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網 門戶 人物 查看內容

噬月玄帝

来源:wikitw.club  2016-2-1 19:50

   

法術攻擊招式錐心噬骨焚天加攻防敏裂獄天崩八荒嘯月

鐵柱觀道家著名的宮觀其所在之地乃道家三十六小洞天的第十二洞天天柱寶極玄天觀內有一平台四周為咒水咒水以下為空一直用以囚拘作惡之妖是為鐵柱觀禁地禁地之中諸多妖類囚于咒水之下力量受制則輕易不可再出妖氣亦趨微弱故水下雖有怪物實不足為懼然則直至三百五十年前觀中第十七代掌門道淵真人將一邪惡強大的狼妖即噬月玄帝囚禁于咒水之底並與之定下契約他日如見水面火光便可任意而去反之不得稍離若有相違則受天雷之擊神形俱滅

此契約的訂立源於噬月玄帝與一位修真道人的友誼幾百年前鐵柱觀十七代掌門道淵真人尚為孩童之時害怕孤單唯一與之相陪的朋友就是一條大黑狗幼時曾與大黑狗定下約定若半夜點燈大黑狗必來相陪之後小孩離開家鄉上山修道不曾再見大黑狗多年修行后該道人奉師命下山捉妖聽聞眾人形容之後懷疑此妖為幼時所遇的大黑狗遂在半夜點燈孰料大黑狗真如約出現在他的面前口中還叼著流血如注的半截人身……

道淵將噬月玄帝騙至鐵柱觀底將其封印並訂立契約除非水上明燈舉火否則永不見天日.道淵此一則看似絕情無義實則是為堵悠悠眾口保全童年唯一摯友性命望其改過向善道淵至此終身未出鐵柱觀陪伴著永不得見卻近在咫尺的摯友然而殊不知此用心良苦終不被噬月玄帝所理解盡付流水

噬月玄帝在被鎮壓之後本可自行修道誰知因其妖力過盛鐵柱觀內洛水真人以此為患故對其重加鐵索囚固於鐵柱之上此舉引起噬月玄帝極度反抗就此玄帝對於人間感情再無留念一旦衝出封印必將為禍四方

玩家容易誤解:1.茲事底定道淵繼任掌門重整鐵柱觀廣收門徒大興除妖濟世之舉儼然一派至尊

此與茶小乖書信所言道淵乃鐵柱觀開山祖師不符,因茶小乖多數文字乃道聽途說,部分文字不足為據以官方企劃為準

2.噬月就特意變幻成普通黑狗的樣貌並盡量不再開口說話

由此可見噬月並不是黑狗而是變幻成黑狗樣貌本身是狼妖[1]

主角與噬月玄帝的糾葛遊戲劇情中主人公百里屠蘇一行人為躲避其師兄的追捕而誤闖入禁地為照明以法術取火卻被噬月玄帝視為契約中點燈之意故而奮力衝擊封印百里屠蘇一行人恐妖獸殺害無辜為彌補過失在鐵柱觀現任掌門明羲子的幫助下XX咒水之底欲將妖獸斬殺但是噬月玄帝在被百里屠蘇重創后在噬月玄帝彌留之際看著百里為了朋友和其他人性命不顧自身安危鋌而走險獨自對戰自己終有所感慨然交出世人爭相奪取的內丹給予百里屠蘇併發誓到了陰間查明那道士的轉世之後也要糾纏他生生世世不得安寧可見噬月玄帝在最後對於人間感情還是有所肯定的

至此噬月玄帝亡鐵柱觀重歸平靜

遊戲後期提示在江都的茶館內小紅和她的爺爺一起在台上賣唱唱的正是鐵柱觀的往事大意解釋那道士設計將狼相見不被理解的朋友如此良苦用心卻最終付諸流水噬月玄帝最終仍沒有躲過被殺的命運

