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網 門戶 人物 查看內容

龐涓

来源:wikitw.club  2016-2-1 19:50

   

龐涓(?-前342),戰國初期魏國名將,河南省開封市通許縣人,也是整個戰國時期最具文韜武略的將軍之一。曾率領魏武卒橫行天下,北拔邯鄲,西圍定陽。差點將趙國南面領土納入魏國版圖,桂陵之後盡數收回河西失地,又南取楚地千里,促使魏國稱霸諸侯。其人智勇雙全,愛兵如子,但對魏王過於忠心,且為人有惻隱之心,最終敗於孫臏之手。他的人生起落成為了魏惠王霸權盛衰的標誌,他的死為魏國的霸權敲響了喪鐘,魏武卒也從此退出了歷史舞台。

目 錄1人物簡介

2軍事思想

3城府

4孫龐鬥智

5魏齊之戰

6人物影響

6.1 故里通許

6.2 歷史評價

7影視形象

1人物簡介龐涓(前383?- 前342),華夏族,今河南省開封市通許縣人。周代戰國時期兵學家、政治家,魏國大將。[1]

龐涓與孫臏,兒時學藝相識,情同手足。共拜鬼穀子為師學習兵法,熟讀《田穰苴兵法(司馬兵法一百五十篇)》,鬼穀子傳授予他《吳起兵法(吳子兵法四十八篇)》,與蘇秦、張儀、毛遂、甘茂、司馬錯同為師兄弟。

龐涓粗豪狂妄,成名心切,學業未成即聽聞魏惠王招納賢士,覺得機會來了,決定下山回國應招。

孫賓送龐涓下山

到魏都安浥后,龐涓以鬼谷弟子身份見到魏王。魏惠王魏罃咨以治國安邦、統兵打仗之策。龐涓道:「若用我為大將,則六國就可以在我的把握之中,我可以隨心所欲統兵橫行天下,戰必勝,攻必克,魏國必成為霸主,最終兼併諸侯六國!」魏惠王欲封龐涓為偏將軍,龐涓不受,改封為上將軍。

龐涓率領魏武卒北拔邯鄲,西圍定陽,被冊封大將,掌魏國最高軍權。由於他每戰必勝,每攻必克,燕、韓、衛 三國君王紛紛去到魏國朝賀,秦、楚兩國也避與魏軍交戰,差點將趙國南面領土納入魏國版圖,桂陵之後盡數收回河西失地。一步步實現自己成為第二個吳起的夢想。

龐涓不忘親自請師弟孫賓出山,但后見孫賓才能過人,又習得自己夢寐的《孫子兵法》,心生惶恐,於是用奸計,使孫賓被處以臏刑。后齊使淳于髡偷偷救走了孫臏,成為齊國軍師與龐涓數次交戰。桂陵之戰,被孫臏計擒。馬陵之戰,被孫臏計XX,兵敗身死。

2軍事思想龐涓繼承了吳起的部分軍事思想,在作戰指揮中得以體現。在被魏惠王問時,闡述武力是解決外患的手段。

但他氣量狹窄,排擠兵法超于自己的政敵,又當斷不斷,為自己的的命運埋下了隱患。同時好戰喜功,常年征伐他國,加快魏惠王稱霸中原的同時也加速了魏國的衰落。

戰在於君,號令統一

龐涓

其一,強調必須在國家和軍隊實現協調和統一,才能對外用兵,也就是說全國軍民必須遵從統一號令;另一方面強調必須加強國家的軍事力量,為此龐涓精心培練出繼承吳起打造的魏武卒。在實踐中發展了吳起所提出的「內修文德,外治武備」的作戰前提。

戰在於將,賞罰分明

其次,認為軍隊能否打勝仗,主要看軍隊的素質。質的標準是:要有能幹的將領,要有訓練有素的士兵;要有統一的作戰指揮;要有賞罰嚴明的軍規。為此龐涓帶領魏武卒征戰諸侯,名震四方;斬殺了玩忽職守、不成器的兒子龐英;又細心培養出繼承自己事業的龐蔥(龐涓堂弟)。

3城府剪除異己,滴水不漏

龐涓決心要除掉隱患,否則日後必然屈居其下,但因為是師兄弟,表面上笑臉相迎。為達到目的,在一次酒時,問:「吾兄宗族都在齊國,現在我們二人已在魏國為官。為什麼不把兄長家屬宗族也接來一起享福呢?」

