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網 門戶 各國歷史人物 查看內容

衛子夫

来源:wikitw.club  2016-2-1 19:50

   

衛子夫(?-前91年),名不詳,字子夫。西漢平陽(今山西臨汾)人,漢武帝劉徹的第二任皇后,大司馬大將軍衛青是她的弟弟,大司馬驃騎將軍霍去病是她的外甥,生有一男三女,男為戾太子劉據,女為衛長、諸邑、石邑三位公主。衛子夫建元二年入宮,第二年懷孕后被封為夫人。元朔元年衛子夫生下劉徹長子劉據,被立為皇后。在她被立為皇后的第38年,即征和二年(前91年)的巫蠱之禍中,衛子夫母子等人遭江充等人陷害,不能自明,自殺。十八年後漢宣帝劉詢以皇后禮重新厚葬她,追謚號為思,建園置周衛。史稱孝武衛思后。

1人物簡介孝武思皇后,名衛子夫(?-公元前91年),西漢平陽(今山西臨汾)人,漢武帝的第二任皇后,大司馬大將軍衛青的姐姐。生一子三女,其子乃戾皇太子劉據,三女分別為衛長公主、諸邑公主、石邑公主。建元二年入宮,次年懷孕,被封為衛夫人。元朔元年生皇太子劉據,遂被立為皇后。在她被立為皇后之後的第38年(公元前91年)的巫蠱之禍中,衛子夫母子遭陷害,不能自明,自殺。十八年後漢宣帝劉詢以皇后應有的禮儀重新厚葬她,追謚曰 「思」,史稱孝武衛思后或衛思皇后。[1]

2平生經歷衛子夫本是襲封平陽侯曹時(曹壽)府中的謳者(歌女),服侍曹時的夫人平陽公主。

漢武帝即位后,他的第一位皇后,也就是志怪小說《漢武故事》中武帝幼年時戲言要「金屋藏嬌」的阿嬌。兩人婚後后十一年無子(根據資治通鑒漢武帝卷資治通鑒建元二年條記載,陳后在建元二年衛子夫入宮前已經失寵,結合漢書可知劉徹陳皇后在武帝7歲立為皇太子后不久即結婚),所以平陽公主就把鄰近大戶女子收買來,養在家中,準備讓漢武帝選取為妃。

適逢漢武帝在霸上祭掃後來到平陽侯家中,平陽公主就將這些美女裝飾打扮起來,供漢武帝選擇。但漢武帝看后,覺得都不滿意。在武帝與平陽公主一起飲酒的時候,平陽公主又讓歌女獻歌助興,漢武帝便在眾女中一眼看中了衛子夫。(《漢書·外戚傳》:「帝祓霸上,還過平陽主。主見所偫美人,帝不說。既飲,謳者進,帝獨說子夫。」)

隨後,漢武帝起坐更衣,衛子夫便來服侍,一見傾心。這樣,平陽公主送衛子夫入了宮。

入宮一年多,衛子夫沒有再見到漢武帝。

衛子夫

建元三年,漢武帝親自在後宮挑選宮女,並打算將其中一部分放出宮去。衛子夫終於見到武帝,並哭泣著請求放她出宮。漢武帝憐愛她,便不予她出宮並再度臨寵幸了她,不久衛子夫就有了身孕。

陳皇後知道衛子夫懷孕后,十分妒忌。館陶大長公主(劉嫖)於是派人綁架了給事建章未知名的衛青,企圖殺了衛青。衛青的朋友公孫敖帶人將衛青救出,事發之後武帝大怒,於是召衛子夫的兄長衛長君、弟弟衛青入宮為侍中,衛青為建章監。衛家大姐衛君孺嫁給太僕公孫賀,二姐衛少兒嫁給開國功臣陳平曾孫陳掌。衛子夫被封為夫人。其後衛家開始顯貴,武帝幾日內賞賜便達千金,衛青後為太中大夫。

漢武帝元朔元年(前128年),衛子夫生下皇長子劉據,遂被立為皇后。

衛子夫

元狩元年(前122年),劉據被立為太子。由於他是漢武帝29歲才得來的皇長子,十分得父親寵愛。劉據剛剛出生武帝便命人為他做《皇太子賦》,等於提前就昭告天下這個剛出生的嬰兒就是太子,同時建立神祠感謝上蒼賜他皇長子。