轉世后噬月玄帝變為普通的狗來信說終找到道淵轉世並憶起前塵往事因為這一世道淵對它極好它不忍殺害道淵所以讓主角代為轉達不願回歸之意

白骨暴於野千里無雞鳴

流寇過處小鎮已被夷為平地雖然時近正午確是杳無人跡噬月悠悠繞廢墟轉了一圈只見滿地血跡腦漿灰煙裊裊直上卻沒有什麼稀罕食物便搖搖晃晃轉身向山裡走去

走不到兩步忽然聽見牆角里傳來哎呀一聲噬月扭頭看去只見一個小孩兒縮在牆角草席子底下只探出半個腦袋兩個眼珠子像兩丸黑水銀一眨不眨頂著自己一臉驚魂未定

噬月低頭望望自己的紅毛和利爪咧開大嘴沖那孩子低哮一聲就慢慢踱了過去

那孩子怕極了面前比水牛還打得紅色巨狼兩手抱頭使勁往牆角里鑽噬月探出爪子用爪尖輕輕撥拉小孩的頭起初小孩還左閃右躲後來見實在躲不開索性又氣又急往地上一坐指著噬月就哭邊哭還邊罵噬月臭狗

噬月住了手在孩子面前蹲下歪著腦袋看他哭

過了好久見那孩子抽抽噎噎收了聲噬月慢吞吞道哭好了你餓不餓

正抽泣的孩子立馬放聲慘嚎弄得噬月莫名其妙它琢磨了會兒覺得這小娃娃既然這麼會哭那一定不會打獵就走開去尋找野果再回來時日已西沉那小孩兒卻還在鎮子廢墟上轉來轉去不知在找什麼

噬月叼著果子放到小孩面前小孩想跑卻被噬月咬著衣角拖回對峙良久小孩終於認了命撿起個果子在衣擺上擦了擦就狼吞虎咽吃個乾淨

天正黑下去那小孩又在廢墟上找了一圈大約仍是一無所獲見噬月還不走小孩就怯怯蹭過來在噬月身邊坐下

噬月本是狼妖修行已久卻極少與人打交道見這小孩白白胖胖能說能動像很好玩的樣子便忍不住生出好奇之念它低下頭去想仔細聞聞那小孩卻不料鼻 子湊得近了點兒將小孩拱了個跟頭孩子又嗚嗚哭起來縮到一邊去了在漸冷的夜風裡凍得直哆嗦噬月這才隱約想起人很沒用不像動物有皮毛禦寒看來 還得替這小孩生火

於是噬月去尋柴生火等篝火燃起又走去把小孩叼來小孩卻不願與它坐在一起瞅空就連滾帶爬要逃

  噬月想了想實在沒有法子在鎮子里翻找許久終於找出一盞殘燈點著後放在小孩身邊火光躍動之下小孩兒躲得遠遠一雙眼睛閃閃爍爍看著它

噬月終於暗暗生起了氣一甩尾巴轉身走開了

第二天噬月在山中修煉沒去搭理那小孩入夜後它登上山頂卻見小鎮方向那濃郁的黑暗之中一點火光隱隱飄搖像一隻忽明忽暗的眼睛

後來再去找那小孩時噬月就特意變幻成普通黑狗的樣貌並盡量不再開口說話小鎮廢墟中有破屋能勉強遮風擋雨噬月又常帶些野果野味下山之後的兩年中小 孩雖說瘦了些卻長得大致還算精神一人一妖日益親近噬月白晝在山中修行夜晚見到燈光就下山找小孩玩兒有時候小孩玩累了就摟著噬月的脖子睡去睡 著做了噩夢就哭著抱住噬月要它去找他的爹娘

噬月被煩的不行就教小孩一些尋人點火的小法術又抽空替小孩做了柄匕首防身小孩如獲至寶用紙和碎布將那匕首小心纏好吃飯睡覺都帶在身邊

可惜平靜並未持續很久

這夜噬月又見燈火便從山上小跑而下然而尚未走近便嗅到了生人氣味它貼著草叢悄悄潛入鎮中只見一個道士模樣的人蹲在那小毛孩跟前唧唧咕咕說著什麼小毛孩懵懵懂懂搖頭再搖頭最後終於緊抿嘴唇將頭扭開任那道士牽住自己的手

道士手中提著一盞燈籠在夜風中搖搖曵曳像一朵純白蓮花

噬月弓起脊背喉底低低嗚咽卻最終沒有衝上前去

眼看小毛孩被那道士牽在手裡漸行漸遠它有種眼睜睜看著自家牛羊被別人宰了的傷心想了又想想了再想不可一世的噬月玄帝撇撇嘴角終究決定放小毛孩去人類真是不可信任以後再也不養人玩了