孫賓落淚道:「天災戰亂,我家親屬宗族早消亡殆盡了。當年,我只是由叔叔和兩個堂兄孫平、孫卓帶到外地流浪。後來我被留在一人家當傭工,叔叔、堂兄也不知去向了!再後來我單身從師鬼谷先生,已多年沒跟故鄉、親人聯絡,連僅有的叔叔、堂兄怕也已不在人間了吧!」

「那麼,兄長就不想念故鄉嗎?」

「人非草木,孰能忘本?只是現在既已做了魏臣,這事就不必提了。」孫賓有些傷感地說。

「兄長說得有理,大丈夫隨地立功,又何必非在故土?」龐涓安慰說。

半年之後的一天,忽然有個齊國臨淄口音的瘦漢來找他,得知是帶送齊國孫臏堂兄孫平的書信。信中以孫平口氣,講述了兄弟情誼,告訴了叔叔已去世。堂兄兩人已回到齊國,希望孫賓也回到故鄉,把幾近消亡的孫氏家庭重新建立起來。信中語氣懇切、情感深重,熱切盼望孫臏早日返鄉。

孫賓看罷,不禁流淚。回通道「自己十分思念故鄉,但目前已成為魏國臣子,不能很快回去。待為魏國建立了功勛,有機會返鄉探親掃墓,一定與兩堂兄在齊地故鄉相聚。」

不料,那瘦漢是龐涓收買的小人。龐涓取得孫賓書信,仿其筆跡,添加:「仕魏乃不得已、礙於情面。不久一定回國,為齊王效力!」然後派瘦漢交給宮人,此信被移交給魏惠王,魏王大怒,找來龐涓「你看該怎麼處置?」

「臣日夜陪伴他左右,這不可能啊,一定是有人陷害孫賓,望大王明察」,龐涓辯護道。

「那他要回齊國,也不能為寡人所用」

龐涓上馬

「孫賓才能不低於我,若放他歸齊,將對魏國霸業不利。所以…」龐涓沒說下去,也不用說下去。

「殺掉他?」魏王一語道破。

「他畢竟是他同門師弟,讓我勸勸他。他同意留下來,最好。若不想留,請大王把他發到我府中,讓我看守他,使他不能為他國所用即可。這也算是讓臣盡了做兄弟的情意。」 龐涓假作惺態道。

龐涓回府後裝作不知情的問孫賓,「師弟還想念故鄉嗎?」

「久別故鄉,怎能不想?只目前不能回去。」孫賓嘆道。

龐涓面露惋惜,「不如請魏王准一兩個月返鄉探親,然後再歸來」

「恐怕魏王擔心我去而不歸,不會答應的。」孫賓心有所動。

「明天你隨我面見大王,我為你說幾句。以師弟人品,魏王不會懷疑的!」龐涓順話道。

「全仗師兄相助了!一旦歸來,我一定全身心報效魏王,再無他意!」孫賓感激道。

次日早朝,孫賓面見大王,但沒見到龐涓,於是就忍不住請求魏王准許其返鄉掃墓。魏王大發雷霆,令軍士押入死牢。

見到孫賓已被押,龐涓上前問,「我因事耽誤,正要上朝。這怎麼回事?!」

龐涓大驚失色,對孫賓說道,「別急,我去為你求情去!」

龐涓看望孫賓,「大王盛怒,判兄死罪。我力爭苦求,才免於一死。」

孫賓接過話,「總算保住了性命,全賴師兄了!以後我定當報答。」

「但要受臏刑及鯨面。」龐涓嘆氣道,說罷掩面走出大廳。不一會兒,來了行刑的劊子手,只聽孫賓慘叫一聲,昏迷中,臉上也被用黑墨刺上『通敵叛國』四字。

行刑后,龐涓找來大夫為其醫治,並親自為其上藥、包裹,派美女陪伴孫賓,照料無微不至。

一個多月之後,孫賓雙膝的傷口基本愈合,但再不能走路,只能卧坐在床。龐涓的照顧使孫臏過意不去,總想盡自己所能為龐涓做點什麼。在孫賓再三要求下,龐涓說,「就把鬼谷先生所傳的孫子兵法十三篇及註釋講解寫出來吧,這也是對後世有益的事,也可因此使吾兄揚名于萬代千秋呢!」

