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網 門戶 電影 查看內容

十三

来源:wikitw.club  2016-2-1 19:50

   

1劇情簡介 電影海報

在一個陌生的小鎮,電影的主人公塞巴斯蒂安走下了火車。在一系列神秘的信息的指引下,他來到了一個三岔路口。在那裡他遇到了一個手舉13號標誌的司機,他從自己的口袋中也拿出了13的標記。於是他被帶到叢林中一個破舊的房屋中,在那裡,一群陌生人像畜牲一樣徹底搜查了他的全身,甚至敲掉了他的鞋底,以防裡面夾帶了通訊器材。這群人看出了塞巴斯蒂安並不是他們要找的人,而此時塞巴斯蒂安也希望能從這個危險的局面中抽身而出,他希望能夠退出,但是已經晚了,他被強迫帶進了密林中一個神秘的戒備森嚴的別墅中。

塞巴斯蒂安發現他被帶進了一個用人命進行賭博的「屠宰場」。他不得不身披13號,參與一場生命的賭博。有人在他的手中塞了一把左輪手槍,並在裡面裝了一粒子彈,在比賽的場地上,已經等待著十幾名選手,他們每個人的手中都拿著一把左輪手槍。他們圍成了一圈……

舉槍,隨著裁判的喊聲,所有槍手們朝天花板舉起了手槍

轉輪!裁判發出指令,槍手們一手舉槍,用另一隻手的手掌轉動著手槍的彈夾輪瞄準!

《十三》劇照(6張)

所有的槍手們都把槍口瞄準了前一個人的後腦勺!

裁判說:天花板中央有一個燈泡,等燈泡點亮,就立即開槍。

於是所有選手的目光都盯著燈泡,突然燈泡亮了,槍聲四下響起,地板上重重地砸下三具屍體!只有塞巴斯蒂安沒有開槍,他渾身顫抖,淚流滿面;他槍口指向的那個選手更是體如篩糠……賭徒們嘶吼著「開槍,開槍!!」塞巴斯蒂安最終扣動了扳機,但是這一槍,沒有子彈。塞巴斯蒂安如同虛脫般重重地靠在牆上,他的手槍被人收走。而那個已經嚇破膽的選手瘋狂地撲向塞巴斯蒂安……電影從這裡XX了最令人窒息的段落,整整四十分鐘,冷靜地展現著一場令人驚心動魄的生命賭博。

每XX下一輪,手槍中便多放入一顆子彈……同樣的程序,舉槍,轉輪,瞄準……但是隨著子彈的越來越多,每一輪每個選手的死亡幾率都會大大增加……塞巴斯蒂安一輪一輪地得以倖存。終於到了第四輪,場上已經只剩下兩名選手,塞巴斯蒂安和另外一名選手相互用手槍瞄準著對方的腦門……這一段影片真的讓所有觀眾都目瞪口呆,但是在這個搏殺的過程中,賭徒,保鏢,槍手,收銀員……每一個人的表現都活色生香地展現了人性的一面。

塞巴斯蒂安倖存了下來,並且贏得了一筆大錢。但是他並沒有逃脫命運,在比賽結束后的第二天,他離去的那班火車上,他遇到了其中一個被他打死的槍手的哥哥,那個人用手槍朝塞巴斯蒂安連發三槍並搶過他的跨包就跑。塞巴斯蒂安似乎預知了自己的命運,因此他再上火車之前,在小郵局用一個鞋盒子把巨款寄給了他的家人。

電影的結尾,火車開動了,打死塞巴斯蒂安德的那個人拿著空包在站台上拚命的奔跑;塞巴斯蒂安斜靠在椅子上,他的頭倚在車窗上,凝視著窗外的目光逐漸暗淡最終陷入深深的黑暗……[1]

2演職員表米基·洛克,

傑森·斯坦森,

埃曼紐爾·施萊琪,

亞歷山大·斯卡斯加德,

蓋比·霍夫曼,

邁克爾·珊農,

50分,

大衛·札亞斯,

雷·溫斯頓,

黛西·塔漢,

薩姆·賴利,

本·戈扎那,

韋恩·杜瓦爾,

小邁克爾·貝瑞,

阿什莉·阿特金森,

查克·齊托,

約翰·貝德福德·勞埃德,

約翰·菲奧里,

唐·弗萊,

斯蒂芬·格維頓,

羅納德·格特曼,

愛麗絲·巴雷特,

史蒂夫·安托努奇

3所獲榮譽2005年威尼斯電影節「最佳影片XX作獎」

2006年聖丹斯電影節「世界電影劇情類評審團大獎」。

4上映時間台灣地區:2007年03月30日

5幕後製作新銳爆冷

十三海報(8張)

