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網 門戶 電視劇 查看內容

追逃

来源:wikitw.club  2016-2-1 19:50

   

著名軍旅作家石鐘山通過激情燃燒的歲月幸福像花兒一樣大院子女天下兄弟等熱播的電視連續劇被廣大讀者和觀眾所喜愛前不久先睹為快的長篇新作追逃正在人民文學出版社編輯排版中5月份將付梓上市與讀者見面相伴而生的電視連續劇也在緊鑼密鼓地籌拍中5月底長篇小說最後的軍禮將開機7月中篇小說文官武將也將開機而他既寫又編還兼總導演總製片的電視連續劇幸福的完美再過幾個月就要與觀眾見面了迄今為止他是國內文學作品被改編並拍攝電視劇最多的作家 石鐘山

石鐘山簡介

1964年生於瀋陽長在吉林在內蒙古邊塞等地服役達16年1997年轉業后曾工作于北京市廣播電視局 北京電視台武警政治部創作室現在是石鐘山影視演藝工作室的掌門人從1984年開始發表小說至今發表了白雪家園遍地鬼子等長篇小說27部中篇小說父親進城等130多部短篇小說國旗手等20多篇其中有30多部作品被改編成電視連續劇

以軍旅戲見長的著名作家石鐘山追逃是他首度挑戰民國題材尋求轉型目前軍旅題材的電視劇處於瓶頸狀態很多同題材的片子陷入重複我想借這次機會沉澱和突破石鐘山介紹說小說追逃中設定的故事時代背景原本是當代武警故事為了使電視劇的故事更加精彩紛呈改編時特意將時代挪到了民國時期演變成了一場民國奪寶大戰

時代背景的轉變給石鐘山增添了很多創作靈感追逃中融入多重對立錯綜的人物關係以及局中局謎案如劉春李郎王秋華三人之間的感情老孟和女兒孟星與李郎之間的關係老孟與蘇柳石小群飾之間撲朔的情感狡詐的老孟的人皮變臉術內鬼馬副局長不動聲色的陷害等石鐘山坦言雖然題材變了但情懷依舊還是展現了英雄主義和個人情懷只是比起以前的作品增加了傳奇性和故事性

演職員表[1]

演員表角色演員備註李郎

印小天

----

劉春

任帥

----

孟凡平

林在培

----

王秋華

陳小藝

----

蘇柳

石小群

----

唐曉霞

寧露

----

王警長

王嘉儒

----

職員表楊善朴

鄧安東;龔佳

民國初年穎城國寶青銅獅子被盜巡捕劉春和李郎奉命去抓捕文物販子孟凡平在抓捕過程中文物販子在警察局內部人員的掩護下逃跑劉春和李郎從此蒙冤被開除警察隊伍兩人受了不白之冤決定重新回到穎城抓捕文物販子孟凡平孟凡平為了國寶交易成功改名換姓潛回穎城於是一場追逃與反追逃的故事就此展開幾經周折劉春和李郎通過蛛絲馬跡發現賣大餅的張師傅就是孟凡平二人開始抓捕孟凡平一夥又一次逃脫李郎獨身一人開始抓捕孟凡平幾經周折終於抓獲了孟凡平挖出了警察局的分局長一夥還給了社會一個清白和公道

分集查詢收起查詢1集

2集

3集

4集

5集

6集

7集

8集

9集

10集

11集

12集

13集

14集

15集

16集

17集

18集

19集

20集

21集

22集

23集

24集

25集

26集

27集

28集

29集

30集

第1集

  北伐戰爭結束后,國民黨形式上統一了全國。但新軍閥派系又在明爭暗鬥,各自為政。

  民國十九年,北方穎城的郊區。

  縣警察局偵緝大隊,隊長王福貴帶領隊副文夏,警員劉春、李郎等眾人隱蔽在灌木叢中。他們得到線人情報,文物販子將會在這裡交易國寶「虎食人卣」。

  他們要抓的人叫孟凡平,被人稱為老孟。這是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眼神中透著一股冷傲。他是唱戲班子的班主,這次交易臨行前,老孟的愛人蘇柳將一尊小佛交給老孟,讓他路上小心。老孟叮囑蘇柳,不要讓同門師兄于得水知道他的行蹤。

  蓮城的黃萬山,是老孟要交易的買家。他正焦灼不安地等著交易的進行,這個「虎食人卣」他已經盼了20多年。老黃的手下羅瘸子隱身在樹林里,腳下放著裝錢的皮箱,等待老孟的出現。

  老孟來到交貨地點,正當他拿出虎食人卣時,王福貴一聲令下,劉春、李郎等人像飛鷹撲食一樣,朝正在交易的老孟等人衝去。老孟等人發現警察,提起皮箱像驚弓之鳥一樣逃跑。

  文夏帶著劉春、李郎追趕上老孟,驚慌的老孟掏出藏在衣服里的土雷,朝文夏等人扔去。

  文夏推開劉李,自己卻被土雷炸飛。他用微弱的聲音命令兩人繼續追老孟。劉李含著淚追上老孟,憤怒的李郎一槍打在老孟腿上,老孟踉蹌倒地,兩人上前將老孟制服。

  王福貴將受重傷的文夏送往醫院搶救,劉春、李郎押著老孟和繳獲的國寶歸隊。指揮這次行動的馬副局長煞有介事地安排他的屬下李三,隨同劉春、李郎一起押老孟回警局。

  在穎城的春福堂妓院里,掌柜何仙姑風情萬種地招呼著客人們,眾人指名道姓要見「鳳仙」姑娘,卻被何仙姑婉言拒絕,這個被男人垂涎三尺的頭牌「鳳仙」正是孟凡平的女兒孟星。

  孟星是師範學校的學生,因老孟的戲班誤將茶樓燒毀,為了不讓父親的戲班解散,她瞞著老孟將自己賣給了春福堂,和何仙姑簽了契約。在到期之前她不出台陪客人,如果半年後老孟不能湊夠一百兩銀子贖回孟星,那她就只能任人宰割。

  孟星雖長相嬌美但性格剛強。她忍受不了嫖客的羞辱從樓上跳了下去,被趕來的楊越接住,楊越是孟星的同學也是孟星的男友。縣保安團的黃連長為孟星勸退眾人的糾纏,孟星卻發現黃連長也是輕浮之人失望地走掉。她多希望父親能早點將自己贖出去,可以重新回到學校,不再受侮辱。

  此時被關押的老孟,想著女兒心急如焚。他想賄賂劉春和李郎,提出給每人五十根金條。被激怒的李郎想到受傷的文夏班長,氣憤地欲揮拳打他,被劉春制止。老孟趁眾人不備,拿出藏在衣服里的鋼絲,在手銬里轉動著。

第2集

  路上遇到塌方,押解老孟的車被堵在山路上,狡猾的老孟想趁上茅房的時候逃跑,卻被劉春、李郎抓了回來,對他提高了警惕。一行人發現客棧,準備在此過夜。

  楊越來到春福堂要贖孟星,錢不夠被何仙姑的手下榮貴趕走。孟星得知楊越的錢是蘇柳給的,生氣的讓楊越將錢還給她。

  王福貴吩咐老闆娘給大家準備飯菜,李三趁廚子不在偷偷往魚湯里放了安眠藥。警員們分發著魚湯,李三卻借口不吃讓李郎覺得有些奇怪。

  吃完飯劉春、李郎押著老孟回房間休息,兩人輪換著看守老孟。李郎見老孟早已鼾聲四起放心的躺下。沒多一會藥性發作,劉春也堅持不住昏睡過去。

  在外面等候多時的李三走進屋,將國寶偷走。裝睡的老孟起身,用鐵絲將手銬打開,帶著裝錢的皮箱從窗戶逃了出去。外面下起大雨,老孟在雨中拚命地跑著。

  窗外的雷聲把劉春李郎吵醒,兩人發現老孟逃跑,急忙將眾人叫醒尋找老孟,但老孟早已不見蹤影。

  此時,在醫院搶救的副班長文夏因傷勢太重身亡。眾人為文夏的犧牲而悲痛。

  馬副局長知道老孟逃跑大為惱火,他命令警員繼續搜山一定要將老孟抓住。眾人走後,李三偷偷告訴馬副局長,國寶已經按他的吩咐轉移出來。馬副局長此時露出本來面目,他正是老黃安排在警局的內鬼,負責協助老黃將國寶搞到手。