劉據長大后,武帝除了派德高望重的太傅輔導他學習《觳梁春秋》、《公羊春秋》外,還為他建了一座苑囿接待賓客,稱為博望苑。

皇太子的確立,自然更加鞏固了皇后的地位,因此,衛皇后的榮寵也達到了極點。然而,作為宮廷婦人,隨著容顏的衰老,衛皇后受寵程度也在逐漸下降。

元朔六年(公元前123年),王夫人「方幸於上[2]」,司馬遷說:王夫人「與衛夫人並幸武帝」「及衛后色衰,趙之王夫人幸」可知,元朔六年之後,受武帝大寵十五年的衛子夫逐漸色衰失寵。之後又有李夫人、尹婕妤、邢夫人、趙婕妤(鉤弋夫人)。但是即使失寵,衛子夫的德行使她依然能得到武帝尊重[3],她主管的後宮事務武帝也不會幹涉插手[4]。

在衛子夫被立為皇后的第38年,也就是漢武帝征和二年(前91年),因遭江充發起的巫蠱之禍陷害,不能自明而自殺。

得寵立後衛子夫坐上皇后寶座的道路雖然也有曲折,但總體說來還是比較順利的。這主要原因有兩點:

一是陳皇后無子又驕橫,漢武帝對年長表姐的寵幸日衰。陳后曾經為了能夠生育,求醫看病花錢達9000萬白銀之多,結果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在西漢,沒有兒子是坐不穩皇后位子的。另外,陳后出生列侯之家,本就嬌蠻,其母館陶公主對漢武帝當上太子也是出力頗多,因此陳后更是驕橫。衛子夫入宮第二年懷孕之後,陳后非常惱怒,幾次在漢武帝面前要死要活,漢武帝因此對陳皇后更添反感。後來,陳后命令女巫楚服在宮中設立神祠,行巫蠱之術(漢書原文:祠祭祝詛)。事發后武帝大怒,歷來上位者犯罪,往往是下屬死罪,而上位者是被「迷惑」的,於是武帝以「大逆無道」的罪名將楚服梟首於市,誅殺牽連者三百餘人,陳后「惑于巫祝」被廢,逐出長安,幽居於荒僻的長門宮中。

其二,衛子夫生下了武帝的第一個兒子。從衛子夫「大幸」到太子劉據的降生算起來,衛子夫得到武帝的寵愛大約有十多年,期間生下了三女一男,劉據降生的時候,武帝已經29歲了,對於這個盼望已久的兒子,武帝十分興奮,一出生便命人為劉據作《皇太子賦》,等於提前昭告天下這個剛出生的嬰兒就是太子,並立刻將衛子夫立為皇后。

其三,漢代並不像後世那樣講究出身,劉邦本人出身平民,縱觀西漢歷代太后、皇后,出身不好甚至貧苦的大有人在。一般說來,親政的成年皇帝所立的皇后大多是自己長子之母。

低調謙恭「生男無喜,生女無怒,獨不見衛子夫霸天下。」

當時的民間流傳著這樣的歌謠,這是衛子夫從歌女到皇后,一人得志,全家富貴的傳奇。衛子夫出身卑微,原來只是一個歌女,後來成為漢武帝的第二位皇后。衛子夫的經歷不僅改變了自己的命運,同時也改變了自己一家人的命運,其弟衛青、外甥霍去病都是漢代歷史上著名的抗擊匈奴的英雄。

然而,衛子夫在後宮複雜的環境中,做了38年的皇后,並不是獨霸天下,而是以恭順、謙和的態度贏得漢武帝的恩寵,贏得了大臣和後宮人等的尊敬。在衛青死後的11年裡,衛氏外戚基本沒有了依靠,但衛子夫仍然穩穩坐著后位,也是與她低調謙恭的性格分不開的。

在後來的日子里,因為衛子夫年老色衰,漢武帝寵幸他人。雖然武帝後宮寵幸的嬪妃不少,但是因為衛后的恭謙和順,所以漢武帝對衛后還是很信任的。武帝每次出行,都把後宮事務托付給衛子夫,回來後衛子夫會擇其重要者向武帝請示,武帝也沒有不同意的,有時甚至不過問。

衛子夫的兒子劉據,是漢武帝的長子,元朔元年(前128年)被立為太子。漢武帝29歲才有兒子,對這個兒子非常疼愛,司馬光在《資治通鑒》中認為,在武帝晚年,衛后、太子因為武帝的寵幸漸漸少了,他們常常感到不安,甚至有性命之憂。漢武帝知道后,為了不讓衛后和太子擔心,就叫衛青傳話,說:「漢家庶事草創,加四夷侵凌中國,朕不變更制度,後世無法;不出師征伐,天下不安;為此者不得不勞民。若後世又如朕所為,是襲亡秦之跡也。太子敦重好靜,必能安天下,不使朕憂。欲求守文之主,安有賢于太子者乎!聞皇后與太子有不安之意,豈有之邪?可以意曉之。」衛子夫聽說過,馬上脫去頭上的簪飾去向武帝請罪。

王靈飾 衛子夫(14張)