於是從那天起,孫賓夜以繼日地在木簡上寫起來,日復一日,廢寢忘食,以致人都勞累得變了形。

4孫龐鬥智墨子與鬼穀子是好朋友,他從魏國到鬼谷遊玩,見孫賓才智出眾,就向魏惠王推薦孫臏。這時,龐涓已是魏國上將軍,早忘了舉薦孫臏一事。經墨子一說,魏惠王一問,龐涓只得親赴鬼谷請師弟出山。

孫臏到魏都安浥后,龐涓以賓客之禮相待,派美女照顧孫賓。

龐涓率魏國大軍在方城與楚國軍隊相持不下。孫臏引用《孫子兵法》獻「上屋抽梯」之計,使龐涓大敗楚軍。

魏惠王志在統一三晉之地,令龐涓出征韓國,秦國陳渠伺機大兵壓境魏國。孫臏臨危不亂,以疑兵之計嚇退來犯秦兵,贏得魏國君臣一片讚賞。勞師征韓,匆忙趕回救援的龐涓卻被冷落一旁。

笑裡藏刀

龐涓 畫像

龐涓嫉妒孫臏的才能,恐將軍之位被孫取代,但礙於是師兄弟,表面上笑臉相迎。為達到目的,龐涓利用孫臏的思親心情,設下圈套,陷害孫臏。不久,孫臏接到齊國的家書,念親心切的孫臏在龐涓的慫恿下向魏王告假,魏惠王聽信讒言,以叛國罪將孫臏打入死牢。行刑之際,龐涓出面為孫臏說情,魏王傳旨免除孫臏死罪,處以臏刑。龐涓將受傷的孫臏接回家中,請來最好的醫師為他醫腿,並繼續派美女照看孫賓,孫臏十分感激,許諾將所記得的《孫武兵法(孫子兵法十三篇)》為龐涓書寫下來。留住性命卻失去雙腿的孫臏由此落入了龐涓的掌心。

佯狂脫禍

軟禁孫臏

一個照顧孫臏起居的小男孩被孫臏的精神所感動,早就看穿了龐涓的伎倆,便對龐涓一貼身衛士講,是否求龐將軍讓孫先生休息幾天,那個衛士道,「你知道什麼!只等孫臏寫完兵書,就要餓死他呢!還讓他休息?」 為幫助孫賓,他偷偷將龐涓陷害孫賓的事實悄悄告訴孫臏。

孫臏面對死亡,但無計可施,情急中想到下山時鬼穀子送給他的錦囊。「原來此如!原來如此啊!」原來錦囊中僅有竹簡一片,上書兩字,「裝瘋」,他將已抄錄的兵法全部燒毀。龐涓不相信孫臏真瘋,多次試探,都沒看出破綻。龐涓還是放心不下。期望孫臏不是真瘋,好繼續為他寫出《孫子兵法》,派人向孫臏傾吐談心,孫臏無動於衷,仍瘋瘋癲癲,送飯的人拿來吃的,他竟連碗帶飯扔出好遠。龐涓萬分無奈,便叫人把他扔到豬圈去,孫臏披頭散髮地倒在豬圈裡,弄得滿身是豬糞,甚至把糞塞到嘴裡大嚼起來。暗中監視孫臏的龐涓因此也信以為真了。

金蟬脫殼

小男孩知孫臏是裝瘋。在孫臏教唆下小男孩找人來到孫的臏故國齊國,找到齊國將軍田忌,將孫賓的遭遇告訴了田忌,請田忌設法解救。田忌不信孫賓其才,淳于髡決定到魏國一試孫賓,然後見機行事。淳于髡來到魏國,私下買通看護孫臏的衛兵,在小男孩的安排下與孫臏見面。一番交談,孫臏嘆自己空有世上無雙的《孫子兵法》,卻無用武之機,辜負了祖先和老師的厚望。淳于髡方知孫臏真有其才。於是用孫臏之計,讓自己的僕從裝扮成蓬頭垢面的孫臏醉卧豬欄,孫賓乘機躲入淳于髡的馬車逃離魏國。

李代桃僵

數天後,魏國人在都城河邊發現了孫賓的衣服,誤以為孫賓已死,龐涓有些懊悔。回齊國后,孫賓為了不得罪魏國,暫時隱住在田忌家中。田忌派家臣僕人照顧孫賓,為不忘臏刑之仇,孫賓改名孫臏。田忌愛馬,常和齊威王賽馬,每賽必負。孫臏告訴田忌,採用"策對"之計,說:「捨棄一匹馬,便可換取全局的勝利。將軍用的下等馬對大王的上等馬,用上等馬對大王的中等馬,用中等馬對大王的下等馬,捨棄下等馬,一敗兩勝,而勝全局。若大王追究起來,將軍當見機行事。」田忌聽從了意見,下重賭和齊王賽馬,果然獲勝。齊威王納悶,田忌順水推舟舉薦孫臏計謀,令齊王敬重。