  李三在警局混了很久,他盯著隊長的位置多時,但剛從警校畢業成績優秀的劉春李郎深受邱局長賞識,這次行動結束后就要提拔他們。李三也借此機會陷害兩人,達到自己的目的。

  警員搜查到天亮也沒有老孟的消息,眼睛紅腫的劉李被馬副局長抓住,勒令將他們帶回警局審問。劉李為沒能給大哥一個交待自責不已。

  李三做賊心虛,擔心邱局長查出真相,馬副局冷靜地告訴他,只要在當地編造劉春李郎見錢眼開,私拿贓款將罪犯放跑的消息,那兩人就百口莫辯了。

  他故意帶軍醫給劉春李郎檢查身體,證明兩人是因疲勞、睡著放跑了老孟。這讓邱局長更為惱火,命兩人反省待命,不得離開警局。

  馬副局長和老黃手下羅瘸子在茶葉鋪見了面,這是他們的秘密聯絡點。馬副局告訴羅瘸子,「虎食人卣」只要交到南京,老黃就可以動手把它搶回來,另外請黃爺幫忙散播劉春、李郎的謠言。

第3集

  蓮城的老黃得到馬副局長的口信和老孟逃跑的消息,老黃命羅瘸子將老孟接應回來,必要時帶回死的也行。

  劉春和李郎被關在宿舍,他們決定要去找老孟為犧牲的大哥報仇,被李三發現阻攔,兩人將李三打暈后跑走。

  李三趁機在邱局長面前污衊劉李私拿老孟50根金條逃跑。邱局長半信半疑之際,委員長特派員來到警局,國寶被查出是贗品,這讓特派員大為惱火,他也聽聞劉李私拿文物販子金條的傳言。特派員下令將逃跑的劉春、李郎捉拿歸案。

  老孟在逃跑時掉進捕獸的陷阱里。他掙扎著往上爬,不遠處劉春、李郎朝這邊走來,當兩人離陷阱越來越近時,邱局長帶著警察將劉李抓了回去,羅瘸子此時也趕來將陷阱里的老孟帶回了蓮城。

  邱局長命兩人供出金條的下落,但劉李不受屈辱誓死不承認。

  千鈞一髮之際,文夏的父親趕來,他相信文夏的兄弟不會拿人販的錢,請邱局饒恕兩人。最後劉李兩人被警局開除永不錄用,背著這樣的罪名,劉李覺得遠不如殺了他們痛快。

  羅瘸子將老孟帶到蓮城,老黃知道老孟竟然用假國寶和他交易,氣憤地用孟星威脅老孟,讓他交出真的國寶。老孟為了能再回穎城見到女兒,答應了老黃的要求。老黃提出,要重返穎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找一位高人用獨門方式將老孟的臉變成另一個人的樣子,用一個新的身份重回穎城。老孟為了能儘快幫孟星贖身,咬牙答應了變臉。

  劉春回到家,趕上母親張桂花和姐姐劉茹為劉春陞官宴請街坊四鄰。劉春只好等酒席散去才回到家,告訴了母親實情,張桂花傷心欲絕的哭了起來。

  王秋華從小被劉春一家撫養長大,是一個孤兒。她性格賢惠、知書達理,一直深愛著劉春,為了能與劉春在同一個城市,她考取了穎城師範大學。當得知劉春被撤職后,她不相信劉春會拿人販的錢,不顧同事唐曉霞的勸阻,毅然決然辭去了教書的工作回到下鎮。

  李郎的父親李環山是下鎮的鎮長,他看到兒子回來先是一喜,但得知李郎被警局開除后覺得丟了臉面,隨即大怒。

  穎城貼滿了孟凡平的通緝令,蘇柳的師哥于得水故意將老孟的通緝令拿給蘇柳看,蘇柳深受打擊但為了戲班也為了孟星,她只好繼續支撐著戲班。

  .

第4集

  劉春李郎面對親人的失望,內心也很痛苦。劉春知道現在的自己配不上王秋華,他違心地告訴李郎,對華子的感情就像妹妹一樣。而酒醉后的李郎告訴劉春自己也喜歡華子多時,但現在他無法向華子開口。劉春聽后陷入兩難境地。

  孟星看到父親的通緝令猶如晴天霹靂,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何仙姑得知老孟被通緝后,心知孟星的契約是贖不回來了。她便想借春福堂慶典之際,讓孟星服侍春風得意的馬副局長。

  劉春的姐姐劉茹和丈夫汪海城開了一家裁縫店,因夫妻倆愛財如命,裁縫店面臨虧損。各種催債的找上門,哄搶店里的東西。劉茹聽說劉春拿了人販金條被撤職回來,她急忙來找劉春借錢。

  可不管劉春怎樣解釋劉茹就是不信,她只好拿起一把土槍帶著劉春來到店里。看著一屋子哄搶的人,劉茹逼弟弟將錢拿出來,可劉春拿不出錢,被逼急的劉茹看著被搶的店鋪,大吼一聲,當眾開了一槍。眾人像受驚的鳥一樣更是群情激奮,劉春被眼前的局面搞懵了。

  張桂花為護女兒,被人打傷暈了過去。劉春如夢初醒,忙護住母親。張桂花醒來,狠狠打了劉茹一巴掌,她用自己的名聲擔保,將來替女兒把錢還給街坊們,眾人才肯散去。

  李環山讓李郎跟著方小四,到民團做團副。實際上方小四勾結財主帶著李郎還有一些兄弟,到百姓家一通搶砸,李郎站在一旁不知所措。他走在街上,看著百姓對他投來的鄙視目光,對民團欺凌鄉民的行為極其厭惡。他回到家和父親大吵一架,辭去了民團的工作。

  老孟看著與孟星的合影,後悔當初踏上這一行,但為了能救出女兒,他鼓起勇氣答應了老黃變臉。

  蘇柳一直掛念著孟星,她向師兄于得水借錢,想把孟星贖出來。自從老孟被通緝后,于得水對蘇柳起了色心,百般刁難她。

第5集

  馬局長擔心劉春和李郎會對他造成威脅,便請老黃務必將這兩人斬草除根,以免夜長夢多。文叔受老黃委託,花重金請來穎城斧頭幫,讓他們將劉春和李郎解決了。

  劉春這時正苦於找工作,因為謠言沒人願雇傭他。在父親的墳前,劉春從母親口中得知父親死因真相,也是因為這隻「虎食人卣」。二十年前父親在陵園看墓地,遇到一個偷「虎食人卣」的盜墓賊,為保護國寶,在與盜墓賊的搏鬥中犧牲了。劉春發誓一定要抓到老孟,替爹報仇。

