠基。至於大招寺之所以修建,西藏曆史書均說由於尼漢兩國公主各從本土攜來釋迦等佛像,須立供奉之處故欲建寺。先是尼妃為建寺填湖,未成。及文成公主入藏,她帶來百工技藝和豐厚的嫁妝物資才徹底解決了填湖問題,建成了大招寺。文成何時入藏,唐書記載為貞觀十五年辛丑(641)。按上述贊普二十三歲己亥年(639)為大招寺奠基,到辛丑年則贊普正是二十五歲。從此上推二十五年則為隋大業十三年的丁丑年(617),可以定為贊普出生之年。依上說贊普年歲再結合《唐書》所記年代看,丙申年贊普二十歲,為唐貞觀十年(63崐6),戊戌二十二歲,為貞觀十二年(638),己亥二十三歲,為貞觀十三年(639),辛丑二十五歲,為唐貞觀十五年,可見他和文成公主結婚時,正是贊普風華正茂之年。松贊自接位后則與唐朝建立關係,故唐代的史冊均有記載,如《冊府元龜》說:「太宗貞觀八年(633),吐蕃贊普弄贊嗣位,帝遣行人馮德遐往撫慰之。弄見德遐,大悅。聞突厥及吐谷渾皆尚公主,乃遣使德遐入朝,多齎金寶,奉表求婚,帝未之許」(《冊府元龜》卷978外臣部)。貞觀八年甲午(634)依上推算則贊普時年應為十九歲,而且為德遐所親見,說此時他是入冠「繼位」是符合實際的。此外《通鑒》上也載有:「貞觀十四年庚子(640)吐蕃贊普遣其祿東贊獻金五千兩及珍玩數百,以請婚,上許以文成公主妻之」。貞觀十五年「命禮部尚書江夏王道宗持節送文成公主于吐蕃。贊普大喜,見道宗,盡子婿禮」(《通鑒》卷195、196)。這又是李道宗親眼見到的,與馮德遐所見時間相差不過七八年,故皆系實錄。因此贊普的生年可以確定為丁丑年(617)了。

3、其次贊普的卒年,依《唐書》及《敦煌本歷史》謂卒于庚戌,唐高宗永徽元年(652)(《舊唐書》卷196上吐蕃傳上)、(《敦煌歷史》15頁),壽三十四歲。按《布敦佛教史》、《紅史》、《世系明鑒》、《漢藏冊府》、《智者喜筵》均說贊普卒于戊戌年(696),這是因為他們都承認松贊活了八十二歲,故從丁丑(617)下推八十二年,是唐武則天聖曆元年戊戌(698)。但據《敦煌本歷史》說此年是赤都松在位,「噶爾·祿東贊家族遭到罪譴」(該書23頁)。噶爾·祿東贊在松贊干布死後,才為其孫芒松芒贊作輔政的。作相十五年,死於唐乾封二年丁卯(667),這在敦煌本歷史與唐書均有記載(《敦煌本歷史》15、17頁)、《舊唐書》卷196上吐蕃上)。即在《青史》和《漢藏冊府》等書亦皆記有松贊死後祿東贊為相十五年之語。同時《唐書》栽祿東贊死後又由其子欽陵弟兄當政約三十余年,至器弩弄贊時,噶爾家族才被誅除的(《舊唐書》卷196上吐蕃傳上)。器弩弄贊死,子麥阿立,由其祖母莫盧氏在唐中宗神龍三年丁末(707)又再一次向唐室請婚,景龍三年己酉(709)金城公主入藏和親(《新唐書》卷216上吐蕃傳上)。《敦煌本歷史》記載金城公主入藏是在庚戌年(710)可能記載的是實際抵達藏地之年。從以上所舉幾件歷史來看若把松贊干不布卒年推到698年的戊戌,此時距金城公主入藏不過十年,那麼松贊死後尚有兩代贊普在位和噶爾家族統治的四十年,又放在何時呢?這顯然是不合曆史實際的。因此可以證明松贊是死於650年庚戌,接著是噶爾家族專政四十年,其後則是金城公主入藏,這在漢藏兩方的歷史記載都是完全相符的。因此可以初步肯定松贊生於617年,死於650年,說他只活了三十四歲,也是符合曆史事實,八十二歲之說不能成立。