  那盞孤燈融融如月很快沒入夤夜化為一線流動的光

小毛孩總要長大他被帶入鐵柱觀起了道號成天搖頭晃腦背誦經書和咒訣努力從同輩中脫穎而出年復一年他終於也獲得了下山的許可他的法術修為已臻化 境師父命他下山除妖據說那是一頭身披烈火的妖狼有一雙血紅的眼睛如此描述莫名讓他熟悉但究竟觸及了哪些過往卻因年深日久而再記不起

  之後的事順理成章他跟隨師兄去往飽受狼妖之苦的村鎮查驗屍身卻並未找到太多線索然後在一天夜歸途中他偶然看到村后桑地里站著一頭紅色巨狼正低頭細細聞嗅面前支離破碎的半截人身鼻尖還掛著幾線血絲

年輕的道士如遭雷劈手中燈籠跌落於地發出輕微的聲響巨狼扭頭看來盯他片刻灼灼雙目中凶光漸隱露出一點疑惑和溫柔甚至試探般向他走了兩步

然而他只愣了一刻就立即轉身飛逃將狼妖和黑夜一起甩在身後

  逃回村后小道士一個人想了很久他沒有親眼見到狼妖殺人吃人但更無法確定狼妖與此事無關且他素知噬月玄帝神通廣大所至之處小妖辟易附近山林中的其他妖靈怕是早已遠遠躲開……權衡之下他終於找來師兄定計捕捉狼妖

妖若食人便是犯下了彌天大罪就算裂其骨誅其魂也並不為過

  他取出那柄至今仍隨身攜帶的匕首以自身氣息為媒在上面施下幻術將方圓十里內變幻成當初相遇的小鎮廢墟又以咒法將幻陣中心與鐵柱觀囚妖之地相連並在陣中布下真火若狼妖識破幻術便引天火焚之務求……降伏此妖

當夜色再度降臨噬月發覺自身竟置身於那撿到小毛孩的小鎮……奇怪這些年來它漂泊天涯怎麼竟不知不覺回到了這個地方

鎮上兵荒馬亂賊寇舉著火把長刀從它面前衝過撞開鎮民門戶挨家挨戶劫掠屠殺血腥氣和焦臭味籠罩在小鎮上空此情此景宛如末世

噬月在原地焦躁地轉著圈它當然已覺事有蹊蹺幾次想要脫身離去然而哪怕心知一切皆幻它卻分明嗅到小毛孩的氣息暖暖甜甜的帶一點奶香

這讓它有些恍惚小毛孩那樣小小的一個膽子小又只會哭要是放著不管……

殺掠已近尾聲火光衝天賊寇殺光抵抗的平民衝進鎮中那座最高大豪華的建築噬月依稀記得當初小毛孩就躲在那建築殘骸的一處牆角高牆里傳出女人的哭聲幾撥賊寇搶了騾車馬車從院內往外運送金銀家什很快牆內哭聲低下去一朵朵紅蓮般的火苗騰上檐角

噬月愈發焦灼仰天一聲長嚎終於不再猶豫飛箭般衝過長街一躍向那院落中撲去

瞬間光華灼目諸象皆散片刻后噬月方能睜眼視物卻見自己正在淡紅色的水中飛速下墜落向那不可知的黑暗深處這些水就像流動的火焰灼燒著它的全身它因劇痛而無法掙扎

  它抬起頭望向上方迅疾消逝的光明那像是一口方井尺寸光亮中有張熟悉的臉低頭靜靜望向它眼色冷徹如冰

噬月忽然想起他是昨夜遇到的道士那個讓它莫名觸動的陌生人

哦對人類是會老會死的在它眼中十年光陰不過彈指一瞬卻足夠小毛孩面目全非

它聽到有人問道淵結果如何而已經長大的小毛孩仍是目不錯球望著它淡淡回說我想做的事幾時做不成過

道淵

道法淵達好名字

鐵柱觀中素有囚妖之井井中咒水有阻絕妖力之用井底立有一根鐵柱用於捆鎖大妖但狼妖妖力龐大鐵柱禁之不住自從噬月入井井下便日夜傳來咆哮嘶吼地面更是時時震動水底鐵柱搖動碎裂封印竟有崩潰之虞