  這時王秋華來到墓地,她回到下鎮令張桂花和劉春大感意外。劉春知道她是為了自己放棄在穎城任教,劉春此時接受不了王秋華對他的愛,這讓華子倍感意外。

  李三如願以償當上了隊副,邱局長追問是不是他拿到老孟的箱子,先前激動的李三變得誠惶誠恐,心虛地承認自己先發現的箱子。

  馬副局長如約來到春福堂,這個五十多歲的矮胖男人穿著長袍馬掛,有種迎娶新娘做新郎的架勢。何仙姑在酒桌上極近風情的捧著馬副局長,酒席散去,馬副局長色迷迷的撞開了孟星的房門。

  看到花容月貌的孟星,他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朝孟星撲來。孟星拿出早已準備好的剪刀朝馬副局長下體剪去。只聽他一聲尖叫,疼的捂住褲襠滿地打滾。

  馬副局長被趕來的司機送到醫院,而孟星捅了大簍子,被何仙姑五花大綁的推進柴房。

  劉春在街角遇到了喝醉酒的李郎,兩個同病相憐的人抱頭痛哭。突然一把斧頭飛向兩人,斧頭幫的人舉著斧頭喊叫著,朝兩人追來。

  劉春李郎反應過來,躲閃著斧頭,不時痛擊殺手被逼到河上。李郎被追來的殺手砍中手臂,兩人見走投無路跳進河中,保住了性命。

  一艘漁船上的老翁和他的孫子發現了在河中呼救的劉李二人,將他們救起。

  老孟的臉上纏滿紗布,只露出一雙眼睛。他擺弄著一個寫著張一水的簡易身份證。從這天起他就是張一水了。

  老黃來看望孟凡平,可老孟面對著人不人鬼不鬼的自己,他想金盆洗手,一心回去贖女兒。但此刻他已經被老黃掌控,由不得他說不干。

  羅瘸子將一包藥粉給老孟喝下,老孟的聲音也變了。他被老黃軟禁在房間里。直到他答應交出國寶「虎食人卣」。

  船艙里,李郎的傷好了一些,劉春照顧他喝魚湯。他們看著魚湯想起抓捕老孟那晚喝的也是魚湯,他們懷疑是有人陷害。回下鎮后又被人追殺,除了潛逃的老孟,對自己這麼了解的就是局裡人,他們把懷疑目標鎖定在一直想當隊副的李三身上。

  下鎮他們是回不去了,於是劉春和李郎決定回到穎城順藤摸瓜,抓到孟凡平,給文哥報仇、還兩人清白。

第6集

  劉春李郎托船夫的孫子給家裡捎個信,告別了船夫后,他們合計著首要任務是借槍,於是李郎想起了在春福堂的干姐何仙姑。

  老孟夢到孟星在春福堂的柴房被人毆打,孟星凄厲地喊著爸爸。他從夢中驚醒,擔心女兒的安危,他一刻也不想多呆,不管以什麼方式回去,他都要見到女兒,於是他決定重返穎城。

  馬副局長檢查完身體,並不嚴重。他以孟星是通緝犯老孟女兒為名,下令將孟星帶回家,準備將她納妾。

  何仙姑正在教訓孟星,李三來到春福堂要強行把她帶到馬府。這時劉春和李郎也來到春福堂,遇見楊越舉著菜刀來救孟星。李三剛給孟星鬆綁,孟星便乘機逃出了春福堂,她誤把李郎當成了楊越,拉著李郎往外跑。

  孟星發現拉的人不是楊越,她不顧李郎反對要回去救楊越,被趕上來的李三等人抓走。

  劉春為防止李三發現他們,將李郎掩護走。兩人來到春福堂,李郎要找的人正是何仙姑。因為李郎曾在幾年救過何仙姑一命,何仙姑一直把李郎當做弟弟看待,更不相信李郎拿了人販金條。

  李郎提出向何仙姑接槍,仙姑二話不說拿出一把勃朗寧手槍給他,並告訴他剛逃出的女子「鳳仙」就是老孟的女兒,名叫孟星,讓劉二人大吃一驚。

  楊越找到蘇柳,讓她幫忙把孟星救出來。老孟不在身邊,蘇柳只好竭盡全力的救孟星。她急中生智,讓楊越到報社曝光馬副局長的醜事,自己利用戲班排演一出現代戲《血染春福堂》。

  孟星被帶到了馬家,馬太太堅決不同意馬副局納妾,孟星也以死相逼。可馬副局態度強硬,他勒令帶馬太太回娘家,馬太太嚇的沒了脾氣。

  李郎劉春借到槍,兩人商量當務之急是去找李三,問清抓捕當晚的經過。

  兩人半夜在警局截住李三,將他帶到一個舊倉庫,質問他是否在湯里下藥,李三裝傻不承認,並造謠說看見王福貴進過廚房。劉春李郎見李三死不認賬,將他送回警局。

  楊越帶記者觀看了蘇柳上演的《血染春福堂》反應熱烈,並帶記者到警局要求採訪馬副局長,釋放女學生。

  邱局長聽聞此事,到馬副局家,趕上孟星從樓上跳下來。邱局命馬副局找醫生給孟星看病,送回春福堂,馬副局只好照辦。

  劉茹帶來劉春的平安信,王秋華和張桂花才放下心。但華子心中掛念劉春,她決定去穎城找劉春。

  .

第7集

  蘇柳和楊越送受傷的孟星回來,孟星感謝蘇柳,但她從心裡還是接受不了蘇柳,因為一看到她就想起幼年拋棄自己的母親。易容成張一水的老孟回到穎城,他來到春福堂看著孟星的房間還亮著燈,淚流滿面。

  張一水為了能每天看到女兒,在春福堂旁租了一間房,不管有多危險他都要在女兒身邊保護她。

  馬副局長回到警局,李三將劉春李郎回到穎城的事告訴他。馬副局命李三將劉李二人斬草除根,並嚴加看好孟星。

  劉春和李郎找了份拉車的工作,兩人決定一邊拉車一邊找老孟。華子來到穎城,因為找不到劉春,她在報紙上登了尋人啟事。約劉春在花園門前見面。

  于得水趁幫蘇柳排演《血染春福堂》向蘇柳邀功,蘇柳無奈只好答應給於得水做頓晚飯。張一水躲在暗處看到這一切,他恨于得水,並想快點湊齊贖金。

  李郎在報紙上看到王秋華的啟示,心中驚喜又有些失落。他將消息告訴劉春,但劉春拒絕見華子,他告訴李郎只把華子當做妹妹。李郎聽劉春這麼說,欣然的替劉春去見華子。李三也從報紙上看到了王秋華的尋人啟事,決定去暗殺兩人。

  王秋華在花園滿心期盼地等著劉春,卻等來拿著花的李郎。潛伏的殺手躍出,在遠處的劉春看到殺手,朝李郎大喊小心。王秋華為掩護李郎,手臂被子彈擦傷。

  劉春和李郎帶著受傷的華子,躲過了殺手的追殺。

  兩人將華子送到醫院,李郎回想著華子為他擋槍深受感動。他終於向王秋華表白,並告訴華子,劉春只把她當做妹妹。華子深愛著劉春,她不相信李郎所說的,傷心的哭起來。

  李郎把劉春叫到一旁,責備劉春傷了華子的心。劉春也很痛苦,他覺得自己就是老孟的犧牲品,他不配追求秋華子。並告訴李郎,他的父親也是被盜墓賊害死的,老孟很有可能就是當年的兇手。於是兩人發誓一定要抓到老孟,解開心底被老孟掌控的陰影。

  李三刺殺行動失敗,他帶人到穎城的醫院去搜查劉春李郎的下落,邱局長此時找到馬副局長,他懷疑案發當天 第一個找到「虎食人卣」的李三,可能將國寶調包,命馬局下令將李三抓回審問。