太子就是衛子夫的兒子劉據,比較寬厚,對武帝的酷吏的做法往往反其道而行之,經常平反冤獄,雖然得到百姓的口碑,但是武帝用的那些酷吏都不喜歡太子。衛后擔心兒子這樣做會違背武帝的意思,惹怒武帝,經常把兒子叫來勸誡:「作為太子,你要經常揣摩父親的心思,理解父親的意圖,按照父親的要求去做,而不能擅自作主,做一些與父親的想法不一致的事,比如平反冤獄。這本是你父親製造的冤獄,你卻給予平反,不是否定你的父親嗎!」然而,武帝聽說后,雖然不喜歡太子的「仁政」,但是認為太子的做法正確,衛后不對。這事表明,漢武帝一家三口,是母親要管兒子,爹卻護著兒子不讓母親管,何況漢武對於太子的寵愛,自他出生便從未改變。

《漢書·武五子傳》:戾太子據,元狩元年立為皇太子,年七歲矣。初,上年二十九乃得太子,甚喜,為立禖,使東方朔、枚皋作禖祝。少壯,詔受《公羊春秋》,又從瑕丘江公受《谷梁》。及冠就宮,上為立博望苑。

大意就是:劉據剛剛出生,還是個小肉團,武帝就立馬讓人給他做《皇太子賦》,給了他太子的重諾,併當即立了衛皇后。就算不說絕後,起碼也是空前了。立禖是為立禖神之廟,飼以太牢之禮以酬之。禖神是求子之神,故武帝為感謝禖神降子,特地命為禖神立祠,以太牢之禮隆重地祭祀,並命枚皋等人獻上祝文,以酬答神明的靈應。所做的一切都遠遠超出漢朝的慣例。

《通典》卷五十五引晉博士束皙語:「漢武帝晚得太子,始為立高禖之祠。高禖者,人之先也。故立石為主,祀以太牢也。」等到劉據到了讀書的年紀,再請名師為他授帝王之學;等到太子加冠后,武帝甚至為他修建別苑,讓他隨意招攬當時名士。

劉據在元封元年加冠,元封年間也是武帝最頻繁出巡的時候,也就是當時主持政事監國的是太子,管理後宮的是衛皇后,可見武帝對他們非常信任。

衛子夫和太子的關係很好。太子每次去拜見母親,總會多待些時間,這是很正常的事。漢武帝身旁有個宦官叫蘇文,喜歡挑撥是非,在鉤弋子出生之後,竟然挑撥起漢武帝、皇后與太子之間的關係。他把這事向武帝打了小報告,說:「太子一天到晚在皇後宮里,與宮裡的女人們鬼混!」武帝不信這些話,反而增加太子東宮侍女二百人。太子知道這是蘇文胡說,心裡對其不滿。

蘇文還不肯善罷甘休,又與小宦官常融、王弼等,經常伺機尋找太子的過失,一旦尋到就添油加醋向武帝報告,甚至把黑的說成白的,把白的說成黑的。衛子夫對此也是非常痛恨,讓太子稟報武帝殺了這些人。太子信任父親,說:「我沒有過失,不怕蘇文他們!今上明察秋毫,不會聽信讒言惡語,不必擔憂。」武帝有次生病,派常融去召太子,常融就此大做文章,回報說:「太子得知武帝生病,根本不把皇上放在眼裡,掛在心上,而是臉上有喜色。」武帝聽了,心中自然不樂。

不久太子即刻來探視武帝,武帝看到太子的臉上帶著淚痕,但是為了讓父親高興,又強裝笑臉,強打精神。武帝就問常融,到底是怎麼回事,常融支支吾吾回答不出。武帝知道是常

寧靜飾 衛子夫(15張)

融從中作梗,就把常融殺了。

《資治通鑒》:文與小黃門常融、王弼等常微伺太子過,輒增加白之。皇后切齒,使太子白誅文等。太子曰:「第勿為過,何畏文等!上聰明,不信邪佞,不足憂也。」上嘗小不平,使常融召太子,融言「太子有喜色」,上嘿然。及太子至,上察其貌,有涕泣處,而佯語笑,上怪之;更微問,知其情,乃誅融。

巫蠱受害所謂巫蠱之禍,即漢武帝末年,年老多疑,適有周圍一些心懷奸惡之人,乘機製造事端,挑撥他與太子、大臣之間的關係。司馬光《資治通鑒》記載:「群臣寬厚長者皆附太子,而深酷用法者皆毀之。邪臣多黨與,故太子譽少而毀多。衛青薨后,臣下無復外家為據,競欲構太子。」