4、至於《青史》雖然承認松贊干布死於庚戌(650),但又承認他活了八十二歲,因此只好把他的生年推八十二年到一個大甲子的己丑,則為陳宣帝太建元年(659)。那麼到貞觀十五年辛丑(647)他與文成公主結婚時已是古稀之年了,這顯然也是于上述《唐書》中所說情況完全不合,且與西藏曆史亦有矛盾。《敦煌本歷史》在贊普傳記中記載:孫波(蘇毗)土邦是朗日松贊時兼併的。朗日和娘、韋、農等結為同謀,推翻蘇毗女王的統治,娘、韋等氏將孫波(蘇毗)赤邦松的政權悉數獻給朗日,獻了藏地,從此朗日才取得拉薩河和雅魯藏布江廣大地區的統治,奠定了吐蕃王朝的基礎。他改蘇毗的埃波名為彭波。此時他的屬下就為他上尊號名朗日松贊。為賞有功,把土地分賜勛臣,如以墨竹領地賜予韋氏。又在墨竹甲瑪之亞倫,修建明久林宮,就在此宮內才生松贊干布的。若蘇毗統治尚在,松贊生於墨竹是不可能的,這也可以說明松贊是生於蘇毗政權已經滅亡之後。蘇毗滅於何時,據《隋書例傳》記載,蘇毗在「開皇六年(586)遣使朝貢,其後遂絕」。可見開皇中蘇毗政權尚未被朗日所兼併。《通典》載開皇中,其主論贊索弄贊)朗日松贊的本名)都匹播城(今瓊結),已五十年。說明吐蕃未滅蘇毗前尚未強大,仍居祖地亞隆。也證明松贊干布此時尚未出生,隋書中也未提過吐蕃之名。可見只有在松贊干布出世后,十三歲接王位,他內息判亂,外服四境,由於得到蘇毗廣大地區的物力人力支持,他方能西征羊同,東擊吐谷渾,党項諸羌,掃除與唐都的隔離,使唐廷受到最大的威脅,故唐書中才出現了吐蕃的名字。所以松贊生年的丁丑不可能是隋開皇以前的丁丑和己丑(569)而是隋開皇以後的丁丑(617)。同時所有藏史均共同承認松贊干布在二十五歲時他和尼泊爾公主,文成公主共同修建大招寺。若按《青史》所說他生於陳宣帝太建元年己丑(569)松贊干布的二十五歲則應是隋開皇四年(5崐89)了,此時不但是朗日松贊在位,松贊干布還未掌權,而且拉薩還在蘇毗之手,也不可能在拉薩建大招寺。再說,隋開皇四年文成公主還未出世,她又如何能參與大招寺的修建呢?更不能把覺阿釋迦像從內地帶到西藏。歷史情況是先有覺阿佛像,后才為佛像修建覺阿廟的(大小招寺)。決不是覺阿像在唐朝還未運來時是在幾十年前的隋朝就把覺阿廟先修好理。所以建大招寺的年代也可作為推算的定點。

這樣看來,主張松贊干布生於隋大業十三年丁丑之說是頗為合理的。等到十三歲繼位,英名大著之時,正是唐貞觀之世。《舊唐書》「貞觀八年(634),其贊普棄宗弄贊(松贊干布本名)始遣使朝貢。弄贊弱冠嗣位,性驍武,多英略,其鄰國羊同及豬羌賓服之」(《舊唐書》卷196上,吐蕃傳上)、(《冊府元龜》卷?66外臣部)。上面說明松贊干布大顯威名之時,是在唐貞觀年代,當時他才弱冠。若他生於陳宣帝元年的己丑(569),則此時他已是七十歲的老人了。未必他年輕時無所作為,默默無聞,到老來時奮發圖強嗎?顯然不是的,唐代使書都明明記載著他是「弱冠嗣位,多英略,臨國賓服,稱雄西域」。故他弱冠之年,就是唐代並非陳隋。否則為什麼陳隋兩代歷史都無記載。《通鑒》在貞觀八年條內又說:「吐蕃贊普棄宗弄贊遣使入貢,仍請婚,吐蕃在吐谷渾西南,近世浸強,蠶食他崐國,土宇廣大,勝兵數十萬」。這正說明吐蕃先滅蘇毗到松贊時才逐漸強大的。《敦煌本歷史》載朗日松贊時兼併蘇毗。「及松贊干布時,父屬母屬公然背離,外戚象雄,奴部蘇毗,于及達布、工布、娘布等又重複反叛,父朗日被毒死。王子松贊年少有為,將進毒要犯斬草除根,叛離之民復納治下,娘、莽布支尚囊又順服蘇毗」(《敦煌本歷史》贊普傳記第四54頁第六65—66頁)。這也可證明蘇毗雖早被兼併后又叛離,在父死後松贊時乃重複收撫之,而且就是在他幼年親政時之事。該書又說:「贊普父王倫贊升遐,王子赤松贊在位之時,娘莽布支尚囊受命又重收撫蘇毗諸部,歸於治下」(《敦煌本歷史》贊普傳記第二48頁)。《敦煌本歷史》又說松贊接位后不久,則遇到當年為推翻蘇毗曾與其父朗日結盟六人之一的韋氏。此時韋氏伊曹年事已高,並談到當年和其父共同推翻蘇毗之事(《敦煌本歷史》贊普傳第五)。可見滅蘇毗之事,時間是過得相當的長了。故《青史》所說的生年己丑(569)是不合理的。

綜上所述,關於松贊干布的生卒年代的考證,近世西藏學者根敦群佩曾根據西藏史書,敦煌出土的《吐蕃歷史》,新疆出土的吐蕃時代的木簡與漢族史料等作過詳細的研究,于1946年寫成《白史》一書,書中所說「松贊干布生於丁丑年(617),卒于庚戌年(6崐50),壽三十四歲」(《白史》青海民族學院少數民族語文系1980年印本87—88頁),這是完全有根據的。也是可以信得過的。