  李三已經查到了王秋華所在的醫院,劉春等人發現李三從醫院後門逃走。

第8集

  沒等李三找到劉李,就被馬副局長帶來的人抓回去。他和馬副局長裡應外合,解除了邱局長的懷疑將李三釋放。

  易容后的張一水走進了自己的戲班,看門的老王誤以為是孟班主回來,但定睛一看才發現不是。張一水躲在門后,看見於得水糾纏著蘇柳,他想趁老孟不在,將蘇柳佔為己有。蘇柳想掙脫但沒有力氣,此時張一水出現在門口,蘇柳和于得水看著張一水驚呆了,但張一水只借口想請戲班子,便轉身走了。

  蘇柳、于得水回過神來,卻已找不到張一水,只是在心裡驚嘆太像老孟了。

  羅瘸子找到了張一水租住的房子,但並沒有驚動他。張一水知道老黃的人一定不會放過那件國寶的。

  劉春和李郎勸說王秋華回下鎮,華子不情願地答應了。他們依舊一邊拉車一邊尋找老孟的線索。一日兩人拉車,見有個乞丐被地痞追打,便見義勇為地救下乞丐。乞丐卻掏出匕首刺向兩人,劉春李郎奮力抵抗,隨後斧頭幫的人向劉李撲來,兩人躲開追殺,但車子已被砍得面目全非。

  他們向車行老闆交不了差,只得想辦法掙錢陪車。

  劉春和李郎在碼頭干起搬運工,他們從搬運工口中得知馬副局長將要邀請警局的人參加他兒子的周歲生日。兩人合計可以去調查是誰將自己的行蹤透露給斧頭幫的。

  張一水來到墓地,他將一處偽裝的墓碑打開,把藏在裡面的真「虎食人卣」取出來,他覺得這裡已經不安全。悄悄帶著國寶來到下鎮的劉春家。

  此時在屋裡,張桂花正商量劉春和華子的婚事。劉茹卻覺得華子嫁給鎮長家的李郎好,被張桂花教訓了一番。

  張一水在劉家院子的豬圈旁將「虎食人卣」埋進去。他覺得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即使被抓也要將劉春拖下水。

  張桂花到穎城找劉春,要說服兒子娶王秋華。而劉茹卻偷偷來到李郎家,她找到宋婷,想給李郎和華子保媒拉線。宋婷也知道李郎喜歡華子,劉茹主動上門提親,讓宋婷喜出望外,立馬答應下來。將定親的禮金交給劉茹,劉茹欣喜的拿過錢,答應下了親事。她拿著這些錢財大氣粗地給自己的夥計發著工錢。

  張一水回到家中,有人從門縫塞了張紙條,約他帶貨相見。張一水知道一定是老黃的人找到了自己,凶狠地將匕首插在桌上。

  張桂花來到穎城,命劉春回去和華子結婚。這可難為了劉春,他雖然愛著華子,但此刻他要抓老孟,他無法給華子幸福,他絕望地走出了家門。

第9集

  羅瘸子帶手下來見張一水,卻發現張一水帶來的國寶是假的。張一水威脅羅瘸子,讓他轉告老黃想要國寶,就先拿兩萬訂金否則免談。

  張桂花看勸不動倔強的兒子,便以死相逼,劉春無奈只好答應娶華子。李郎聽到劉春要回下鎮結婚心裡不是滋味,也為劉春不守諾言而氣憤,但他還是原諒了好兄弟劉春。他要求在結婚當日,以華子哥哥的身份背華子進劉家。華子欣然同意。

  張桂花帶著李郎等人回到下鎮,華子的不辭而別讓唐曉霞誤以為她出事了,便到警局報案。正巧碰到李三,得到劉春要結婚的消息,馬副局長命他立即到下鎮將兩人除掉。

  孟星生日,張一水在窗口望著女兒,他下決心要將孟星贖出來,每天為她過生日。楊越浪漫地在孟星窗下擺著蠟燭為她唱生日歌,孟星很感動,楊越卻被何仙姑趕跑,她盤算著在孟星生日當天利用孟星大賺一筆。

  李郎回到家,宋婷瞞著兒子幫他準備和華子的婚禮。李郎看見父母穿著喜服覺得蹊蹺,但李環山支吾著就是不說。

  劉茹逼問劉春是不是打算娶華子,劉春告訴姐姐現在只把華子當做妹妹看。劉茹借機告訴劉春,娶華子的人不是他而是李郎。劉春愣在那裡。

  李郎回房間,方小四獻媚地來恭喜他要娶華子了。李郎覺得不可理喻急忙跑出家。

  此時,只有張桂花和王秋華還蒙在鼓裡,華子穿了一身中西合璧的喜服,張桂花給她梳著頭。兩人都盼著這一天的到來,流下了幸福的眼淚。華子告訴張桂花,劉春就這她這輩子要嫁的人。

  劉春把王秋華約出來,他鄭重地告訴華子,從沒有愛過她,一直把她當妹妹。李郎真心喜歡她,她應該嫁給李郎。此時,李鎮長的迎親隊已經到門口。華子不相信劉春說的是真心話,她委屈地跑出家門。

  劉茹見事情已經兜不住告訴了母親,她擅自做主將華子許給了李郎。

  張桂花氣憤的扇了劉茹一巴掌,李郎也跑來向華子解釋。劉家亂作一團,而在不遠處,文叔和黑衣人正看著這一切。

  面對父親的逼婚,李郎掏出槍,逼父親取消婚事。李環山無耐只好撤走了迎親隊。王秋華跑到河邊哭泣,傻姑也跟到了河邊,看著華子傻笑。這時,文叔和黑衣人出現欲綁架二人,傻姑掙扎被心狠手辣的黑衣人殺死,帶走了王秋華。

  .

第10集

  宋婷見兒子的婚沒結成,愚昧地找來丫鬟要李郎為李家留後再去抓逃犯,李郎接受不了,從窗逃了出去。

  李郎來到劉春家,劉春正在為華子的失蹤而著急。兩人在門口發現一封信,約他們到某地見華子。李郎帶上方小四等幾個手下一起去救華子。

  劉春走進會面地點,而文叔和黑衣人帶著王秋華,躲在草叢裡盯著劉春。劉春發現了房樑上一具披頭散髮的屍體,誤以為是王秋華,他哭嚎著撲過去抱下屍體,看清了屍體的臉是傻姑。這時李郎帶人趕到,四處尋找著華子。

  文叔見有民兵跟來,準備要撤,但王秋華用手中的瓦片將繩子割斷,掙扎著欲逃走,卻被文叔拽住用槍頂著。

  劉春用槍打傷文叔的手,文叔落荒而逃,李郎將黑衣人制服救出了華子。劉春終於抑制不住將心裡對華子的愛告訴了她,兩人相擁在一起。

  劉春和李郎從抓捕的黑衣人處得知,原來要暗殺他們的是蓮城的黃爺,而他們的線索是警局中黃爺的密線提供的。但並不知道此人是誰。而孟凡平 第一次交易的國寶是假的,他現在已經回到穎城。

  兩人為找到了老孟的線索和查到警局有內鬼而振奮,劉春決定和華子成親之後,就和李郎押著黑衣人見邱局長。

  劉春和王秋華的婚禮沒有邀請賓客,劉春愧疚地向華子承諾,等抓到老孟后一定為華子舉辦一場婚禮。劉春把家交給了華子,和李郎押著黑衣人踏上了去穎城的路。

  于得水借給蘇柳一千塊錢,但要求蘇柳為他親手做一頓飯,蘇柳只好同意。

  孟星生日當天何仙姑為孟星做了一碗長壽麵,引眾客人出價購買。孟星從房間出來卻看到桌前不知被誰放了一串糖葫蘆,這是老孟在孟星每次過生日時,都為她準備的禮物。孟星有些恍惚的下了樓。