齊威王見孫臏雙腿殘疾,當孫臏陳述自己對戰爭的觀點時,齊威王問:「依你之見,不用武力能不能使天下歸服呢?」孫臏果斷地回答說:「這不可能,只有打勝了,天下才會歸服。」然後,他列舉黃帝打蚩尤,堯帝伐共工,舜帝征三苗,以及武王伐紂等事實,說明以戰求統一的必要。這一番深刻的分析,使齊威王大受震動。再詢問兵法,孫臏更是滔滔不絕,對答如流。齊威王感到孫臏其人確實不簡單,從此以「先生」相稱。

圍魏救趙

龐涓為報中山之仇,帶重兵進攻趙國,趙國危在旦夕。便向齊國求救,田忌主張救趙,相國鄒忌等人懼怕魏國,堅決反對。齊威王力排眾議,發兵8萬救趙,欲封孫臏為大將,孫臏辭謝說:「我腿有殘疾,若我為大將軍,恐受天下人恥笑,況我初回齊國,毫無建樹難以服眾,還是請田忌為大將軍為好!」齊威王於是封孫臏為軍師。

田忌聽從孫臏的計策,不去趙國,而直逼魏國。田忌的堂弟田國以為孫臏怕死,慫恿數名將軍不聽孫臏之令,定要前往趙國和魏軍一決高低。孫臏好言相勸,田國等人不從。孫臏按軍法斬殺田國手下一個有功之將,田國等人在軍法的威懾下,領軍向魏都安浥挺進,魏國告急,龐涓只好從趙國撤軍。回軍途中,龐涓和齊軍相遇,孫臏重創龐涓。龐涓方知孫臏沒死,田國等人此後對孫臏口服心服。

擒賊擒王

龐涓為報復齊國,糾集楚、韓、燕三國討伐齊國,揚言若齊國不交出孫臏,便毀滅齊國。鄒忌等人也推波助瀾主張交出孫臏以解齊國之難,齊威王為齊國安危,答應了龐涓的條件。田忌、田國勸孫臏逃走,另擇明主。孫臏胸有成竹,說他可兵不血刃,使龐涓撤兵。盟壇上,四國上將商談退兵和好之事,龐涓堅持必須得到孫臏,才可退兵。裝扮成齊國將軍的武士春押著孫臏來到壇下,龐涓上前辨認孫臏,冷不防被齊國武士用劍逼喉,周圍的魏國士兵怕龐涓被殺,不敢上前。龐涓無奈,只好答應退兵。

以逸待勞

楚、韓、燕三國軍隊退去后。龐涓也只好撤軍。回軍的路上龐涓越想越氣,又帶軍殺回。魏軍的突返,使齊國措手不及。齊威王命田忌和孫臏帶兵抗敵。雖然楚、韓、燕三國的軍隊已經返回,齊軍和魏軍相比還是敵強我弱,孫臏令全軍守而不出。龐涓為激孫臏出營作戰,命魏國士兵在營外高聲漫罵。孫臏仍按兵不動。田國氣憤不過,要求出兵,沒想到孫臏竟然同意。田國率精幹之兵不斷襲擊敵人,使魏軍更加疲憊。龐涓只好撤軍,孫臏乘機出兵,挫退魏軍,活捉龐涓,一雪軟禁之恥。 孫臏指揮桂陵之戰

齊威王見救趙目的達到,魏軍主力又並未受損,下令放龐涓回魏。

無中生有

龐涓回到魏國后,又氣又恨,欲殺孫賓。招門客支招用計讓孫臏和田忌失去兵權,然後再兵壓齊國迫使交出孫賓。龐涓派門客公孫閱投奔在齊國相國鄒忌門下,向鄒忌講述田忌得勢的利害。鄒忌本來就嫉妒田忌的功勞,便向齊王進讒言,誣陷田忌和孫臏,齊王不信。公孫閱告訴鄒忌,無中可以生有,多說幾次,齊王就會相信。公孫閱冒充田忌的門人帶重金請占卜者為其占卜,所問乃謀王權之事。鄒忌將此事稟告齊王,齊王終於相信了鄒忌的讒言。