有人惑疑松贊干布一生建樹了許多輝煌事業,為什麼壽命會如此短促?《白史》又載苯教書《降瑪》說:「松贊王因憎恨苯教,故他只能活三十六歲」(《白史》88頁)。暗示他的死是由苯教施法謀害的,總之,他是被人暗算去世的,並非老其天年,故壽命短促。西藏的史書對歷代贊普的生卒年代,各有不同說法,推其原因大多是與推算甲子有關。吐蕃古代用十二生肖(十二地支)計算,如鼠年(子)、牛年(丑)等,待過十二年後又須重複從鼠牛算起,十二年一個循環,循環多了,就會弄不清楚是那一循環中的甲子。到赤熱巴堅時又運用十天干配合十二地支的計年法。十天干即金、木、水、火、土五行,各分為陰陽兩分,如陰金、陽金、陰木、陽木等其為十,以之來配合十二地支,則成為陽金鼠、陰金。如此每六十年循環一次,如此計算則比較準確些。但循環多了,仍會造成混亂。只有公元十一世紀時,「時輪曆法」傳入西藏,才開始以「繞迥」計年,則每輪流六十年一個大甲子為一繞迥。依次排列為第一繞迥,第二繞迥,這樣才減少了在計年代上的錯誤。吐蕃十期歷史以十生肖計年,所計的年份還比較準確。問題在後來配合天幹上。如松贊干布生年是牛年,這是自古的傳說,誰也不能反對的。只有配合了天干,如火牛,土牛就有爭論了。如《布敦史》等主生於陰火牛年(丁丑)生說,《青史》等主生於陰土牛年(己丑)生說。《布敦史》等主丁醜生說。丁丑應為公元617年,(《青史》是從丁丑逆推到己丑的,應為公元569年,其間相差了四個甲子,四十八年。《王臣記》是從丁丑順推到己丑的,為公元629年,其間相差一個小甲子,十二年。在年歲上共同承認其活了八十二歲,由於生年定點不同,各自推算的卒年也就各異了。《白史》等主張松贊干布活了三十四歲,與八十二歲說之間又相差了四個小甲子四十八年。其他贊普的生卒年代也是由於定點和甲子推算不同,故各于其生卒年產生了各種不同說法。所以對藏史的年代考證,不僅依甲子推算,還須結合曆史事件的具體情況,並以同時期的其他史料如漢族歷史來作對勘,才能得出比較正確的年代。

綜上所述松贊干布應生於丁丑年(617),卒于庚戌年(650)壽三十四歲較為合理。

第二位:貢日貢贊(633—650)《敦煌本歷史》寫作貢松貢贊其母為孟薩赤摩寧冬頓(該書99頁)。關於他的生年《王臣記》無明文。《世系明鑒》寫作辛己年。其父松贊干布在世的辛己應為唐武德三年(621),那時松贊才六歲,不可能有子。若推到下一個辛己(681),松贊早已死了,也有矛盾。據《紅史》、《漢藏冊府》、《智者喜筵》和本書均說他十三歲繼位,十八歲時死。而死在松贊干布之前。因此以松贊逝世之年為庚戌(650)逆推十八年,則他應生於癸己年即唐貞觀八年(633),時松贊已年僅十八歲,此時生子則比較合於情理。《王臣記》又說娶孟妃事是在迎娶尼漢二公主之後,在時間上又有矛盾。估計孟妃氏雖是早娶,但非正式立為王妃,可能史家是依名份地位列的先後次序的。據《遺訓首卷錄》載松贊共有六妃,尼婆羅公主與唐公主列名在第五位和第六位上。綜上所述貢日貢贊應生於癸己(633)卒于庚戌(650)則較為合理。

第三位:芒松芒贊(650—676)《敦煌本歷史》作芒松倫芒贊簡稱赤芒倫(該書18,19頁)。彼為松贊干布子孫,祖死幼年繼位,故又稱為本赤或赤本布(《敦煌本歷史》15頁)。赤,是王者名前加的敬詞,「本布」意為孫子,侄子或外甥,這是古寫法。當時其父死,祖松贊干布尚在,對其祖稱王祖,故對他則稱為王孫。今文作溫布,《通典》作「乞黎跋布」即「赤本布」的對音。本書對其生卒年頗無明文。《紅史》、《喜筵》均說他生於丙戌年(626),此時松贊才十一歲如何有孫。《青史》說生於戊戌年(638),此時其父才六歲亦不可能有子。由於上說生年皆不準確,故所推卒年亦各有異。惟諸家皆共同承認他壽二十七歲,他的卒年若按《敦煌本歷史》記載為鼠年(676)(《敦煌本歷史》18頁)。從鼠年上推二十七年則其生年為戌年,正是其祖死之年永徽元年的庚戌(650)。當時其父貢松貢贊年十八歲卒,他可能是遺腹子。這與《新唐書》所載:「永徽初,死(松贊干布),遣使吊祠。無子,立其孫,幼不事,故祿東贊相其國」(《新唐書》卷216列傳第141上),幼不事,即指其雖然繼承王位尚系不懂事的幼兒,因為祖死時,他還不滿一歲,唐書所說情況與藏史完全相吻合。那麼《青史》、《智者喜筵》等書又說他十三歲繼位,考察藏史記載贊普繼位大多數都在十三歲,可能是當時一種制度,要十三歲時才是掌政之年。因此《青史》、《智者喜筵》等沿用了這種制度的習慣,認為他即能繼位,必然是十三歲了。可是繼位不等於掌政。繼位只是在前王死後宣布他是合法的繼承人,以防引起事端,政權仍是由其他人代為掌握,如雲「祿東贊相其國」。根據上述,則他的生年是庚戌年(650)卒年為丙子(676)則較為可信。至於新唐書記載「儀風四年(679),贊普卒,其子器孥悉弄嗣位」(《舊唐書》196,列傳146上)。與以上說法又相差二年,此可能是匿表遲至的原因。

總之,芒松芒贊生於庚戌年(650),卒于丙子年(676)是可以肯定的。

第四位:都松芒布吉·隆朗楚(676—704)《敦煌本歷史》作赤都松,唐書作器孥悉弄;即赤都松的對音。隆朗楚為其別號。《王臣記》和《世系明鑒》均說其父殞后數日生。《紅史》作為生於癸酉(673),《世系明鑒》作壬子(652),《青史》作己卯(679),由於各有推算定點不同,故所說生年亦各有異。但是他們都主張他是生於其父殞之後。按芒松芒贊卒于丙子(676)可以唐書為證。《新唐書》「)。因內部爭位,匿喪數年,敦煌本歷史為丙子是其實際卒年。(該書18—19頁)。故赤都松生於丙子(676)。有說他只活了二十九歲,有說在位二十九年,總之其卒年為甲辰(704),死在南詔(《敦煌本歷史》24頁)。《舊唐書》703年條:「時吐蕃南境屬國泥婆羅門等皆叛,贊普自往討之,卒于軍中」(《舊唐書》卷196列傳146上)。由於報喪遲至一年(705),唐書和敦煌本歷史所說基本相同。總上所述赤都松是生於丙子年(676),卒于甲辰年(704),年僅二十九歲。