  客人們紛紛出價要買這碗長壽麵,卻被角落裡的張一水用兩百元的高價買走。孟星看到張一水驚訝地以為是父親,但看長相和聲音卻又不像。

  何仙姑看到有這麼大方的客人,上前詢問張一水對這碗面有什麼吃法。而張一水只是請孟星將長壽麵吃了,孟星一邊吃著面一邊忍不住流淚,而張一水面對著女兒卻不能相認,心中也是百感交集。

  蘇柳來找何仙姑,將借來的一千元錢給她,央求蘇柳再延期十天。

  張一水來赴羅瘸子的約,帶給他事先要的錢。並想問出國寶的藏匿之處,但張一水並不打算告訴他,因為他知道如果透露國寶下落,他的性命難保,更別說救女兒了。

  張一水來到于得水家門前,聽到屋裡蘇柳和于得水的對話。蘇柳為于得水做好了飯,而於得水故意將酒灑在蘇柳胸前,借機調戲蘇柳要她和自己好,蘇柳氣憤的拒絕了。躲在一旁的張一水憤恨地將匕首XX了牆縫裡。

  劉春和李郎押著黑衣人來到穎城。兩人將邱局長約到倉庫見面。邱局長從黑衣人處得到了警局內鬼和老黃的接頭地點,並對劉李這次立功大為肯定。作為立功獎勵,也為了避免引起內鬼懷疑,邱局只好先批准一人回警局。李郎將這一難得的名額讓給了劉春,自己在外面協助劉春抓老孟。

  劉春重回警局,並抓到老黃的手下,令馬副局長倒吸一口涼氣。膽小的李三亂了方寸,他擔心黑衣人會將他與馬副局長的身份暴露,馬副局長下令要將此人滅口。

  經黑衣人招供,警局內鬼和老黃手下人的聯繫地點在悅祥茶葉鋪。邱局長安排劉春帶人埋伏在茶葉鋪,抓住內鬼。

第11集

  李郎在街頭漫無目的尋找著老孟,他誤將一路人的背影看成老孟將其撲倒。路人不依不饒訛上了李郎,李郎無奈只好賠了兩塊大洋。

  曾出手救過孟星的保安團黃連長來到春福堂見孟星,他色迷迷地說看上了孟星,想讓孟星做他老婆。孟星堅信父親會來救自己,但黃連長不由分說,要晚上到孟星的窗下來接孟星逃跑,說著要非禮她,孟星抓起盤子將黃連長砸傷。黃連長捂住受傷的頭,威脅孟星,要不跟他走就將春福堂全都燒了。孟星此刻無助的想起父親,流下了淚水。

  張一水在屋中用望遠鏡看著這一切,他發誓定饒不了黃連長。

  何仙姑為李郎在春福堂旁開了間雜貨鋪,一方面可以掙些生活費,一方面可以方便尋找老孟。她告訴李郎,孟星的契約眼看就要到期了,李郎欣喜的讓何仙姑把孟星的契約退後些日子,可以利用孟星讓老孟現身。

  何仙姑帶來孟星讓李郎認識,李郎認出孟星就是那天從春福堂逃出來的人,他後悔當初多管閑事,而孟星並不知道李郎為了來抓自己的父親。

  張一水在春福堂旁邊的燒餅攤處,碰到孟星出來買燒餅,他得知孟星為了贖自己買燒餅都不捨得放肉。張一水靈機一動,買下了這個燒餅攤,這樣就可以名正言順的靠近女兒了。

  李郎的雜貨鋪開張,趕上張一水搭起了燒餅攤。李郎看到張一水,腦中立馬閃現出老孟的身影。他大喊一聲「老孟」,上前將張一水抓住。張一水吃了一驚,拚命掙扎。李郎一看此人張的並不像老孟。

  但張一水認出了李郎正是抓捕自己的警察,他定了定神,質問李郎憑什麼抓自己,讓他拿出警察證。李郎拿不出來,張一水怕事情鬧大,暴露身份便放過了李郎。

  張一水回到家驚魂未定,他知道抓捕自己的這兩個警察是不會放過他的,但他為了女兒不能逃走,於是拿出了刀以便防身。

  夜晚黃連長鬼祟地來到孟星窗下,他扛著梯子欲爬上樓,張一水出現用繩子狠狠將黃連長勒死後逃走了。

  羅瘸子如約到茶葉鋪見李三,通知他要將關押的黑衣人滅口。正在這時,劉春帶著警察沖了茶莊。羅瘸子跑掉,李三卻無法逃脫。面對劉春的質問,李三謊稱為馬副局長來買茶葉,但還是被劉春押回了警局。

  馬副局長正邀請邱局參加他兒子的周歲慶典,劉春帶著李三進來,面對著邱局長的質問,馬局替李三開脫了罪名。

  馬副局長盤算著正好利用給兒子辦酒席的機會,警局人手不足趁機將牢里的犯人滅口,又能嫁禍給劉春。

  劉春回到住處,告訴李郎在春福堂門口誤將一個叫張一水的人當成老孟擒住,此人神似老孟難怪會認錯。兩人分析老孟為了女兒遲早會在穎城出現。

第12集

  邱局長和眾警員開會,黑衣人交待了羅瘸子以及販賣文物組織的一些資料,邱局長決定密切關注羅瘸子的活動,等待老孟的出現。而被關押的黑衣人要求邱局長,保護好他的家人以及給他一筆錢后,便供出警局內鬼的資料。邱局長批准了條件,大家都等著內鬼浮出水面。

  李郎的店鋪開張,孟星從春福堂出來看熱鬧卻被何仙姑的手下架了回去。張一水看到女兒這般境遇,失望地收攤回家。李郎跟蹤張一水到了他的住處。

  邱局長和劉春部署監獄的警力,保護好黑衣人,必將內鬼來個瓮中捉鱉。

  馬副局長家的聚會熱鬧的開始了,劉春緊盯著李三、王富貴等人。李三借上廁所的機會從後門溜走,搭車趕到警局。他戴上了事先做好的劉春面具,將看守打暈用槍將監獄里埋伏的警員以及黑衣人打死。並和被關押的茶莊老闆串通好,讓他們認准行兇的人就是劉春,隨後和前來接應的文叔等人逃走。

  李郎來到張一水的老家,調查到真有張一水此人,並且和相貌都對應上,這讓李郎又失去了線索。

  李三前腳趕到馬副局長家,後腳警局的人趕來通報黑衣人被殺,有人指認是劉春所為,要將劉春逮捕。馬副局長順勢栽贓劉春就是內鬼。但劉春一直在馬局家這是大家親眼所見。劉春覺得一定是有人戴了面具冒充自己行兇,一定要將此人抓住,而在穎城會做面具的只有鬼臉劉,邱局長吩咐將鬼臉劉抓起來。

  劉春等人來到面具店,鬼臉劉一家已被馬副局長安排的人殺害,但他找到了做自己臉用的模子和他的照片。

  馬副局長決定改變計劃,他要李三和劉春、李郎交朋友,他們也趁機給自己留條後路。

  羅瘸子再次約張一水見面,他催促張一水交出藏寶的地址,自己可以去取國寶,但老謀深算的張一水明白,國寶就是他的命,只要國寶在他就是安全的。所以他絕不肯將藏寶的地點告訴羅瘸子。

  而張一水發現李郎最近一直在暗中跟蹤他,他一定要提高警惕,防著這個警察。

  .