太子素行寬仁,與愛好使用酷吏的武帝有分歧。同時在後宮,蘇文在勾弋之子出生后,頻頻誣陷劉據,在武帝識破之後殺死誣告太子的小黃門之後蘇文才稍有所收斂。

當時,有一些胡人巫婆作俑,詛咒武帝死亡的事被發覺。於是漢武帝在朝廷內外大加搜索,受牽連的人很多。專門主持處理此事的是素與太子不和的酷吏江充,他得到漢武帝的命令調查,便故意帶著桐木人在衛皇后和太子劉據居住的地方掘地搜索,假意將早已準備好的桐木人拿出構陷太子,即把巫蠱之事加在了太子頭上。

當時,漢武帝年事已高,身體不好,在甘泉宮休養,外間人懷疑他是否還在人世。江充與太子劉據有前嫌,看漢武帝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擔心武帝死後劉據對其不利,所以提前下手,想除掉太子。江充對武帝說病總不好的原因是有巫蠱詛咒,武帝信以為真,令江充嚴查。最後于陷害太子和皇后。太子劉據起初並無懼怕,認為沒有做過不怕江充誣陷,打算去向武帝解釋。但車馬被江充攔下。劉據惟恐不得自明,就請教他的師傅石德,石德以扶蘇的例子警示他,懷疑武帝是否像秦始皇一樣已經死亡被小人操縱。於是劉據決定先殺掉江充絕不做第二個扶蘇。

因為太子能指揮到的車馬有限,劉據在決定起兵后報母親衛子夫,動用了皇後宮的車架,並以武帝已死奸臣作亂的名義徵兵,與江充等人在長安城中展開激戰,終於殺死了江充。他起兵后,一度得到民眾的支持。但後來調兵不利,護北軍使者任安接受了太子的符節卻沒有出兵,漢武帝派去了解情況的使臣不敢入京,謊報太子造反。武帝派丞相劉屈髦討伐並親臨前線證明自己尚在人世,太子兵敗后逃到湖縣隱藏。後行跡被發現於是自縊而死。衛皇后因不能自明也自盡身亡。

因此,後代史學界對戾太子劉據持同情態度,認為他和衛皇后在巫蠱之禍中死亡實在冤枉。武帝晚年也深有悔意。

西漢班固在寫到太子蒙冤這一節時點評:江充造蠱(誣陷太子),太子殺。太子逃亡時期,茂陵三老上疏,明確指出太子無辜,前不能見君王申辯,后被奸人逼害,才子弄父兵,但這也不過是打一段板子就能結束的事,希望武帝能赦免太子。

唐睿宗李旦時期,太府少卿韋湊向皇帝上書,提到劉據起兵,性質是「非稱兵詣闕,無逆謀于父」,可見歷代的史家和當時的百姓都認為劉據起兵性質的無辜。

事後武帝查出太子受人誣陷,極怒,於是族滅江充,蘇文被綁在橋上活活燒死,去追捕太子的人也被武帝滅族,深表後悔的武帝建思XX,于太子被害的湖縣造「歸來望思」之台。天下聞而悲之。

巫蠱之禍中,衛子夫無疑是被冤枉的。漢武帝後來下詔提到:「朕之不德,自左丞相與貳師陰謀逆亂,巫蠱之禍流及士大夫……曩者,江充先治甘泉宮人,轉至未央椒房……(《漢書·公孫劉田王楊蔡陳鄭傳》)」可以看出,武帝已經承認,椒房——指皇后——是無辜的。

巫蠱之禍中,丞相公孫賀一家被殺,諸邑公主與陽石公主、衛青長子長平侯衛伉皆坐誅,衛子夫、太子劉據自殺。也許是上天眷顧,值得慶幸的是,雖然劉據妻兒都被害死,但劉據之孫劉病已,因巫蠱之亂時尚是襁褓中的嬰兒於是倖免于難,後繼昭帝之位,改名劉詢,是為漢宣帝。所以漢宣帝繼位后,為衛子夫改葬,並定謚號為「思」,置園邑三百家,長丞周衛奉守焉。史稱孝武衛思后。

衛子夫是最早的有獨自謚號的皇后,自她之後,歷代皇后在丈夫的謚號之後也開始有了形容自己的獨立的謚號。

注1:《資治通鑒漢武帝建元二年目錄》

建元二年冬十月,淮南王安來朝。上以安屬為諸父而材高,甚尊重之,每宴見談語,昏暮然後罷。

安雅善武安侯田鼢,其入朝,武安侯迎之霸上,與語曰:「上無太子,王親高皇帝孫,行仁義,天下莫不聞。宮車一日晏駕,非王尚誰立者!」安大喜,厚遺鼢金錢財物。

太皇竇太后好黃、老言,不悅儒術。趙綰請毋奏事東宮。竇太后大怒曰:「此欲復為新垣平邪!」陰求得趙綰、王臧奸利事,以讓上。上因廢明堂事,諸所興為皆廢。下綰、臧吏,皆自殺。丞相嬰、太尉鼢免,申公亦以疾免歸。