第五位:赤德祖贊(698—755)《敦煌本歷史》作赤德祖贊,唐書亦作棄隸縮贊,這是即位后的尊號,幼名傑祖茹,綽號名麥阿聰,意為鬍子爺爺。並非年事已老,因面部多須,故有此外號。關於麥阿聰的生年,《紅史》、《世系明鑒》、《漢藏冊府》、《智者喜筵》和本書均說其生於庚辰年(680),十三歲既位,壽六十三,卒于壬午年。又說,麥阿聰為其子江察拉溫娶金城公主,公主將入藏時,江察則死,公主遂和麥阿聰結婚。按金城公主入藏和親為唐中宗景龍四年(710)。《冊府元龜》:(景龍)「四年(710),以金城公主出降吐蕃,帝幸始平縣送之」《冊府元龜》(卷490邦什部益蜀復二)。《敦煌本歷史》在狗年條亦載:「庚戌(710),派婚使迎贊莫金城公主至邏此鹿宛」(該書26頁)。若以景龍四年庚戌為起點進行推算,《紅史》等所說麥阿德生於庚辰年(680)則應為唐高宗調露二年,此時麥阿聰年過三十,其子亦到成親之年,這雖是可能的,但有問題。因為若按《敦煌本歷史》記載傑祖茹(即麥阿聰)是生於其父殞之年的甲辰(704),《唐書》記載其父殞年為長安三年癸卯(703)(《冊府元龜》卷979、外臣部)兩說僅有一年之差,可見當甲辰年(7崐04)父殞之時他還年幼,並不是年過三十,更不能有成年之子?由於他年尚幼,始由祖母赤瑪勒扶持繼位,而此後多年仍由祖母代攝政事。這在《敦煌本歷史》中就有明證。紀年史中凡記載贊普,贊普住於何地,則表示是那時政權中心人物所在之處。史中從700起則記載有祖母駐處,直到壬子年(712)唐睿宗太極元年祖母去世為止,她共當政十二年。敦煌本記載壬子年祖母去世后,傑祖茹始正式即位,受封號為赤德祖贊(《敦煌本歷史》27頁)。故庚辰之說不可取,因為那時他還沒有出生,他是生於父殞之年,以年尚幼故由沒盧氏代攝政務。唐書中就有幾處記載祖母可敦之事,如遣使與唐修好,為其子孫請婚,迎娶公主等等,均是由祖母主持的(《舊唐書》卷196、列傳146上)、(《新唐書》卷216、列傳141上)。這充分說明當時他確處於幼年時代,尚無自主之力,連他的婚配還須由祖母主持,此時不但不會有子,更說不上為子娶婦了。若是說他真的生於庚辰年(680),到其父死之時甲辰(704),他應該是二十多歲的壯年了,可以執政,為何要由祖母代攝政務,更不須由其祖母代為聘娶。至於《敦煌本歷史》說他生於父殞之年甲辰(704)也有問題。因為唐書和敦煌本歷史都說金城公主是庚戌年(710)入藏和親的,從甲辰年(704)到庚戌年(710)那時他才六七歲,如何能與公主婚配,殊于情理不合。並且在唐書中又載:「明年(長安三年703)(吐蕃)又遣使獻馬千匹,金二千兩以求婚,則天許之」(《舊唐書》卷196列傳146上)、(《通鑒》卷207頁13上)。若依《敦煌本歷史》甲祖茹生於甲辰(704)難道甲祖茹在還未出生前就予為之請婚了嗎。更于理不合。查唐書長安四年記載:「時吐蕃南境屬國泥婆羅門等皆叛,贊普(赤都松)自往討之,卒于軍中。諸子爭立,久之,國人立器弩悉弄之子棄隸縮贊(赤德祖贊)為贊普,年七歲。中宗神龍元年(乙巳705),吐蕃使夾告哀,中宗為之舉哀,廢朝一日」(《舊唐書》卷196、列傳146頁)、(《新唐書》卷216列傳143上)、(《通鑒》卷207頁20上)。唐史中說他父死時年七歲父死時為甲辰,逆推七年則為戊戌(698),此說還較合於情理。當時吐蕃的政治形勢是諸子爭位,他是在沒盧氏的扶持下立為王位繼承者的,故由沒盧氏?政,至庚戌年即金城入藏之時他已十三四歲了。故甲辰年應為其嗣位之年,而敦煌本歷史說成是生年,是否因此致誤,同時敦煌本歷史記載這位贊普的事跡中就缺了七年(748—754)的記載。至於《巴協》、《紅史》、《漢藏冊府》、《世崐系明鑒》等書中均提到他為子娶婦事,由於子死,他才與公主為婚的。《紅史》等是根據他生於庚辰(680)來說的。《敦煌本歷史》沒有記載為子娶婦之事,也不可能,因為《敦煌本》承認他是甲辰年生,(704),他在金城入藏時才六歲,那能有子。赤德祖贊確有過兒子。《敦煌本歷史》兔年條「己卯(739)王子拉本駐于准,猝然去世,贊普父王冬返回蕃地」。(該書3崐4頁)。「拉本」意為王孫。在丁未年(707)條也載有:「祖母及本(拉本)二人同住于勒甘采圓」(該書95頁)。這個「本」指的是甲祖茹(赤德祖贊)。祖母是王祖,對他當然是稱拉本(王孫敬稱)。不過敦煌本己卯年(739)中提到的拉本死,這個拉本則是赤德祖贊之子,因為下面還有一句「贊普王父冬返回蕃地」。故死的必是其子,不是贊普本人,不然金城公主也是同年逝世的,《唐書》有金城公主死「吐蕃遣使來告哀」,唐朝還「為其發哀」則未聞有贊普逝世之說。敦煌本歷史亦在該年條中記有「贊莫金城公主逝世」。(《敦煌本歷史》34頁)。可見赤祖德贊是有過兒子,但是否即江察拉溫不可得知。至於赤德祖贊在何年逝2,唐書中記載為天寶十四年乙未(755),唐書「贊普乞黎蘇籠臘贊(赤德祖贊)死,大臣立其子娑悉籠臘贊(赤松德贊)復為贊普」(《舊唐書》卷196、列傳146上)。《青史》說亦承認麥阿聰卒年為乙未(755)。《敦煌本歷史》雖未明記其卒年,但在乙未年條中記載有「以兵力捕殺謀害王父之元兇」,一語,父王當然指的是麥阿聰,他系被人毒害致死。以上證明麥阿聰卒年為乙未年(755),亦即天寶十四年。可以肯定了。至於《紅史》等書中說他死於壬午這是因為從說他死壽六十三歲來進行推斷的。上面還有一個問題。即敦煌本歷史在卯年(739)中提出的王子拉本,這個拉本當然是赤祖德贊之子,但不是江察拉本(藏音讀作拉文),因為據《紅史》等書說江察拉本是在金城入藏前死的。如何能在金城已住藏三十年後與公主同時逝世。《敦煌本歷史》己年(741)條記載:「祭祀贊普王子拉本及贊莫公主二人之遺體」(該書35頁)。拉本和贊莫是什麼關係,為什麼又將二人同時祭奠?頗是個疑案。綜上所說麥阿聰生於戊戌(698),卒于乙未(755),其世壽為五十八歲,這一點是可以確信無疑了。