第13集

  馬副局長約劉春到飯店,假意對劉春信任,告訴他老孟父親的墳被動過,懷疑國寶可能就藏在裡面。劉春雖然懷疑馬副局的動機,但急於想調查清楚,帶著李郎去墓地。

  羅瘸子和手下跟蹤張一水來到一處墳前,張一水知道羅瘸子在監視自己,他從墳里拿出一個罐子,羅瘸子誤以為是國寶撲了上去,發現只是骨灰,知道又被張一水耍了。

  他們發現不遠處走來的劉春李郎,羅瘸子急忙掩護張一水逃下山,劉李將羅瘸子制服,看到張逃跑的背影,李郎想到燒餅攤的張一水也穿這樣一件衣服。羅瘸子謊稱自己是盜墓賊,在這裡只挖出個骨灰盒。劉李看到他們拿的並不是國寶,將其放了。

  兩人回到雜貨鋪,看著不遠處的張一水。張一水知道自己肯定被懷疑,主動到李郎店里套近乎,劉春借機說在墳地看到了他。張一水笑說連李郎也把別人誤以為是他不足為奇。

  何仙姑進了一批美國牛肉罐頭來找李郎,她認出了張一水就是買孟星長壽麵的人。劉春和李郎疑惑地看著他。

  劉春回房間不停想著張一水,他在春福堂門口賣燒餅,又正好住在春福堂旁邊,既然有人假扮他劉春,那這個老孟可不可能扮成這個張一水呢?

  兩人想起追捕老孟時,被李郎打傷了右腿。李郎想出個辦法,可以驗明張一水的腿是否有槍傷。他拿著豆漿來到張一水燒餅攤旁,故意將豆漿撒在張的右腿上,想趁機掀起他的褲角,被張一水謹慎躲閃開。

  此舉給張一水提了個醒,他雖然將臉易容,但忽視了腿上的槍傷。他立即找到一個醫生將傷疤恢復好。

  劉李為了調查張一水的身份,租下了張一水旁邊的房子,張一水回家看到劉春和李郎一愣,知道他們是來監視自己的,於是張一水花錢雇了幾個打手,謊稱吃了李郎店里的牛肉罐頭后中毒,借機到店里亂砸一氣。李三聞訊趕來看到有人砸李郎的場子,得勢似的要將李郎帶回警局審問。此時何仙姑趕來,替李郎去警局擺平了李三。

  孟星在芳姑的監護下,買了兩個燒餅給李郎送了去。李郎沒好氣的告訴她,自己守在這裡就是為了利用她抓住她的父親。老孟是犯人,是兇手。孟星生氣的跑走了。

  劉李在家啃著窩頭,王秋華來到穎城找他們,讓劉春很意外,李郎找借口離開,讓這對新婚燕兒獨處。

  李郎心情低落的到何仙姑那喝酒,何仙姑安排孟星看著喝醉的李郎,李郎酒醉中把孟星當成了王秋華,抱著孟星昏睡過去,孟星心裡對李郎的情感變的複雜。

  文叔來到春福堂,他拿出一顆地雷放到了何仙姑桌上,勒令讓孟星契約到期后立馬接客,否則將春福堂炸毀。何仙姑嚇的瑟瑟發抖。

第14集

  何仙姑被文叔恐嚇后,慌忙去找蘇柳,將孟星延期的錢退還給她。蘇柳為沒能保護孟星而自責。她把錢還給於得水,但于得水卻趁機將門反鎖,欲強吻蘇柳,被蘇柳用隨手抓來的刀劃破脖子,慌忙跑了出去。

  這時,窺探了一切的張一水找到蘇柳,他不能容忍蘇柳再受到于得水的欺辱,告訴蘇柳自己就是孟凡平。

  蘇柳聽張一水回憶著兩人的過去,她相信了眼前這個陌生的面孔就是老孟,但她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張一水告訴蘇柳,孟凡平已經死了,讓她改口叫自己張一水。兩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孟星得知自己被人威脅過期不能贖身,她期盼著父親能夠來救她。

  張一水的腿上的傷疤已經完全看不出來,但他咬著牙將燒開的水澆在了槍傷的部位,張一水疼的顫抖著,他再一次用紗布將右腿包紮好,他要和劉春、李郎斗到底。

  劉李這幾天沒見到張一水出攤,於是兩人決定去找他。張一水正在院子里洗衣服,右腿纏著紗布高高挽起。劉春看到張一水的右腿,立馬上前按住他,將紗布揭開,卻看到了燙傷的水泡。

  張一水見兩人上當,叫嚷著警察欺負人、處處針對他。劉春李郎覺得理虧向他道歉,張一水要求兩人立刻搬出去,要不就去警局報案。劉李無奈只好搬走。劉春覺得要是一味找老孟,反而不會現身,要從長計議。

  張一水知道此刻不能用「虎食人卣」和黃老換錢,他為了給孟星籌贖金想出了一箭雙鵰的辦法。他買了兩把槍和一些炸藥,喬裝打扮後來到萬喜隆錢莊打劫。他劫走了櫃檯的幾千元錢,並告訴眾人自己是劫富濟貧的「穎城大俠李郎」。

  隨後,李三接到報警將李郎帶到了警局,但李郎絕不承認自己劫持錢莊。邱局長和劉春及時趕來,擔保李郎不是兇手,將他放了出去。

  劉春回家,華子做了飯等他回來,兩人吃飯時華子噁心乾嘔,她斷定自己懷孕了,要做父親的劉春高興地叫起來。而李郎頭纏紗布失落地在酒館喝的大醉,他還喜歡著華子,在桌子上寫了一個「華」字。

  孟星的贖期馬上就要到了,張一水半夜起來,看著熟睡的蘇柳,他帶上手槍目光猙獰的溜了出去。

  文叔來到春福堂,點名要見孟星。而酒醉的劉春也來到春福堂,他得知孟星要開始接客生氣地上樓,要去找孟星。李郎衝進屋子,看到文叔正要調戲孟星,他借著酒勁喝斥文叔放了孟星,文叔不從兩人大打出手。李郎年輕氣盛騎在文叔身上拳腳相加。

  文叔惱羞成怒,掏槍XX向李郎,孟星見狀擋在李郎身前,子彈擊中孟星獻血頓時湧出來。李郎扶起孟星,也被文叔擊中了胳膊。

  何仙姑聽到槍聲進屋,和趕來的楊越上前抱緊文叔,將他推了出去。文叔叫嚷著走了。孟星被眾人送到醫院。

第15集

  蘇柳和劉春得到春福堂出事的消息后趕忙去了醫院,劉春碰見了趕來的蘇柳,他回頭看了一眼蘇柳。楊越蹲在地上為孟星擔心,劉春過來安慰他。楊越認出這人就是和李郎監視孟星的人。

  張一水來到劉春住處,遇到了王秋華,他用槍威脅華子,讓她代筆給劉春捎個信以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否則就殺你和姓李的全家。說完便走了。

  蘇柳來找于得水借錢給孟星湊手術費,于得水卻耍無賴不借,蘇柳無奈回到醫院,楊越告訴她,劉春已經做擔保,三日內交齊手術費就好。

  孟星的子彈沒有涉及要害,子彈被取出來脫離了危險,他回到家發現被捆的華子,他急忙救下華子,看到老孟的口信他氣的臉色發白。

  張一水並不知道孟星受傷,他照常賣燒餅卻不見女兒的身影。便拉住芳姑詢問,芳姑告訴他孟星被打傷住院,張一水呆站在那裡。

  孟星蘇醒后執意要出院,被護士勸住。張一水悄悄來到醫院,找到了孟星的病房,躲在一邊觀察著房間的動靜。

  羅瘸子手下將墳山上姓孟的墳都打開看了一遍,在一處空墳發現張一水動過手腳,一定是將國寶轉移走了。羅瘸子命兩人繼續監視張一水,務必找到國寶的下落。

  張一水壓低帽子來到外科主任辦公室,掏出槍態度蠻橫地詢問孟星的狀況,得知並無大礙后逃走。劉春來找醫生得知有人持槍來詢問孟星的病情,他確定這人一定是老孟。

  與此同時,劉春和李郎更擔心文叔會不會再來報復孟星,看來線索一點點明朗了,老孟就要浮出水面了。

  張一水來到羅瘸子住處,讓羅瘸子警告老黃,不要再讓文叔逼孟星接客,否則大家都不會好過。

  .