借刀殺人

齊威王派人監視田忌,孫臏告訴田忌,只有交出兵權才可免去殺身之禍。田忌聽從孫臏的計策,主動交出兵權,齊威王打消斬殺田忌的念頭。

門客勸鄒忌斬草除根,鄒忌說在齊國難以得手。公孫閱讓鄒忌"借刀殺人"。鄒忌向齊威王建議與楚國建立聯盟,共同對付魏國,並提議讓田忌和孫臏出使楚國。齊王擔心二人一去不回,鄒忌說他們如果不回,就滅其九族。鄒忌隨後派心腹趕往楚國,密報田、孫到楚國是為了探查虛實。孫臏和田忌一路上幾遇危險,幸有武士暗中保護,才化險為夷,到達楚國。楚國為了對付魏國,要留往田忌孫臏,並許以高官厚祿,田忌和孫臏執意要走,楚王一怒之下將二人困在楚國。

趁火打劫

龐涓聽聞孫臏被困在楚國,帶著珍寶親自出使楚國,將珍寶獻給喜愛珍寶勝於自己生命的楚王,還答應將佔據楚國的城邑還給楚王,以換取孫臏。楚說可以考慮龐涓的建議。楚王要挾孫臏,說他如果不答應留在楚國,就把他交給龐涓。孫臏告訴楚王,龐涓要的不是他,是《孫子兵法》,有了《孫子兵法》,魏國就會稱霸。孫臏答應為楚王抄錄一套《孫子兵法》,楚王同意先放田忌回國。田忌暗中收買眾多敢死之士,欲救孫臏。龐涓得知孫臏答應為楚王抄錄兵法,進見楚王,說他知道兵法的一些內容,為防止孫臏抄錄假兵書欺騙楚王,他可以為楚王監視孫臏,條件是他再把兵書抄錄一遍帶回魏國。楚王答應了他的要求。

瞞天過海

龐涓又見到孫臏,說他即使給楚王抄錄了兵法,楚王還是不會放過他,不如為他抄寫一部兵法,他可以幫助孫臏逃離楚國。孫臏將計就計答應龐涓的要求。按照龐涓和孫臏約定的計策,龐涓先離開楚國。龐涓走後,孫臏拜見楚王,說兵法乃兵聖之作,必須找一類似鬼谷的山谷抄寫,才可不辱聖靈,否則將受到上天懲罰。楚人一向寵信鬼神,楚王答應了孫臏的要求。孫臏選擇了靠近楚魏邊境的一條山谷,假意不敢前往。楚王得兵法心切,派軍隊保護孫臏。龐涓帶兵秘密襲擊孫臏所在的山谷,意欲劫持孫臏。孫臏乘龐涓與楚軍混戰之機,在武士的保護下,逃離楚國。

偷梁換柱

孫臏的逃離使龐涓十分惱怒,他來到楚國,一番口舌,使楚王相信了他的謊言。楚王派使者來到齊國,污衊孫臏偷走了楚國的國寶,要孫臏將國定送回楚國,否則楚國將與魏國一同向齊國問罪。齊威王明知孫臏不是雞鳴狗盜之徒。但迫於楚國的威脅,再加對田忌的猜疑,命令孫臏親自到楚國向楚王說明。孫臏為了田忌將軍一家人的性命,打算再次動身去楚國,田忌、田國極力阻止孫臏前往楚國。孫賓用偷梁換柱之計,命人裝扮成自己,帶著一批希世珍寶前往楚都。孫臏乘機帶著田忌的信,隨田國經楚國前往到韓國去找申大夫。

假道伐虢

孫臏來到韓國申大夫家,申大夫要將他引見給韓王,孫臏不願讓自己來到韓國的消息傳到魏國,因此不願去見韓王。申大夫還是將孫臏來到韓國的事告訴了韓王,韓王立即召見孫臏,拜孫臏為軍師。龐涓得知孫臏在韓國,故作不知,派使者來到韓國,邀請韓國在成周會盟,對付共同的敵人秦國,請韓王允許魏國參加盟會的人路經韓國成皋。孫臏向韓王進言,說魏國肯定另有所圖,並向他講了當年晉獻公假道伐虢的故事。韓王只答應盟會,未答應借路。盟會之時,魏王假作勞累過度,舊病複發,龐涓再次提出借路韓國的北方重鎮成皋,從近路回國。韓王以為盟約以定,魏國不會與之為敵,答應了龐涓了請求。龐涓回國途中,乘韓國不備,突然佔領了成皋。然後向韓王提出:以成皋換孫臏。