第六位:赤松德贊(742—798)關於赤松德贊生年《王臣記》說是壬午年。《紅史》、《世系明鑒》、《漢藏冊府》、《智者喜筵》都說是生於庚午年(730)。除《世系明鑒》說他八歲繼位,其餘均說是十三歲即位。雖是共同承認生年為庚午,但由於他們以前輩贊普生卒年作為定點進行推算,故說法就頗不一致。《王臣記》說生於壬午較為正確。據《敦煌本歷史》馬年條中亦說:「是年(壬午)贊普松德贊(赤松德贊)生於扎瑪,母后贊莫卒」(該書35頁)。《敦煌本歷史》對其執政年歲,雖無明文,然在猴年(丙申)條中說:「贊普駐于松噶,上贊普尊號為赤松德贊,贊普親政」(該書35、38頁)。考吐蕃王制,父死子嗣,子若在襁褓,則只宣布他是王位的繼承者,不是執政者,政事另有輔政之人。執政的合法年齡,大概是十三歲,此時才上尊號。《敦煌本歷史》明確記載他上尊號之年為猴年(丙申)(756),雖未明說其年歲多少,然從父死於乙未年(755)逆推到其生年的壬午(742),則恰恰是十三年,故十三歲即位之說,亦可肯定了。但這個壬午具體究在何時,據《唐書》載:「天寶十四年(乙未)為贊普乞黎蘇籠臘贊死,大臣立其子娑悉籠為主,復為贊普」(《舊唐書》卷196、列傳146上)。乙未,為天寶十四年(755),故壬午年即為天寶元年。關於赤松德贊的卒年各史說法不一致,但共同承認他活了五十六歲。認為赤松生於庚午(730)的,下推五十六年則卒年應為丙寅(786),認為生於壬午(742)的下推五十六年則卒年應為丁丑(797)。卒于丁丑之說是比較可信的。據《唐書》載:「貞元十二年(丁丑)(798)贊普死,其子足之煎立」(《舊唐書》卷196、列傳上)。足之煎即年尼贊普。綜上所說赤松德贊生年基本可以肯定為壬午年,(742)十三歲繼位。壽五十六歲,卒于丁丑年(798)。這裡有一個問題,傳說金城公主是赤松德贊的生母。《敦煌本歷史》載金城公主卒于已卯(739)年,因報喪晚至《唐書》作辛巳年(741)。赤松若生於壬午年(742),則金城公主已先死,如何能生子,這也是一個問題。

第七位:牟尼贊普(774—798)《王臣記》說赤松德贊有三子,長子即牟尼贊普,次子牟汝贊普,三子牟底贊普。《世系明鑒》說長子牟尼贊普,次子牟底贊普,三子塞那勒,江永·赤德松贊。《紅史》說有四子長子牟贊普,次子牟赤贊普,早死,三子牟底贊普,被殺,四子赤德松贊。《智者喜筵》也說有四子,惟把長子說成是牟赤贊普,早死,次子是牟尼贊普,三子是牟底贊普,四子是赤德松贊。《布敦教法史》則只說有牟尼贊普及赤德松贊二子。可能是有四子,一子早死,故史家只記有三子事跡。牟底贊普雖曾被擁立,但在位不久,則被害,事跡亦不多,故布敦史中只記有三子。關於牟尼贊普生年《布敦史》、《紅史》、《世系明鑒》、《智者喜筵》均說是其父赤松德贊三十四歲壬寅年(762)生的。此是依其父生年為庚午(730)作為定點而推算的。若據《唐書》和《敦煌本歷史》所說赤松德贊生於壬午年(742),以此作為定點下推三十四年即牟尼贊普應生於唐大曆九年甲寅(774)。《智者喜筵》說他二十三歲即位,從甲寅下推二十三年即為唐貞元十三年丁丑(797)。在位一年多則被殺,則其卒年應為貞元十四年戊寅(798)。此說比較合乎歷史實際。《新唐書》:「(貞元)十二年...尚結贊死。明年贊普死(赤松德贊),其子足之煎立」(《新唐書》卷276吐蕃下)。次年即貞元十三年丁丑,贊普死即赤松德贊死足之煎即其子牟尼贊普,藏名舉孜贊普(《紅史》22頁)足之煎即藏文舉孜贊的對音。至於他的被害,據《世系明鑒》載:「王子因納卜容薩為妃,為母蔡邦氏所嫉詬,蔡遂遣人殺之,殊又為小王所救,母更生反見,乃 殺王也」(《紅史》38頁)。(《世系明鑒》225頁)。《漢藏冊府》199頁)。牟尼贊普生於甲寅(774),死於戊寅(798)年。