第16集

  楊越帶著補品來醫院看望孟星,但孟星卻不理睬楊越,她對楊越的態度變得冷淡,勸他不要再對自己這麼好。

  張一水和文物買家老陸商議要將「虎食人卣」脫手,老陸爽快地答應下來。

  張一水悄悄來到醫院看望孟星,被劉春誤以為老孟逮個正著。他為了消除劉春對自己的懷疑,謊稱劉春又針對他,在醫院大吵大鬧。孟星路過幫助劉春解圍,張一水這才罷休,但張一水還是引起了劉春的懷疑。

  羅瘸子的兩個手下也跟蹤張一水來到醫院,他們警告張不要耍心眼儘快交出國寶,否則拿孟星開刀。

  馬副局長擔心老黃如果得到國寶,一定開溜,自己什麼也得不到。他告訴李三,不如「幫助」劉春、李郎幹掉老孟,將國寶獻給蔣委員長,就可以擠掉邱局,李三也就能當上副局。

  王秋華要回下鎮,李郎不顧劉春反對,帶傷一起來送華子,華子將攢的幾個月工資都給了劉春,和丈夫惜別。劉春答應華子一定抓到老孟,如果抓不到就讓兒子去抓。

  劉李將注意力集中在張一水身上,他們夜晚趁張一水不防,將他擊暈查看他的樣貌,但並沒發現異樣,便失望的走了。醒過來的張一水雖不知是誰暗害自己,但他要主動出擊了。

  張一水化妝成仙風道骨的樣子,來到一戶辦喪的大戶人家,打聽到是黃老爺的兒子過世。張一水告訴府中的黃老太爺,今年命犯太歲百事不順。若是去廟中求一塊龍鳳玉佩便可避太歲。但家中孫子還是難逃血光之災。如想避禍,要將穎城的兩個名叫劉春、李郎的人拘束在黃宅西北方滿一百日,定可除去血災。

  黃老太爺喪子只剩一孫,為保香火只好照做。

  半夜,劉春、李郎被一夥蒙面人綁架裝進麻袋里,被帶到一處偏遠的採石場。石場看守疤臉,叫兩人去抬石頭。而劉李並不知是得罪了誰,無緣無故被帶到這地方。劉李趁機用石頭砸斷鐵鏈制服了疤臉,逼他交待了是上河鎮黃老財主指使的。劉春、李郎將疤臉擊暈逃了出去。

  劉李找到黃老爺家,逼黃老爺說出是一個算命先生出的主意。兩人判斷此人極有可能是老孟假扮的。

  李郎來到病房看望孟星,孟星知道李郎是為了抓父親才接近她,所以她並不領情將李郎趕出了病房。

  李三找到劉春,向他透露老孟要去找文物販子交貨的線索,劉春和李郎雖懷疑李三的動機,但有關老孟的一切線索對他們來說都是寶貴的。

  張一水擔心劉春李郎妨礙他將國寶出手,狠下心趁兩人睡著用煤油將房子點著,幸好劉李從大火中逃脫才逃過此劫。

第17集

  一水提著箱子和老梁交易,被暗中盯梢的羅瘸子破壞,羅瘸子打死老梁將皮箱搶走,卻發現又是假貨,氣憤的羅瘸子對張一水一頓拳打腳踢,將槍頂在張一水頭上。

  羅瘸子威脅張一水不講信義,黃老會將他的身份告訴穎城警方。羅瘸子欲將一箱錢獨吞,張一水索性將箱子燒毀,他的東西誰也別想拿走。氣憤的羅瘸子打了張一頓,警告他乖乖和黃老合作。

  劉春將黃老太爺帶到警局認人,馬副局長暗示黃老太爺要想保住全家性命不得指認兇手。

  張一水被劉春強制帶到警局,孟星阻攔李郎抓人,李郎告訴她,懷疑張一水就是老孟,帶他回去指認。孟星聽了李郎的話驚呆了,於是她回想每次去買燒餅,張一水都會給她多放肉,還有為她買的長壽麵,她心中一驚,難道這個張一水真是父親嗎?

  劉春將張一水打扮成算命先生的樣子,黃爺認出了張一水,但迫於安慰矢口否認他就是算命先生。劉春無奈只好將張一水放走。

  孟星對何仙姑謊稱打算告訴蘇柳放棄贖身,何仙姑大喜放孟星離開春福堂。孟星找到蘇柳,質問她張一水是不是父親,蘇柳擔心她會做傻事,否認了。

  孟星絕望地對蘇柳說,如果到期父親不能將她贖出來,就請蘇柳給她一瓶砒霜,以死示清白,蘇姨就可以沒有後顧地和父親在一起了。

  孟星改變了對蘇柳的看法,只要蘇能陪父親走完後半生,她便安心了。蘇柳含淚答應了孟星的要求。

  李郎得知張一水被安然無恙的放出來后,仔細分析張一水的臉,他向劉春借錢到戲園子研究變臉。

  孟星回到春福堂,正巧碰見張一水在門口,她上前喊了聲爸爸,張一水心裡一陣顫動,但他穩住了情緒,否認是孟星的父親,但他何嘗不想承認呢。孟星含淚告訴張,不管她的父親變成什麼樣子,永遠是她深愛的父親。

  蘇柳回家告訴張一水,孟星要服毒自殺,張一水叫蘇柳帶一包麵粉穩住她,張一定想辦法救出女兒。

  馬副局長帶著李三來到黃老太爺家,他為了不留隱患,將黃老太爺一家殺死,狠心地命李三將黃老太爺的小孫子也殺死。李三心裡知道,馬副局為了自己會把知道他身份的所有人都除掉,自己也活不了多久。

  文叔威脅張一水女兒的事被老黃知道后大為惱火,他清楚一旦激怒張一水,他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為讓文叔記住教訓,命他將自己的一個手指剁了下來。

第18集

  李郎到戲院大擺鴻門宴請于得水吃飯,在酒桌上請教他除了舞台上的變臉,能否將真的臉變了摸樣。于得水清楚李郎是在問自己老孟的事,他告訴李郎曾經看過老孟的一本書,講的是一種醫術可將人的面部植皮,重新塑性。他答應李郎,打聽到老孟的下落就告訴他。

  李郎回到店鋪,因為搞排場擺闊氣,賒賬要錢的人也追了來,李郎只好答應湊夠錢還給他們。李三此時巡邏來到雜貨鋪,要幫忙擺平這些人。李郎讓他晚上一起去扛包掙錢。李三想到如今不能再為馬副局賣命,為了和劉李搞好關係,便答應下來。

  他如約來到車站,李郎見到李三真的來幫忙有些意外。李三背不了幾袋包,就體力不支癱倒在地,連累李郎踩空手也受了傷。李三過意不去,給了李郎些醫藥費。但李郎受傷不能掙錢了,離還錢時間越來越近,劉春沒辦法,只好給華子寫信讓她寄些錢過來。

  可劉茹為將賭場的丈夫救出,將華子生孩子的錢拿走,氣的張桂花捶胸頓足。

  劉茹來到賭場,將錢交給五爺,贖走了被五花大綁的汪海城。劉茹要五爺答應她,不允許汪海城再來賭場。

  華子為掙錢到劉茹的裁縫店拿了衣服去洗,因勞累暈倒在河邊被村民救起。學校校長來看望她,知道她有難處師生為她捐了些錢,華子將這些錢寄給了劉春。

  于得水來找蘇柳,逼她說出老孟的下落,揚言要報警抓他。蘇柳閉口不說,于得水無賴地逼她將借錢的利息還給他。蘇柳無奈要將房子賣掉還他錢。張一水在暗中盯著于得水,他對於得水的忍耐已經到頭了。

  張一水跟蹤于得水來到春福堂,于得水來找孟星詢問老孟的下落。

  .

