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網 門戶 人物 查看內容

朱弁

来源:wikitw.club  2016-2-1 19:50

   

1人物簡介朱弁青年時在 朱弁[1]

太學,以詩見重於晁說之。建炎元年(1127),高宗計議遣使金國,問候被羈金國的徽、欽二帝。朱弁奮身自薦,受詔為候補修武郎、右武大夫、吉州團練使職,充當河東大金軍前通問副使,于次年正月偕同正使王倫前行。

至金國被羈五載,金主忽提出議和,要來使遣一人回奏。朱弁推讓王倫返朝,毅然說:「吾既來金國,準備一死報效朝廷,豈能僥倖先回?」要王倫把圖印留下,表示:「印即信也,願抱印以守節,死不離矣。」王倫走後,金人逼其投靠降金的偽齊劉豫,弁說:「豫國賊也,吾恨不食其肉!」金人發怒,斷其飲食。朱弁忍受飢餓,堅決不從。金人壓不能服,又以改換官職相逼,弁說:「自古兵交,使在其間,言可從從之,不可從則囚之殺之,何必易其官,吾今日有死而己!」誓不屈服,並做好捨身取義的一切準備,擇了葬身地,喝了訣別酒。金人無可奈何,遂罷勸降。至紹興十三年,宋金和議成,與洪皓、張邵始歸朝。

朱弁羈金十六載,堅貞不屈,高宗詔為「忠義守節」,有司提議論朱弁之功應晉陞數級,但秦檜專權,僅授奉議郎。紹興十四年四月病逝。其侄孫朱熹寫有《奉使直秘閣朱公行狀》(《朱文公文集》卷九十八),《宋史》即據此立傳。

2文學創作朱弁留金時所作詩歌,元好問《中州集》收入38首。內容多為反映拘囚生活,感情真摯深沉,風格纏綿婉曲,頗能動人,如《寒食》寫道:「絕域年華久,衰顏淚點新。每逢寒食節,頻夢故鄉春。」某些詩詞煉句甚見功力,如《春陰》的「詩窮莫寫愁如海,酒薄難將夢到家」,《送春》的「結就客愁雲片段,喚回鄉夢雨霏微」,略似晚唐人風調。朱熹《行狀》說他「于詩酷嗜李義山,而詞氣雍容,格力閑暇,不蹈其險怪奇澀之弊」,是中肯之論。

《曲洧舊聞》寫于留金期間,主要記述北宋太祖以來諸帝及名臣遺聞軼事,無一語及金,顯然寓有懷念故君與家國之思。其中保存了大量的文人逸事,對宋代文學的研究很有價值。書中對蔡京等有所揭露,推崇司馬光而對王安石不滿,對名臣言行記述得甚為詳細,兼有詩文與考證,亦有神怪諧謔之談。《四庫全書》將該書四卷全部收錄,稱朱弁寫《曲洧舊聞》「意在申明北宋一代興衰治亂之由,深於史事,有補實。」書中還不時回憶故國家鄉景物,寄托自己對遙遠的家鄉的思念。他寫道:「新安郡婺源境中產一種草莖,葉柔弱而不長,葉類似甘菊葉,俗呼『蔗』,今訛為『遮』字。吃起來有苦又有甘甜味。性溫、行血,尤宜產婦。煮熟揉去苦汁,產後多服之無害。因此,又叫『苦益茶』。這裡的醫家無一人知道。」

《風月堂詩話》亦作于北地,論詩推重蘇軾黃庭堅,但又反對當時「句無虛辭,必假故實;語無空字,必究所從」的詩風,提倡「用□體功夫而造老杜渾成之地」,以此為「禪家所謂更高一著」。他在詩話的序言中諧稱自己「心空洞無城府,見人雖昧生平,必以肺腑相示,言語多觸忌諱而招悔吝,所以每客至,必戒之曰:是間可談風月,舍此不談。」「復以使事,羈絆漂河,閱歷星紀,追思曩游風月之談,號風月堂詩話,歸詒子孫。」