建元二年春三月,乙未,以太常柏至侯許昌為丞相。

初,堂邑侯陳午尚帝姑館陶公主嫖,帝之為太子,公主有力焉,以其女為太子妃,及即位,妃為皇后。竇太主恃功,求請無厭,上患之。皇后驕妒,擅寵而無子,與醫錢凡九千萬,欲以求子,然卒無之。后寵浸衰。皇太后謂上曰:「汝新即位,大臣未服,先為明堂,太皇太后已怒。今又忤長主,必重得罪。婦人性易悅耳,宜深慎之!」上乃于長主、皇后復稍加恩禮。

後嗣善終根據《史記》以及《漢書》的列傳以及諸侯表和史記索引,除皇長子劉據之外,衛子夫還與武帝生有衛長公主及其他兩女,此兩公主封號史書無載。

根據索隱,此兩公主為石邑公主與諸邑公主。諸邑公主死於巫蠱,石邑公主史書無事跡記載。

衛長公主是武帝最寵愛的公主,封地為鹽邑(當利),非常富有,是西漢所有記載封地的公主中唯一受封鹽邑的公主。

衛長公主、石邑公主皆無記載後事,陽石公主只是同陷於巫蠱,史記漢書並無記載她為衛后女,陽石的稱呼在史記中都是「帝女」。陽石公主又名「德邑」公主,可見與石邑公主並非同一人。衛長公主的孫子曹喜在宣帝年間復家,哀帝時曹喜的孫子重新復侯為平陽侯,而到了東漢,平陽曹氏仍舊被光武帝封為平陽侯。而另外一位西漢侯爵到東漢復侯的是富平侯張氏。因為東漢大司空張純是漢宣帝女敬武長公主與富平侯張臨(張安世曾孫)的孫子,所以可以說在東漢時代封侯的兩個西漢侯爵的後人都有衛子夫的血脈。

3葬地謚號衛子夫自殺后,葬于長安城南的桐柏亭附近。

桐柏正對著長樂未央宮,在桐柏登高可以看見長樂未央的歌舞昇平。附近更有歷代漢帝用來祭祀上天的神台,是風水極好之地。

漢宣帝即位后,將其曾祖母衛皇后改葬于長安城覆盎門外南北大道之東(桐柏亭所在的位置就是後來宣帝登基之後重新厚葬的長安城覆盎門外南北大道之東。宣帝後來的「改葬」只是以皇后禮儀重新安葬她並起高大墓冢置陵園,設置周衛,並沒有遷葬),其陵墓稱「思後園」。又「置園邑三百家,長丞周衛奉守。」追謚曰「思」。又稱「孝武衛思后」。是最早的有獨謚號的皇后,自她之後,歷代皇后在丈夫的謚號之後也開始有了自己的獨立的謚號。

思後園在唐代依然存在,《長安志》中提到「漢思園」在金城坊西南隅(其實是西北隅,西南隅是會昌寺),顏師古在《漢書·外戚傳》中注曰「葬在杜門外大道東,以倡優雜伎千人樂其園,故號千人聚。其地在今長安城內金城坊西北隅是」。

太子劉據和他的兩個兒子的墓冢在河南省靈寶縣西50公里的豫靈鎮底董村南約2公里處。位於最南面的墓東西長約150米,南北寬約50米,高約50米,佔地面積10余畝,為武帝太子劉據之墓冢。他現存的墓冢封土比他的父親武帝的茂陵還高,與太子冢西北相接處有皇孫冢兩個,乃是劉據之子冢,俗稱「皇孫冢」。

同樣死於巫蠱之禍的衛子夫的姐夫公孫賀墓已經被發掘,在公孫賀的老家安葬,墓冢尚有封土,規格比一般民冢為高。可見陷於巫蠱之中的衛氏親屬皆有人打理後事,墓葬規格還不低。

4大事年表建元二年(公元前139年)上巳節,漢武帝劉徹到皇姐平陽公主家做客。飲宴時,平陽公主將自己於民間挑選出來的秀女帶出來讓弟弟過目,皆不如武帝之意。掃興之餘,平陽公主命令府中的歌女出來助興,爾武帝獨悅平陽侯府謳者衛子夫,臨幸了她,並把她帶入宮中。

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衛子夫懷孕,因而得到漢武帝大幸,引起陳皇后嫉妒。館陶公主欲殺衛青給女兒出氣,敗露後漢武帝大怒,大肆封賞衛家相關諸人,衛子夫被封為夫人(夫人是僅次於皇后的嬪妃,當時竇皇太后尚在世),衛家也因此顯貴。