聲東擊西

成皋是韓國北方的屏障,成皋失陷,韓國上下一片慌亂。韓國不少大夫主張用孫臏換回成皋,韓王也打算把孫臏交給魏國。申大夫堅決反對,他說只要孫臏在韓國,成皋就不愁不能奪回,而且魏國也不敢小視韓國。身為大將軍的韓國太子也反對交出孫臏,認為如此將是韓國的羞辱。韓王改變主意,命太子和孫臏帶兵奪回成皋。韓國的軍隊沒有進攻成皋,而是直逼魏國的重鎮中牟。龐涓估計孫臏會象當年圍魏救趙一樣故計重演,並未回兵中牟,而是率主力直逼韓國國都。韓王立刻命太子和孫臏回軍。孫臏讓太子率大軍明為回國救急,實為虛晃一槍,他與田國率領一支精幹輕裝軍隊,夜奔成皋,乘敵不備,奪回了成皋。

空城計

龐涓在韓都城外準備與孫臏一決勝負,可發現韓軍營中沒有孫臏,他意識到孫臏肯定是去了成皋,立刻率大軍悄悄返回成皋。孫臏奪取成皋后,為長期堅守成皋,派軍隊到城外征糧,未曾想龐涓先頭輕裝軍隊已經逼近成皋。孫臏處亂不驚,命城外征糧軍隊立刻集結,然後大開城門,裝做毫無戒備。

魏國費將軍帶先頭魏軍來到成皋城外,見城門大開,不由疑惑,不敢進兵。后又發現城內街旁有隱蔽的士兵,城外林中也有韓國士兵,怕中孫臏的埋伏,急忙率軍後撤數十里。城外征糧韓軍得以回城。龐涓大軍趕到,將成皋團團圍住。田國回韓都請兵,許多韓國大夫不願因孫臏與魏國交戰,再次提出用孫臏換成皋。韓王猶豫再三,命太子和申大夫率韓國大軍前往成皋,但為留後手,不準他們與龐涓交戰。

反間計

太子大軍來到成皋三十裡外安營紮寨。孫臏見太子遲遲按兵不動,派人來到太子營中,問太子為何不出兵。太子推說龐涓圍而不攻,他必須謹慎行事,以免中計。成皋城內缺糧,韓國守城的軍隊不免人心浮動。龐涓派入成皋的奸細隨波逐流乘機挑唆守城百姓哄搶糧庫,一聲內亂迫在眉婕。幸虧孫臏帶兵及時趕到,制止了內亂,領頭搶糧的百姓被扣押。孫臏告訴百姓,他讓將軍扣發糧食,逼他們搶糧,造成城中沒糧的假象,這樣龐涓繼續圍而不攻,以便有足夠的時間等待秦國援軍的到來。百姓將孫臏的話告訴奸細,奸細尚存疑惑。孫臏再布迷陣,使奸細相信城中確實有糧。奸細逃離成皋,將成中內情報告龐涓,龐涓決定攻城。

樹上開花

對於孫武"我專而敵分"、以寡敵眾的戰術原則,孫臏也有創造性的發展。韓國軍隊依照孫臏"樹上開花"之計,虛張聲勢,引誘迷惑敵人,龐涓錯誤的以為,韓軍主攻方向在韓國太子一路,率主力迎擊太子,敵人兵力分散,結果申大夫率韓軍主力突破魏軍包圍,將糧食和援軍送進成皋。太子不聽勸告,違背孫臏之意,被寵涓大軍圍困在城西。孫臏再用"樹上開花"之計,造成大軍進城的假象。龐涓估計孫臏將從成皋西門突襲龐涓,調集大軍埋伏在城西。誰知孫臏大軍從魏軍包圍圈的另一方向突破,救出韓太子及所率將士。

拋磚引玉

龐涓率大軍在外,不敢久戰,意欲與韓軍一戰決勝負。但孫臏固守不出,意在將龐涓拖垮。龐涓派士兵四處搶糧,殺戮韓國百姓,引誘韓軍出動。部分韓國士兵不聽軍令,私自出擊,被魏軍所殺。龐涓將韓國士兵的屍體堆在韓軍大營前,韓國士兵被擊怒,擁入孫臏帳內,威脅孫臏,若再不出戰,將殺死孫臏。孫臏用兵法說服眾士兵,士兵決意按孫臏之計行事。龐涓繼續搶糧,韓軍出兵,打了就撤,在回撤之時。部分將士出而不返,秘密潛伏于西山。十數天後,潛伏于西山的韓軍已達數萬人,孫臏命出擊的軍隊將魏軍引入西山,將其殲滅。西山之戰魏軍被重創,龐涓知再戰也無利可圖,只好打道回國。