所著《曲洧舊聞》10卷,有《叢書集成》本。《風月堂詩話》2卷,有《寶顏堂秘笈》本及《詒經堂藏書七種》本。《續骫骳說》作于晚年,亦屬雜記之書,今僅于《說郛》中見到5條,已非全本。

3宋史文載原文朱弁字少章,徽州婺源人。少穎悟,讀書日數千言。既冠,入太學,晁說之見其詩,奇之,與歸新鄭,妻以兄女。新鄭介汴、洛間,多故家遺俗,弁游其中,聞見日廣。靖康之亂,家碎于賊,弁南歸。

建炎初,議遣使問安兩宮,弁奮身自獻。至雲中,見 朱弁半身像[2]

粘罕,邀說甚切。粘罕不聽,使就館,守之以兵。弁復與書,言用兵講和利害甚悉。

紹興二年,金人忽遣宇文虛中來,言和議可成,當遣一人詣元帥府受書還。虛中欲弁與正使王倫探策決去留,弁曰:「吾來,固自分必死,豈應今日覬幸先歸。願正使受書歸報天子,成兩國之好,蚤申四海之養于兩宮,則吾雖暴骨外國,猶生之年也。」倫將歸,弁請曰:「古之使者有節以為信,今無節有印,印亦信也。願留印,使弁得抱以死,死不腐矣。」倫解以授弁,弁受而懷之,卧起與俱。

金人迫弁仕劉豫,且訹之曰:「此南歸之漸。」弁曰:「豫汝國賊,吾嘗恨不食其肉,又忍北面臣之,吾有死耳。」金人怒,絕其餼遺以困之。弁固拒驛門,忍飢待盡,誓不為屈。金人亦感動,致禮如初。久之,復欲易其官,弁曰:「自古兵交,使在其間,言可從從之,不可從則囚之、殺之,何必易其官?吾官受之本朝,有死而已,誓不易以辱吾君也。」且移書耶律紹文等曰:「上國之威命朝以至,則使人夕以死,夕以至則朝以死。」又以書訣后使洪皓曰:「殺行人非細事,吾曹遭之,命也,要當捨生以全義爾。」乃具酒食,召被掠士夫飲,半酣,語之曰:「吾已得近郊某寺地,一旦畢命報國,諸公幸瘞我其處,題其上曰『有宋通問副使朱公之墓』,於我幸矣。」眾皆泣下,莫能仰視。弁談笑自若,曰:「此臣子之常,諸君何悲也?」金人知其終不可屈,遂不復強。

王倫還朝,言弁守節不屈,帝為官其子林,賜其家銀帛。會粘罕等相繼死滅,弁密疏其事及金國虛實,曰:「此不可失之時也。」遣李發等間行歸報。其後,倫復歸,又以弁奉送徽宗大行之文為獻,其辭有曰:「嘆馬角之未生,魂消雪窖;攀龍髯而莫逮,淚灑冰天。」帝讀之感泣,官其親屬五人,賜吳興田五頃。帝謂丞相張浚曰:「歸日,當以禁林處之。」八年,金使烏陵思謀、石慶充至,稱弁忠節,詔附黃金三十兩以賜。

十三年,和議成,弁得歸。入見便殿,弁謝且曰:「人之所難得者時,而時之運無已;事之不可失者幾,而幾之藏無形。惟無已也,故來遲而難遇;惟無形也,故動微而難見。陛下與金人講和,上返梓宮,次迎太母,又其次則憐赤子之無辜,此皆知時知幾之明驗。然時運而往,或難固執;幾動有變,宜鑒未兆。盟可守,而詭詐之心宜嘿以待之;兵可息,而銷弭之術宜詳以講之。金人以黷武為至德,以苟安為太平,虐民而不恤民,廣地而不廣德,此皆天助中興之勢。若時與幾,陛下既知於始,願圖厥終。」帝納其言,賜金帛甚厚。弁又以金國所得六朝御容及宣和御書畫為獻。秦檜惡其言敵情,奏以初補官易宣教郎、直秘閣。有司校其考十七年,應遷數官。檜沮之,僅轉奉議郎。十四年,卒。