元朔元年(公元前128年),已生育三女的衛子夫,生下了皇長子劉據,春三月甲子日,衛子夫被立為皇后,大赦天下。如今我們依然可以通過《漢書》等史料看到封后詔書。

元狩元年(公元前122年)皇長子劉據被冊立為皇太子,大赦天下。

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奸人江充、宦官蘇文等刻意製造巫蠱案陷害皇太子劉據等人,皇太子被迫起兵反抗,兵敗自殺。衛子夫由於支持皇太子,被漢武帝遷怒,不能自明而自殺。葬于桐柏。

漢昭帝元平元年(公元前74年),衛子夫去世十七年後,她的曾孫劉詢登基為漢宣帝。後來劉詢以皇后應有的禮儀重新厚葬衛子夫,追謚號曰 「思」,建園置周衛。史稱孝武衛思后。思者,《謚法》曰:道德純一曰思。道大而德一。大省兆民曰思。大親民而不殺。 外內思索曰思。言求善。追悔前過曰思。思而能改。

注:桐柏正對長樂未央宮,即是後來漢宣帝登基之後重新厚葬的長安城覆盎門外南北大道之東。漢宣帝後來的「改葬」只是以皇后禮儀重新安葬,並起高大的墓冢置陵園,設置周衛,並沒有遷葬。

衛子夫為漢武帝皇后38年,是中國歷史上在位第二長的皇后,第一位是明神宗王皇后。

5歷史評論衛子夫由歌女而成皇后,除了她的容顏美色之外,還因為她有太子劉據和戰功赫赫的娘家做為她的支柱。在她為皇后的38年中,是安分守己的,所以武帝死後,她的名譽還是得到了恢復。另外,應該指出的是,衛子夫的入宮,使她的弟弟衛青、外甥霍去病得到了施展才能的機會,從而為西漢在反擊匈奴的戰爭中贏得了主動地位。從客觀上講,衛子夫對漢朝是有功勞的。因此,她的影響也是不能抹殺的。

司馬遷在《史記自敘》中稱讚衛子夫「嘉夫德若斯」(注2),可見衛皇後有相當良好的品德,雖然出身卑微,但身居高位后卻謙虛謹慎,也因此雖然年長之後失寵,但武帝仍舊相當尊重她,不似當年竇皇后雖然身為皇后,漢文帝卻公然讓寵妃慎夫人與皇后平起平坐。注2:

《史記太史公自敘》:「成皋之台,薄氏始基。詘意適代,〔1〕厥崇諸竇。栗姬偩貴,〔2〕王氏乃遂。陳后太驕,卒尊子夫。嘉夫德若斯,〔3〕作《外戚世家》第十九。」

《漢書新注》【註釋】〔1〕「詘意」,曲意。〔2〕「偩」,音fù,同「負」。倚恃。〔3〕「夫」,衛子夫。

《二十四史全譯》(漢語大詞典出版社許嘉璐主編安平秋翻譯)之史記卷下冊第1563頁翻譯:讚許衛子夫德行如此好,做外戚世家第十九。

6廢后釋疑有人根據《漢書·外戚傳》「及衛思后廢后四年,武帝崩,大將軍霍光緣上雅意,以李夫人配食,追上尊號曰孝武皇后。」一句認為,衛子夫自殺前被廢,甚至很多似是而非的「網路歷史科普文」也抱有此種觀點,這是非常錯誤的。

先來看《漢書·外戚傳》「詔遣宗正劉長樂、執金吾劉敢奉策收皇后璽綬,自殺」。衛子夫自殺前,武帝下詔收皇后璽綬。璽綬代表皇后實權,而武帝下詔可以理解為,收回皇后實權(衛子夫支持太子起兵,武帝這個舉動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皇后的名分仍然保留。

這就有兩種可能,一是收璽綬時衛子夫自殺,正式的廢后詔書還未來得及下,廢后程序終結;二是武帝只是暫時收回皇后實權,待太子起兵事塵埃落定后再做出是否廢后的決斷,但衛子夫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再來看看班固這句「衛思后廢后四年」,很明顯是為下文霍光追尊李夫人為孝武皇后做鋪墊,如果班固說衛思后沒有被廢,那麼就顯得霍光追尊李夫人的行為名不正言不順。說到底,就是文字遊戲而已。

而班固的真實想法,在《漢書》里體現得淋漓盡致。用《漢書·外戚傳》里的廢后做對比:

「孝景薄皇后……立六年,薄太后崩,皇后廢。廢后四年薨」

「孝武陳皇后……后數年,廢后乃薨」

「孝宣霍皇后……廢處昭台宮」

「孝成許皇后……立十四年而廢,……天子使廷尉孔光持節賜廢后葯,自殺,葬延陵交道廄西。」

「孝武衛皇后字子夫……宣帝立,及改葬衛后,追謚曰思后」「庚寅,太子亡,皇后自殺(《漢書·武帝紀》)。」

外戚傳也是諸皇后的傳記,當中提到的廢后,都明確寫明了皇后被廢,或者是收錄了廢后詔書,提到被廢后的皇后,也一律稱呼為「廢后」。

唯獨衛子夫,班固在《漢書》里始終稱她為「衛后」「衛思后」「皇后」。

衛子夫自殺前,收璽綬的詔書已經下達,如果衛子夫被廢(即下達的是正式廢后的詔書),那麼班固應該在《武帝紀》里記載「廢后自殺」而不是「皇后自殺」。當史料記載相衝突時,應該以史料相符者多的為準,即,衛子夫始終是皇后。

為什麼上面說「衛思后廢后四年」是班固在玩文字遊戲呢?因為漢宣帝能夠追謚衛子夫曰「思」,並將衛子夫以皇後身份厚葬,正是因為她沒有被廢的緣故,廢后是沒有資格得到謚號的。

7親屬後嗣父母:父姓衛;母姓名不詳,按漢時習慣稱衛媼(意為「衛大娘」)

兄弟:衛長君、衛青、衛廣、衛步

姐姐:長姐衛孺(衛君孺)、次姐衛少兒

丈夫:漢武帝劉徹

兒子:戾太子劉據

女兒:衛長公主(當利公主)、諸邑公主、石邑公主

外甥:霍去病、公孫敬聲

侄子 :衛伉、衛不疑、衛登

衛長公主→曹宗→曹喜(宣帝時復家)→曹喜孫(哀帝時候復封為平陽侯)→曾孫(東漢仍為平陽侯)

劉據(戾太子)→劉進(史皇孫)→劉詢(漢宣帝)→漢元帝→漢成帝→漢哀帝→漢平帝→孺子嬰

諸邑公主所嫁之人和後代不詳,諸邑公主據漢書記載死於巫蠱之禍。

石邑公主所嫁之人和後代不詳,並未死於巫蠱之禍。

8千年沉浮 衛子夫

《史記·外戚世家》

衛皇后字子夫,生微矣。蓋其家號曰衛氏,出平陽侯邑。子夫為平陽主謳者。武帝初即位,數歲無子。平陽主求諸良家子女十餘人,飾置家。武帝祓霸上還,因過平陽主。主見所侍美人。上弗說。既飲,謳者進,上望見,獨說衛子夫。是日,武帝起更衣,子夫侍尚衣軒中,得幸。上還坐,驩甚。賜平陽主金千斤。主因奏子夫奉送入宮。子夫上車,平陽主拊其背曰:「行矣,彊飯,勉之!即貴,無相忘。」入宮歲餘,竟不復幸。武帝擇宮人不中用者,斥出歸之。衛子夫得見,涕泣請出。上憐之,復幸,遂有身,尊寵日隆。召其兄衛長君弟青為侍中。而子夫后大幸,有寵,凡生三女一男。男名據。

初,上為太子時,娶長公主女為妃。立為帝,妃立為皇后,姓陳氏上之得為嗣,大長公主有力焉以故陳皇后驕貴。聞衛子夫大幸,恚,幾死者數矣。上愈怒。陳皇后挾婦人媚道,其事頗覺,於是廢陳皇后,而立衛子夫為皇后。

陳皇後母大長公主,景帝姊也。數讓武帝姊平陽公主曰:「帝非我不得立,已而棄捐吾女,壹何不自喜而倍本乎!」平陽公主曰:「用無子故廢耳。」陳皇后求子,與醫錢凡九千萬,然竟無子。

衛子夫已立為皇后,先是衛長君死,乃以衛青為將軍,擊胡有功,封為長平侯。青三子在襁褓中,皆封為列侯。及衛皇后所謂姊衛少兒,少兒生子霍去病,以軍功封冠軍侯,號驃騎將軍。青號大將軍。立衛皇后子據為太子。衛氏枝屬以軍功起家,五人為侯。

衛子夫立為皇后,后弟衛青字仲卿,以大將軍封為長平侯。四子,長子伉為侯世子,侯世子常侍中,貴幸。其三弟皆封為侯,各千三百戶,一曰陰安侯,一二曰發乾侯,三曰宜春侯,貴震天下。天下歌之曰:「生男無喜,生女無怒,獨不見衛子夫霸天下!」