第八位:牟汝贊普(775—804)按《巴協》、《紅史》、《世系明鑒》、《漢藏冊府》、《智者喜筵》等書均說赤松德贊第二子為牟底贊普,而《王臣記》作為牟汝贊普。夏拉康碑文亦說赤松德贊次子為牟汝贊普,可見牟底贊普與牟汝贊普本系一人。牟底贊普生在牟尼贊普生后的第二年,按牟尼贊普是生於甲寅年(774),次年則應為乙卯年(775)。兄死後繼位,兄死年為戌寅(798)。《舊唐書》:「贊普以貞元十三年丁丑(797)四月卒,長子立,一歲卒,次子嗣立」(《舊唐書》卷196下吐蕃下)。貞元十三年死的贊普指的是赤松德贊長子,可能指的牟尼贊普。牟尼在位一年多,又被其母 殺。次子嗣立即指的牟底贊普。牟底後來又為那囊人所殺。《新唐書》:「(貞元)三十年(甲申)(804),贊普死,遣工部侍郎張薦吊祠,其弟嗣立,再使使者入朝」(《新唐書》卷216下吐蕃下)。貞元二十年死的贊普可能是牟底贊普了,其弟嗣立,當然指的是赤松德贊第三子赤德松贊了,總上,牟底贊普是生於乙卯年(775),立后不久便被殺了。卒年甲申年(804),時年僅二十九歲。這與唐書所說極相吻合。

第九位:赤德松贊(776—815)《王臣記》把牟底贊普錯為塞那勒·江永。按赤松德贊第三子塞那勒·江永,應該是赤德松贊。赤德松贊是尊號,塞那勒·江永是綽號。據《漢藏冊府》載:「江永年四歲時。兄死,當繼位,為試此子是否有王者氣概,乃以寶冠加於其頭,令升大座,觀其氣度尚佳,惟因珠冠過重,致頸脖稍偏,故名塞那勒·江永,意為測試頗佳的歪脖子」。此名亦見於噶瓊碑文。(《智者喜筵》上冊407頁、《漢藏冊府》210頁)。《世系明鑒》稱其別名為米尼贊普。(《世系明鑒》213頁)。《敦煌本歷史》則作為赤德松贊(該書100頁)。赤德松贊生年按《智者喜筵》說他生於其兄牟底贊普生的次年,按其兄牟底贊普生於乙卯年,次年即為丙辰,故其生年為丙辰年(776)。其卒年藏史均共同承認為丁酉年(817)。漢文史料如《舊唐書》、《冊府元龜》亦說:「元和十一年丙申(818)吐蕃贊普卒,新贊普可黎可足立」。兩書中所說只差一年。若依漢藏兩方的歷史記載若把赤德松贊的卒年定為丁酉,那麼,赤德松贊死後其子熱巴堅(可黎可足)繼位之年亦應該是丁酉年即唐元和十二年(817)了。可是唐蕃和盟碑文上署唐長慶元年為彝泰七年,彝泰是熱巴堅的年號。其繼位建元即彝泰元年應是唐元和十年的乙未(815)。比丁酉又早三年,是否他在其父未死時繼的位?但史書中均說「赤德松贊卒,子可黎可足立」。可見其父死的實際之年代應為乙未,他是乙未年生的,漢史認為丁酉可能是中間匿喪或遲報的原故。卒年應為乙未(815)年。

第十位:熱巴堅王(804—836)熱巴堅王或稱安達·熱巴堅。安達意為邦主或邦君。熱巴堅,意為長髮辮人,此為別號,其尊號為赤德祖贊。唐書作可黎可足即「赤祖」二字的對音。唐蕃會盟文中使用的年號為彝泰,故唐書中也稱他為彝泰贊普。關於他的生卒年,《紅史》、《世系明鑒》、《漢藏冊府》、《智者喜筵》都共同承認為是丙戌年(806),卒于辛酉年(841),壽三十六歲。諸史又均承認熱巴堅為赤德松贊之子。《世系明鑒》說他十二歲時父死繼位。其父死於唐憲宗元和十年乙未(815),是年即其父死之年,在上推十二年,故其生年應為唐德宗貞元二年甲申(804),《王臣記》說生於丙戌年(806)可能非是。穆宗長慶元年劉元鼎使吐蕃,「元鼎既見贊普,年可十七八,號可黎可足」。(《冊府元龜》卷981,外臣部)此與唐代史書中所說情況極相吻合。其卒年藏史共同認為是辛酉年(841)。按《青史》說「熱巴堅辛丑年(821)與唐會盟于長安,壬寅年(822),盟于拉薩,立會盟碑于大招寺前。從壬寅起過十五年丙辰(836),熱巴堅卒。又從同年起至辛酉(841)朗達瑪在位,大滅佛教(《青史》上冊99頁)。故熱巴堅卒年應為丙辰年而非辛酉。《新唐書》大和五年條中說「贊普立凡三十年,病不事,委任大臣,故不能抗中國,邊候宴然,死,以弟達磨嗣」。下面又敘到「會昌二年,贊普死,論贊熱等來告喪,天子命將作監李 吊祠,無子,以妃 兄尚延力子?離胡為贊普」這裡說的死了兩位贊普,很顯然上面開成中說的贊普死,指的是赤熱巴堅,會昌二年贊普死,指的是朗達瑪(《新唐書》卷216下吐蕃下)。《通鑒》「開成三年戊五(838),是歲,吐蕃彝泰贊普卒,弟達磨立」(《通鑒》卷246頁下)。通鑒所說比上說丙辰(836)僅遲兩年,可能是匿喪遲報的原故。或未報過喪,因為熱巴堅被殺,為子爭奪王位,吐蕃當時正處於內亂之中,等朗達磨立,時局穩定后,才聽到傳說。總之。赤熱巴生於甲申年(804),卒于丙辰年(836),終年三十二歲,這是比較可信的。他在位時,大興佛教,藏史遂稱他和松贊干布,赤松德贊共為大宏佛法的法王祖孫三代。