眼見咒水難以長久支持道淵決心重鑄鎮妖鐵柱金氣純正銳利最能剋制妖邪然而往複數次熔爐均是無故炸裂鐵柱遲遲無法鑄成道淵細察其因發覺噬月怨憤之氣彌足驚人遠非凡鐵所能鎮壓

  但他道淵想做的事無論如何也要做到

之後近十年道淵踏遍千山萬水募得百萬銅錢一枚銅錢即是一縷意念無數人的心念匯成無上禁制其力直可禁錮仙神這些銅錢被燒熔后澆入鐵水鎮妖鐵柱終現於世道淵再入咒水施法將噬月玄帝束縛于鐵柱之側

畢竟心中有愧道淵向噬月許下承諾若有朝一日噬月改棄嗜血本性他將在井口點一盞燈放它離去鎮妖咒訣唯有燈火能解若無人點燈哪怕江河竭天地崩噬月也將難破咒而出

  茲事底定道淵繼任掌門重整鐵柱觀廣收門徒大興除妖濟世之舉儼然一派之尊傳說道淵真人道法通神卻有一件怪癖入夜後需得點燈方能入睡倘若燈油燃盡或是被風滅去便會立即驚醒

  鐵柱觀中有一座庭院與禁地遙相正對乃道淵真人居所庭中冬有梅春生百花夏發芙蓉秋見紫矛蓊蓊鬱郁終歲花落如香雪拂了一身還滿道淵真人於此宴賓客起歌舞品流觴證道論玄竟成一時風流佳話

可嘆人壽終究難比金石某年冬后道淵真人偶染風寒遷延反覆乃成痼疾次年夏道淵纏綿病榻終至昏憒彌留

仲夏多暴雨是夜雨瀉如崩道淵囑弟子滅去觀內燈燭以防雷火之禍鐵柱觀內一片黑沉長夜如鐵竟是消磨不盡中夜時分道淵真人悄然仙逝享壽五十七載

鐵柱觀弟子敬慕道淵風骨此處庭院旋即鎖閉數百年無人造訪一段過往就此塵封斯人已矣而庭前草木無情每到春深仍見韶華如舊

從前有個小屁孩後來他死了

  這個故事的氛圍來自紅樓隔雨相望冷

  想說的都已說完歡喜也好悲哀也罷這就是道淵真人的一生

這人並不是聖人相反還混蛋得很偏執傲慢城府深沉面慈心狠耽於享樂……修道的大忌幾乎犯了個遍估計還要被許多人說假惺惺太偽善其實此人混蛋歸 混蛋卻偏偏不虛偽他要封印噬月確實只出於妖怪吃人就該死這樣簡單明了的邏輯甚至都來不及考慮一下自己究竟忍不忍心

  在封印噬月這件事上他毫不猶豫地貫徹了自己的道

可惜就可惜在他畢竟不是聖人他會愧疚也會心存僥倖誰能被困百年而心無怨懟道淵卻偏要孤注一擲一面毫不猶豫將噬月由單純逼至瘋狂一面卻一廂情願給它留出遁走的時機

一時分裂不難難得是一生分裂道淵做到了所以他註定活得不快樂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而他貪念的多年前的那一點兒溫暖早已被時間封緘于不見天日的水下陷入永恆的沉默

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說不定道淵站在院子里仰頭看花時心裡也在想又一年過去了人這一輩子可真是長真多事兒真麻煩呀……道淵啊道淵若你能永遠做那個抱著大狗爪子撒潑打滾的小孩該有多好[2]

戰鬥共兩輪第一輪可輕鬆戰勝第二輪妖獸會使用焚天使自身實力大幅度提升須小心對戰

勿用火系法術攻擊會給狼妖加血

第二輪戰鬥中推薦洗星蘊改點加全敏的方法簡直是虐殺如果願意持久戰的話可使用龍鬚鉤減敏狼妖使用梵天後使用掌心雷當地地圖寶箱可得當地怪蜃掉落降低它的攻擊力或我方加攻防敏爭取回合次數注意補血和防禦

也可一部分加點金屬性直到學會爍玉流金另一部分加點水屬性學會補血技能后使用爍玉流金抵消焚天後平砍的方法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