第19集

  于得水恐嚇孟星,要她知道老孟的下落就告訴自己。張一水看著孟星哭泣,他不能原諒于得水霸佔戲班和他的女人,甚至還威脅孟星。

  張一水尾隨於得水到家,他亮出自己的身份,將於得水殺死並在他家搜出了貪污的一箱近十萬關金。

  劉春李郎來找于得水,發現屋門大開,于得水已經死了。兩人又趕到春福堂,何仙姑卻意外的告訴他們,孟星已經被蘇柳用錢贖走了。劉春失去了孟星這根線,他們帶著李三等警員急忙來到蘇柳家,發現蘇柳和孟星正提著包袱從家逃走。

  劉李暗中跟著蘇柳來到一個偏僻的地方,這時張一水帶著帽子出現。而羅瘸子等人也在暗中監視著張一水。

  李三暗想,如果張一水被抓,那他的身份就有可能暴露,於是李三提前開了槍,張一水發現附近有埋伏,帶著孟星蘇柳逃跑,警察和羅瘸子等人同時向張一水撲了過去。張一水見情況不妙,逃之夭夭。

  蘇柳孟星被李郎救起,孟星眼瞅著就要和父親相見,她舉目尋找著父親遁去的方向。

  張一水被羅瘸子抓住,帶到老黃處。老黃準備用苦刑逼張一水交出國寶,而張一水卻拿起一塊燒紅的木炭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燒焦的氣味充斥著房間,張一水仍對著老黃笑。被嗆得咳嗽的老黃驚訝張一水的無畏,見奈何不了他,老黃下令放了他,並安排手下盯緊孟星。

  蘇柳孟星在警局做完記錄,被保釋出獄。

  劉春和李郎來到張一水的住處,發現他已經不在,於是兩人斷定這個張一水就是老孟,只是現在他又失蹤了。

  劉李在街上遇到孟星,叮囑她要警惕蓮城老黃的手下,孟星卻不理睬兩人。劉李決定去蘇柳家保護兩人,又能等待張一水再次出現。

  楊越來到蘇柳家見到孟星,他想要孟星回學校繼續念書。這時羅瘸子悄悄闖進屋,打暈蘇柳和楊越,將孟星劫走。

  劉春李郎覺得屋內有動靜,發現孟星被劫追了出去,李郎將孟星救下,被文叔用飛刀扎傷了手臂。孟星從麻袋里出來,反而責備李郎多管閑事,她要見父親。

  李郎擔心孟星再出事,回春福堂會安全些,在李郎的勸說下何仙姑答應收留孟星。而羅瘸子也盯著孟星,只要她離開春福堂就抓她。

  劉春欲將華子寄來的錢還債,李郎知道那是準備給華子生孩子的錢,他回家向父親借錢,在賭場看到了惡習不改的汪海城,將他帶回了家。

  劉茹為了給汪海城還債已經將自己的房子賣掉,氣憤的不願再管汪海城。汪海城只好跟著李郎去穎城。

第20集

  李郎將汪海城安排到春福堂當大茶壺,汪海城到了妓院立馬來了精神,而且還能作為眼線監視著孟星。

  劉春和李郎繼續找尋張一水的下落,他們打算到蓮城老黃的地界去打聽消息,便投靠蓮城一個警局的朋友。

  當他們找到老黃的住處,發現文叔早有埋伏,兩人逃了出去。疲憊地回到雜貨鋪,劉茹聞訊丈夫在妓院當大茶壺,氣憤地來到穎城將汪海城帶走。

  馬副局長得知劉春的姐夫在穎城之後,想利用他給劉春和李郎製造麻煩。在汪海城回家的路上,被李三的手下黃毛擒住,裝在麻袋裡帶走。劉茹眼見丈夫被綁架,急忙回穎城找劉春幫忙。

  正當劉春想辦法時,黃毛冒充偵探出現,他說知道汪海城被誰綁走,但要一萬元線索費。劉茹救夫心切,決定回下鎮借錢。

  劉春和李郎雖然懷疑黃毛的身份,但為了救姐夫,兩人決定到車站抗包籌錢。劉春終因體力不支累的吐血暈倒。看著劉春這麼辛苦,李郎瞞著劉春去血站賣血換錢,劉春發現李郎瞞著他去賣血,心疼地責備他兩人流下眼淚。

  劉李決定求人不如求自己,利用警務之便尋找汪海城的下落,在一處舊工地找到了被綁架的汪海城。

  劉茹從家裡把母親帶到了穎城,張桂花因為急火攻心眼睛暫時失明,劉春要姐姐帶著姐夫回家,將母親留下來照顧她。

  劉春為了給母親醫治眼睛,向李三借錢,李三覺得這是靠近劉春李郎的絕佳時機,向馬副局長申請經費借給劉春。馬副局長答應了李三,但提醒他不要動歪心眼。

  邱局長得知劉春的母親要治眼睛,將警員們捐的錢交給劉春,令他很感動。張桂花的手術很成功,眼看著華子快要生了,張桂花勸劉春回下鎮照顧華子。

  張一水被老黃囚禁著,他為回到穎城答應和老黃交易國寶,這讓老黃喜出望外,把他放走。

第21集

  劉春回到下鎮照看華子,併到李鎮長家做客。

  張一水把羅瘸子帶到李環山家,想借鎮長之手消滅他們。被劉春發現,張一水和羅瘸子跑掉。

  華子擔心母親,她囑咐劉春還是回穎城照顧母親,這邊有劉茹照看讓他放心,只要早點把老孟抓到好給爹報仇。

  羅瘸子知道張一水再次耍了他,他假借張的筆跡給孟星捎了張紙條,約孟星在城西廢宅見面。孟星急忙赴約,盯梢的李三也跟著孟星出去。

  張一水此時也來春福堂找孟星,卻被告知孟星被人約走,他知道一定是老黃的人給孟星下套,立馬追了出去。

  孟星到約定地點,被羅瘸子和手下劫持走,躲在暗處的李三不由一驚。

  張一水收到羅瘸子的口信,孟星已被帶到蓮城,想要救出女兒只有交出國寶。張凶狠地將傳話人殺死。

  劉春來到警局,李三把孟星被劫持的事告訴他,馬副局長在門外偷聽著。李三告訴劉春,之所以把線索告訴他,連馬副局都沒說,是因為他把劉春李郎當做兄弟。希望那天槍走火的事,劉春能在邱局長面前美言幾句,這次也算將功補過。馬副局長看到李三吃裡扒外,極為惱火。

  劉李發現張一水和孟星都失蹤了,這一定和走私文物販子有關。他們找蘇柳詢問,蘇柳告訴兩人孟星很有可能是被蓮城的老黃抓去的。劉李決定去蓮城會一會老黃。

  劉春向邱局長申請帶李三前去,也可以證明他是否是內鬼。

  李三則擔心地囑咐馬副局長,一定要和老黃溝通好,動起手來千萬別傷到他。而馬副局長覺得李三已不可信,留在身邊也是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