第十一位:朗達瑪·烏冬贊(797—841)達瑪是其本名,吐蕃一般王者名前加敬詞「赤」字,達瑪名前名「朗」意為牛,此屬貶詞。烏冬贊是他的尊號(《敦煌本歷史》100頁)。《王臣記》未說其生卒年代,多數藏史都說他牛年生,達瑪為熱巴堅之兄,熱巴堅生於甲申(804)這個牛年,應是甲申上的丁丑年(火牛)(797)較為合理,其卒年《世系明鑒》等書為甲寅年(834),他反而死在熱巴堅之前,顯然與歷史事實不相符合。《青史》說「丙辰年(836)熱巴堅卒,朗達瑪嗣位。從同年至辛酉(841),五年之中,大滅佛教。辛酉朗達瑪卒,此年則為佛教滅亡之年」(《青史》99頁)。《青史》所說達瑪繼位之年和其卒年,與漢文史料頗相合。《通鑒》開成三年戊午(838)「是歲吐蕃彝泰贊普卒,弟達磨立」。會昌二年壬戌(842)「吐蕃遣其臣論普熱來告達磨贊普之喪」(《通鑒》卷246)。《通鑒》所說與《青史》之說相差僅一二年,可能由於相距遙遠消息遲至的原因。故達瑪的生年為丁丑(797),卒年應為辛酉年(841)。

3吐蕃王朝世系表第一代:松贊干布(唐書作棄宗弄贊或棄蘇農)(617—650)(629年即位641尚文成公主,646年唐平遼東上表稱臣祝賀,649年唐授附馬都尉·西海郡王)

第二代:貢日貢贊(633—650)。

第三代:芒松芒贊(別名赤本布,唐書通典作乞黎跋布(650—676)(唐書:松贊干布死,繼位,祿東贊相之)。

第四代:都松芒布吉(別名赤都松,唐書作器弩悉弄)(676—704)(唐書:父死嗣位,欽陵擅政)。

第五代:赤德祖敦(別名麥阿聰或作傑祖茹。通考作乞黎蘇籠臘贊。唐書作棄隸縮贊)(698—755)(唐書:父死繼位,祖沒祿氏輔政,710年尚金城公主)。

第六代:赤松德贊(唐書作娑悉籠臘贊)(742—798)(756繼位,762年始抑苯興佛,建桑耶寺)。

第七代:牟尼贊普(別名舉孜贊普,唐書作足之煎)(774—798)(797接位一年後被殺)。

第八代:牟汝贊普(牟底贊普)(775—804)。

第九代:赤德松贊(別名塞那勒江永或作丁赤傑布)(776—815)。

第十代:赤祖德贊(別名赤熱巴堅,唐書作可黎可足)(804—836)(唐書作821遣使乞盟,會盟長安,822年接見唐會盟使劉元鼎于墨竹)。

第十一代:朗達瑪(別名烏冬贊)(797—841)。

詞條標籤:

歷史官職制度藏族古代職業機關單位社會職業職稱

如果想投訴,請到百度百科投訴中心;如果想提出意見、建議,請到意見反饋。

贊普

詞條統計

瀏覽次數:次

編輯次數:10次 歷史版本

最近更新:2013-11-01

創建者:AegeanBlue

詞條貢獻榜 辛勤貢獻者:

UFO保鏢

© 2013 Baidu 使用百度前必讀 | 百科協議 | 百度百科合作平台

參考資料

1簡介2吐蕃十一位贊普2.1第二位:貢日貢贊(633—650)2.2第三位:芒松芒贊(650—676)2.3第四位:都松芒布吉·隆朗楚(676—704)2.4第五位:赤德祖贊(698—755)2.5第六位:赤松德贊(742—798)2.6第七位:牟尼贊普(774—798)2.7第八位:牟汝贊普(775—804)2.8第九位:赤德松贊(776—815)2.9第十位:熱巴堅王(804—836)2.10第十一位:朗達瑪·烏冬贊(797—841)3吐蕃王朝世系表

登錄

查看我的收藏

1簡介在政治制度上,松贊干布仿唐朝的官制,贊普是最高統治者。贊普之下設大相、副相各一人,總管全國政事。其下又設都護一人,主持管理屬部、軍事征討等事務。設內大相、內副相、內下相各一人,主管王朝內部政事。主管王朝司法事務的官員是刑部尚書、整事大相、副整事、小整事各一人。