《漢書·外戚傳》

孝武衛皇后字子夫,生微也。其家號曰衛氏,出平陽侯邑。子夫為平陽主謳者,武帝即位,數年無子。平陽主求良家女十餘人,飾置家。帝祓霸上,還過平陽主。主見所偫美人,帝不說。既飲,謳者進,帝獨說子夫。帝起更衣,子夫侍尚衣軒中,得幸。還坐歡甚,賜平陽主金千斤。主因奏子夫送入宮。子夫上車,主拊其背曰:「行矣!強飯勉之。即貴,願無相忘!」入宮歲余,不復幸。武帝擇宮人不中用者斥出之,子夫得見,涕泣請出。上憐之,復幸。遂有身,尊寵。召其兄衛長君、弟青侍中。而子夫生三女,元朔元年生男據,遂立為皇后。

先是,衛長君死,乃以青為將軍,擊匈奴有功,封長平侯。青三子在襁褓中,皆為列侯。及皇后姊子霍去病亦以軍功為冠軍侯,至大司馬票騎將軍。青為大司馬大將軍。衛氏支屬侯者五人。青還,尚平陽主。

皇后立七年,而男立為太子。后色衰,趙之王夫人、中山李夫人有寵,皆蚤卒。後有尹婕妤、鉤弋夫人更幸。衛后立三十八年,遭巫蠱事起,江充為奸,太子懼不能自明,遂與皇后共誅充,發兵,兵敗,太子亡走。詔遣宗正劉長樂、執金吾劉敢奉策收皇后璽綬,自殺。黃門蘇文、姚定漢輿置公車令空舍,盛以小棺,瘞之城南桐柏。衛氏悉滅。宣帝立,乃改葬衛后,追謚曰思后,置園邑三百家,長丞周衛奉守焉。

《漢書·武帝紀》

元朔元年……春三月甲子,立皇後衛氏。詔曰:「朕聞天地不變,不成施化;陰陽不變,物不暢茂。《易》曰『通其變,使民不倦』。《詩》雲『九變復貫,知言之選』。朕嘉唐、虞而樂殷、周,據舊以鑒新。其赦天下,與民更始。諸逋貸及辭訟在孝景后三年以前,皆勿聽治。」

冬十一月,發三輔騎士大搜上林,閉長安城門索,十一日乃解。巫蠱起。二年春正月,丞相賀下獄死。夏四月,大風髮屋、折木。閏月,諸邑公主、陽石公主皆坐巫蠱死。夏,行幸甘泉。秋七月,按道侯韓說、使者江充等掘蠱太XX。壬午,太子與皇后謀斬充,以節發兵與丞相劉屈氂大戰長安,死者數萬人。庚寅,太子亡,皇后自殺。初置城門屯兵。更節加黃旄。御史大夫暴勝之、司直田仁坐失縱,勝之自殺,仁要斬。八月辛亥,太子自殺于湖。

《史記·衛將軍驃騎列傳》

青壯,為侯家騎,從平陽主。建元二年春,青姊子夫得入宮幸上。皇后,堂邑大長公主女也,無子,妒。大長公主聞衛子夫幸,有身,妒之,乃使人捕青。青時給事建章,未知名。大長公主執囚青,欲殺之。其友騎郎公孫敖與壯士往篡取之,以故得不死。上聞,乃召青為建章監,侍中,及同母昆弟貴,賞賜數日間累千金。孺為太僕公孫賀妻。少兒故與陳掌通,上召貴掌。公孫敖由此益貴。子夫為夫人。青為大中大夫。

9詩詞《春宮曲》

王昌齡

昨夜風開露井桃,未央前殿月輪高。

平陽歌舞新承寵,簾外春寒賜錦袍。

《雜曲歌辭·妾薄命》

武平一

有女妖且麗,裴回湘水湄。水湄蘭杜芳,采之將寄誰。

瓠犀發皓齒,雙蛾顰翠眉。紅臉如開蓮,素膚若凝脂。

綽約多逸態,輕盈不自持。常矜絕代色,復恃傾城姿。

子夫前入侍,飛燕復當時。正悅掌中舞,寧哀團扇詩。

洛川昔雲遇,高唐今尚違。幽閣禽雀噪,閑階草露滋。

流景一何速,年華不可追。解佩安所贈,怨咽空自悲。

10影視形象王靈飾 衛子夫(《大漢天子》第一部

寧靜飾 衛子夫(《大漢天子》第二部《漢武雄風》)

茹萍飾 衛子夫(《大漢天子》第三部《鐵血汗青》)

林靜飾 衛子夫(《漢武大帝》)

劉晶晶飾 衛子夫(《東方朔》) 林靜飾 衛子夫

張檬飾 衛子夫(《美人心計》)

童蕾飾 衛子夫(《鳳求凰》)

于小慧飾 衛子夫(《漢武帝》)

何賽飛飾 衛子夫(越劇《漢武之戀》)

王珞丹飾 衛子夫(《大漢賢後衛子夫》)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