暗渡陳倉

齊威王臨終前悔恨錯待田忌和孫臏,他懇請田忌重掌兵權,還囑咐一定要請回孫臏。

孫臏知韓王不會放自己回國,龐涓也將在路上派兵截殺,憑自己的力量,難以安全回國。孫臏請韓王把他當做韓國人,按照他的功績,給他一富庶的城邑做為封地,這座城邑就是魏國的上黨。韓王早就想得到上黨,若奪取上黨,就將上黨賜于孫臏。孫臏率軍隊前往上黨,龐涓派兵在上黨的必經之要道長山攔住孫臏的軍隊。孫臏假意準備進攻長山,暗中派人尋小路輕裝奔襲上黨。孫臏攻克毫無防備上黨后,又離開上黨,前往趙國,既擺脫了韓王的控制,又躲開了龐涓截殺。

連環計

孫臏決定先除掉公孫閱,然後迫鄒忌就範。孫臏見鄒忌,稱讚他開始輔佐齊威王時是如何賢德,捧他為齊國棟樑,告訴他門客公孫閱是魏國奸細,要他相助除去公孫閱,鄒忌信了孫臏之言。鄒忌向齊宣王引薦公孫閱,公孫閱在齊王面前誣陷孫臏,齊王將信將疑,向鄒忌詢問孫臏的事,鄒忌卻總說孫臏的好話。齊王對公孫閱失去信任。鄒忌借此勸公孫閱廢除齊宣王,兩人商定,公孫閱派人與龐涓聯繫,裡應外合立宣王弟田郊師為君。公孫閱讓心腹帶秘信前往魏國,心腹被埋伏在城外的田國抓獲,公孫閱知道上當,自殺身亡。鄒忌想要回秘信,因為上面有他的名字。田國不給,說只有鄒忌不再挑唆田忌,他才交還秘信,鄒忌此時才明白中了孫臏的連環計,只好同意。

遠交近攻

大夫紛紛進言,請齊宣王收復魏國佔領的城池,齊宣王命田忌和孫臏帶兵奪回那幾座城池,活捉郊師。孫臏不同意急於用兵,因為齊國經過內亂,國力不足,軍力不強,強行奪回城池,不是魏軍的對手,採取合縱之計,聯絡趙、韓、楚、秦 四國,共同抵制魏國,然後待機出兵。龐涓為對付孫臏的伐交,也積極開展外交,並說服魏王將魏國太子送到韓國做人質,韓王表面答應不出兵幫助齊國,但心中另有打算。秦國出兵攻打魏國,龐涓率魏國大軍迎擊秦軍,孫臏乘機奪回了魏佔領的城池,但是卻沒有抓獲公子郊師。

打草驚蛇

郊師躲在魏國邊城,時常帶領手下人搔擾齊國,他還招驀死士,準備捲土重來。郊師手下死士曹揚,夜入王宮,刺傷了齊王,多虧王后鍾離春相救,才保住了齊王的性命。被鍾離春刺傷的曹揚逃入太后寢宮。曹揚一日不除,齊王一日不得安睡。齊王命田忌立即抓獲曹揚,田忌手下查遍全城,也不見曹揚的蹤影。鍾離春懷疑曹揚藏在太後宮內。太後衛姬是齊宣王和郊師的母親,不便強行進宮捉人。鍾離春採用孫臏打草驚蛇之計,對太后說,有人曾看到曹揚躲入太後宮中,意欲搜查。太后否認,大鬧一場。曹揚的確藏在太後宮中,聽說此事後,怕鍾離春真的搜查太后住處,逃出後宮,被埋伏在宮外的鍾離春抓獲。

調虎離山

郊師不除,終為禍患。田忌打算率軍進攻魏國。孫臏去找鄒忌讓他將功補過。鄒忌答應了孫臏的要求。鄒忌來到魏國邊城,告訴郊師,齊王的傷勢越來越重,不久將入祖廟,田忌、孫臏正在物色繼位者。他聯絡了一些先王手下的老臣,意欲擁戴郊師回國執政。郊師聞此十分高興,齊宣王故作不久人世的樣子,太后將此情告訴了郊師。公子郊師悄悄回到齊都,被鍾離春活捉,方知上當。