這些官員都是父死子繼,無子則由近親承襲。擔任官職的人,通常在其名字前面冠以「論」或「尚」的字樣。「論」是與王室有直接親屬關係的大臣;「尚」是和王室通婚的大貴族出身的官員,原義是舅舅。由贊普及贊普以下三部分組成的統治機構,藏語稱「尚論掣逋突瞿」,意思是由王室和貴族掌握著的吐蕃全部政權。贊普與群臣每年舉行一次小盟,三年舉行一次大盟,通過盟誓,使臣下保證世代無條件地效忠王室。吐蕃分裂后,吐蕃各部的酋長也稱讚普。

2吐蕃十一位贊普第一位:松贊干布(617—650)

1、按《王臣記》對松贊干布的生年,系以釋迦紀元來進行推算的。釋迦紀元是從釋迦牟尼圓寂的年代算起的。關於釋迦圓寂的年代在印度則有各種不同說法,西藏史家的異說亦多,以此作為定點推算,很難準確。《王臣記》另一個定點法則是以五世達賴本人成書之年癸末,即明崇禎十六年(1643),以此年作為定點往上推九百三十二年庚戌,即唐中宗景龍四年(710),作為松贊干布的卒年,說松贊活了八十二歲,再上推八十二年,即為唐貞觀三年的己丑(629)。他說這個己丑就是贊普的生年。按《唐書》說,文成公主入藏和親是在貞觀十五年,若如他所說的松贊生於貞觀三年的己丑,那麼,這時贊普才十三,如何能與文成公主和親?又松贊卒年說為景龍四年的庚戌(710)也不對,因為這年是金城公主入藏之年,松贊早已去世了。故《王臣記》所說的松贊的生卒年均不準確。

2、《布敦佛教史》、《紅史》、《世系明鑒》、《漢藏冊府》、《智者喜筵》等書均說松贊干布生於丁丑。說丁丑雖不錯,但六十年一個甲子循環,具體是那一個丁丑年,又須要結合藏史中所說贊普的年歲來進行推算。按《世系明鑒》、《漢藏冊府》、《智者喜筵》等書均說贊普十三歲己丑年即位,十六歲壬辰年娶尼泊爾公主,二十歲丙申年填卧塘湖,二十三歲己亥年為大招寺奠基。至於大招寺之所以修建,西藏曆史書均說由於尼漢兩國公主各從本土攜來釋迦等佛像,須立供奉之處故欲建寺。先是尼妃為建寺填湖,未成。及文成公主入藏,她帶來百工技藝和豐厚的嫁妝物資才徹底解決了填湖問題,建成了大招寺。文成何時入藏,唐書記載為貞觀十五年辛丑(641)。按上述贊普二十三歲己亥年(639)為大招寺奠基,到辛丑年則贊普正是二十五歲。從此上推二十五年則為隋大業十三年的丁丑年(617),可以定為贊普出生之年。依上說贊普年歲再結合《唐書》所記年代看,丙申年贊普二十歲,為唐貞觀十年(63崐6),戊戌二十二歲,為貞觀十二年(638),己亥二十三歲,為貞觀十三年(639),辛丑二十五歲,為唐貞觀十五年,可見他和文成公主結婚時,正是贊普風華正茂之年。松贊自接位后則與唐朝建立關係,故唐代的史冊均有記載,如《冊府元龜》說:「太宗貞觀八年(633),吐蕃贊普弄贊嗣位,帝遣行人馮德遐往撫慰之。弄見德遐,大悅。聞突厥及吐谷渾皆尚公主,乃遣使德遐入朝,多齎金寶,奉表求婚,帝未之許」(《冊府元龜》卷978外臣部)。貞觀八年甲午(634)依上推算則贊普時年應為十九歲,而且為德遐所親見,說此時他是入冠「繼位」是符合實際的。此外《通鑒》上也載有:「貞觀十四年庚子(640)吐蕃贊普遣其祿東贊獻金五千兩及珍玩數百,以請婚,上許以文成公主妻之」。貞觀十五年「命禮部尚書江夏王道宗持節送文成公主于吐蕃。贊普大喜,見道宗,盡子婿禮」(《通鑒》卷195、196)。這又是李道宗親眼見到的,與馮德遐所見時間相差不過七八年,故皆系實錄。因此贊普的生年可以確定為丁丑年(617)了。

3、其次贊普的卒年,依《唐書》及《敦煌本歷史》謂卒于庚戌,唐高宗永徽元年(652)(《舊唐書》卷196上吐蕃傳上)、(《敦煌歷史》15頁),壽三十四歲。按《布敦佛教史》、《紅史》、《世系明鑒》、《漢藏冊府》、《智者喜筵》均說贊普卒于戊戌年(696),這是因為他們都承認松贊活了八十二歲,故從丁丑(617)下推八十二年,是唐武則天聖曆元年戊戌(698)。但據《敦煌本歷史》說此年是赤都松在位,「噶爾·祿東贊家族遭到罪譴」(該書23頁)。噶爾·祿東贊在松贊干布死後,才為其孫芒松芒贊作輔政的。作相十五年,死於唐乾封二年丁卯(667),這在敦煌本歷史與唐書均有記載(《敦煌本歷史》15、17頁)、《舊唐書》卷196上吐蕃上)。即在《青史》和《漢藏冊府》等書亦皆記有松贊死後祿東贊為相十五年之語。同時《唐書》栽祿東贊死後又由其子欽陵弟兄當政約三十余年,至器弩弄贊時,噶爾家族才被誅除的(《舊唐書》卷196上吐蕃傳上)。器弩弄贊死,子麥阿立,由其祖母莫盧氏在唐中宗神龍三年丁末(707)又再一次向唐室請婚,景龍三年己酉(709)金城公主入藏和親(《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