弁為文慕陸宣公,援據精博,曲盡事理。詩學李義山,詞氣雍容,不蹈其險怪奇澀之弊。金國名王貴人多遣子弟就學,弁因文字往來說以和好之利。及歸,述北方所見聞忠臣義士朱昭、史抗、張忠輔、高景平、孫益、孫谷、傅偉文、李舟、五台僧寶真、婦人丁氏、晏氏、小校閻進、朱績等死節事狀,請加褒錄以勸來者。有《聘游集》四十二卷、《書解》十捲、《曲洧舊聞》三卷、《續骫骳說》一卷,《雜書》一卷、《風月堂詩話》三卷、《新鄭舊詩》一卷、《南歸詩文》一卷。

譯文(朱弁……遂不復強。)

朱弁的字叫少章,是徽州婺源人。年輕時很聰明,每天讀書幾千字。成人後,進了太學,晁說之見到他的詩,對他的才能很驚奇。靖康之亂中,他的家庭碎于賊手,朱弁向江南逃奔。

建炎初年,朝廷商議派遣使者問安兩宮皇帝,朱弁挺身自薦。到了雲中,見了黏罕,請求和勸告的語言十分懇切。黏罕不聽,讓他回客店,派士兵來看守他。朱弁又給粘罕寫信,所說的用兵與講和的利害關係,十分詳細。

紹興二年,金人忽然派遣宇文虛中來,說和議可行,應當派一人到元帥府去接受國書回國,虛中想讓朱弁與正使王倫商量決定誰去誰留。朱弁說:「我來了以後,本來就準備死了,哪裡希望今天有機會先回去。希望您這個正使接受國書回去稟告天子,結成兩國的友好關係,那麼即使我將來屍骨暴露在外國,也永遠感到像活著一樣。」王倫將回去時,朱弁請求說:「古代的信使都有符節作為信物,現在沒有符節,但是有官印在,官印也是信物呀。希望留下官印,讓我朱弁能夠抱著它而死,死了也是不朽的。」王倫解下來交給了朱弁,王弁接受后藏在懷裡,和它同睡同起。

金人逼朱弁到劉豫那裡當官,並且引誘他說:「這是你回國的第一步。」朱弁說:「劉豫是國賊,我曾經恨不得吃了他的肉,又怎麼能忍受面向北做他的大臣,我只有等著死而已。」金人發怒,中斷了食物供應來逼迫他。朱弁堅決地在驛站門口抗拒,忍受飢餓等待著死亡,堅決不屈服。金人也被他感動了,像原來一樣地禮待他。過了很久,又想調動他的官職,朱弁說:「自古兩國交兵,使者處在中間,話可讓他聽從的就讓他聽從,不可讓他聽從的就關押他,殺掉他,何必換他的官職?我的官是在自己的朝廷里接受的,我只有一死罷了,絕不答應換官來使我們的國君受辱。」並且寫下文書轉交耶律紹文等說:「:「您國封我官職的命令早晨來到,那麼我就晚上死,晚上來到就早晨死。」又寫信給後任的使者洪皓向他訣別說:「殺掉使者不是小事,我們如果趕上,是命中註定的,我們應當捨生來全義。」於是就準備了酒菜,召集被扣留的士大夫喝酒,酒飲半酣,朱弁告訴他們說:「我已經看好近郊的一個墓地,一旦我犧牲報國,諸位請把我埋在那個地方,在上面寫上『有宋通問副使朱公之墓』,我就很滿意了。」眾人都流下了眼淚,不能抬起頭來。朱弁談笑自如,說:「這是做臣子的常情,諸位悲痛什麼呢?」金人知道他終不可屈,於是也就不再強迫他了。

4代表詩作送春風煙節物眼中稀,三月人猶戀褚衣。結就客愁雲片段,喚回鄉夢雲霏微。

小桃山下花初見,弱柳沙頭絮未飛。把酒送春無別語,羡君才到便成歸。

春陰關河迢遞繞黃沙,慘慘陰風塞柳斜。花帶露寒無戲蝶,草連雲暗有藏鴉。

詩窮莫寫愁如海,酒薄難將夢到家。絕域東風竟何事,只應催我鬢邊華。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