2006年元月19日,號稱獨立製作電影盛宴的聖丹斯電影節如常開幕,本屆參賽參展影片達到歷年之最。23日午後,一部出自喬治亞年輕導演的電影結束了最後一場放映,當影片在埃吉劇院的大銀幕中畫上句號,一位觀眾起立說道:看了這部影片,我覺得我可以回家了,電影節已經結束了。而此時,聖丹斯電影節還未過半。

這部電影就是《十三》,喬治亞26歲導演傑拉·巴布魯阿尼的長篇XX作。不出所料,在上映的四天內不斷抽打觀眾心靈的《十三》奪得聖丹斯評委會大獎,而這已不是傑拉·巴布魯阿尼的首次驚喜。早在2005年威尼斯電影節中,傑拉·巴布魯阿尼就曾憑借此片獲得「未來之獅」獎,該獎項相當於其他電影節的最佳XX作獎。

詮釋驚悚《十三》雖為晦暗的黑色作品,但導演無意張揚血腥的暴力鏡頭,觀眾稍有留意便會發現,影片中從未出現輝頭部被子彈擊中的血漿厲迸濺。導演講求的是真正的心理驚悚,在賭局進行中,運用了緊湊有力的剪輯,最令人窒息的是,當槍口抬起,所有背景音樂全部消失,這種揪心的沉寂無疑成為緊張氣氛催化劑,通過漫長時間疊加起難窮其盡的驚悚效應。

影片的對白極少,而是通過大量電影語言描寫人物的內心糾火。像在休息室里的一段畫面中,鏡頭由最初對對準準備逃跑的賽的背影而推向牆上的鏡子,鏡中的胖子正在彈琴,不安的琴聲如同垂死哲的虛弱呻吟。影片用鏡中像的構圖,影XX了在看似寧靜的氣氛中,倖存者內心的強烈躁動。

導演曾如此詮釋《十三》的意圖,作為象徵不祥的數字,13雖然會給某些人帶來不幸,卻也會為某些人帶來幸運,而幸運又非永恆不變,影片主人公塞巴斯蒂安正是經歷了從幸運到不幸的過程。

6精彩對白人只生一次,人只死一次,多思想一點,你是叔本華的後代。

7幕後花絮·影片通篇黑白畫面,設想最初來源於一張黑白照片,在一條陰暗的走廊里,一隻白色燈泡刺破了整個黑暗。影片借用這種另類的現實主義影像,避免了過多顏色產生的干擾,從而大力突出了人物的面部活動。

·導演傑拉·巴布魯阿尼是個低調的電影人,在威尼斯電影節組委會通知他獲獎時,他正在拍攝新片,他有些不情願的抽出兩天時間,可最終還是在布拉格機場延誤了6個小時而錯過了頒獎。對於獎盃,他沒有過多興奮,他說那已經成為過去,手頭的工作一籌莫展,自己根本無心歡喜。[2]

8關於導演傑拉出生於喬治亞首都第比利斯,在這個從4世紀就開始戰爭頻仍的國度 傑拉·巴布魯阿尼

,動亂的傷痛根深蒂固,同樣傑拉的童年也在動蕩中渡過。傑拉的父親是喬治亞著名導演特繆爾·巴布魯阿尼,其1992年的作品《覺醒的太陽》(Udzinarta mze)曾獲柏林電影節銀熊獎,被人譽為最優秀的喬治亞電影。

17歲時,傑拉同家中其他三兄弟一起被父親送到法國學習,在巴黎,他開始對法語和電影產生濃厚興趣。後來接受採訪時,傑拉曾說上世紀60到80年代的很多歐洲電影對他頗具影響,瑟吉歐·萊昂內、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阿基·考里斯馬基馬丁·斯科西斯科波拉等很多電影大師的作品都讓他受益匪淺。

不過,真正奠定傑拉作品風格的還是前蘇聯的黑白電影,其間對白稀少,沉默承載了最大限量的內涵,《13》也為此提供了最有力的證明。

傑拉不願承認自己從影是父親的影響所致,因為父親創作的經歷很艱難,《覺醒的太陽》耗時3年半,之後打算停止拍攝電影,並且兩人電影的風格大相徑庭,特繆爾的作品喜歡大量語言交流,而傑拉則恰恰相反。

[3]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