欲擒故縱

齊宣王將郊師囚禁。郊師絕食,太后威脅齊王,就進牢獄陪伴郊師,使世人指責齊宣王不孝,齊宣王不願擔不孝之名,只得答應了太后的請求。郊師獲釋后,野心不死,重新聯絡死黨,企圖捲土重來。孫臏有意放縱不問。公子手下的刺客,刺殺孫臏未遂,孫臏和田忌借此離開臨淄。郊師認為時機可乘,糾集死黨偷襲王宮。王宮早有所備,田國率軍隊,消滅了公子郊師的叛黨,郊師也因意圖謀反罪而被齊宣王判處死刑,死後屍體被安置於燕國荒山。

關門捉賊

齊軍準備攻城,駐守魏國的軍隊前來增援馬陵,魏國將軍告訴假郊師,他已派人稟報龐涓,龐涓將率大軍前往馬陵。田忌受宣王之命,準備攻城,孫臏對田忌道:強攻必然增加齊軍傷亡,如果攻城不下,魏國後續援軍到達,後果不堪設想。不如乘魏國邊城空虛,佔領魏國邊城,再以小利變大利。田國帶著化裝成魏軍的齊軍出現在魏國邊城,喊開城門,殺進城內。

魏國將軍得知邊城失守,連忙撤離馬陵,回軍魏國邊城。田國悄悄佔領馬陵。孫臏率軍在途中截住魏軍,魏軍急忙返回馬陵。田國率兵將魏軍誘進城內,關門捉賊,全殲魏軍。

苦肉計

龐涓大軍趕到邊城,齊軍已經撤離。龐涓決定先教訓韓國,以報韓國在魏秦大戰時, 不按約出兵之仇,同時打算借此引誘齊國出兵,在魏國境內打敗孫臏。此時魏國的太子申還在韓國做人質,魏王不同意進攻韓國。龐涓派人告訴太子申,說他母親有病,請他回來看望。韓王不打算放太子申回國。太子申見不能回國,整日和女樂混在一起。魏王聽從龐涓的計策,指責太子申不孝,龐蔥帶人到韓國捉拿太子申。韓王仍不放太子申,龐蔥假托奉魏王之命殺太子申,韓王見此,只好放回太子申。龐涓隨即與太子申率魏國大軍進攻韓國。

隔岸觀火

齊宣王派田忌和孫臏帶兵救韓,孫臏不同意立即出兵,他說魏軍強大,又將在魏國境內作戰,勝負難定。不如先隔岸觀火,待魏韓兩軍隊打的筋疲力盡時,再出兵救韓。田忌派門客到韓國把齊國出兵的消息告訴韓王。使者在韓都城外被魏兵所擒,龐涓要他向韓國軍隊喊話,說齊國不肯救韓,使者一口答應。當使者來到韓都城下時,卻告訴韓軍孫臏親領齊國大軍不日就到。魏將一怒之下,當場殺死齊國使者。韓國得知孫臏率領的齊軍將到,舉國上下一片振奮,拚命抗敵,魏韓兩國的軍隊一時相持不下。

龐涓身中數箭

減灶計

魏韓兩軍打的筋疲力盡時,齊軍殺向魏國國都。龐涓率大軍回國,迎擊齊軍。孫臏不與龐涓正面作戰,因為魏軍雖是疲憊之師,但齊軍深入魏國腹地,不利之處更多,裝成害怕的樣子向齊國撤退。齊軍後撤第一天,埋鍋做飯的軍灶十萬,然後一天天減少。追趕齊軍的龐涓不知是計,以為齊軍懼怕魏軍,逃兵數量眾多,於是帶精兵日夜兼程追趕孫臏,結果在馬陵道中了孫臏的埋伏。齊軍萬箭齊發,士軍的鮮血染紅了天邊的夕陽,戰後一片死寂,龐涓無路可逃,身中數箭,自殺身亡。孫臏運用非凡的才智,報了臏刑之仇。但他身影還留在那裡,絕望的想找回那早已被深深埋葬的友情。

孫臏把龐涓的首級割了下來帶回了齊國,將身子埋葬於今河南通許。后被魏惠王厚葬。

5魏齊之戰桂陵之戰中龐涓于公元前354年被俘,圍魏救趙的桂陵之戰趙國都城已破,趙魏已經簽訂了絕對有利於魏國的合約。

馬陵之戰中趙國的表現來看,很可能齊國在齊魏博弈中戰略上失敗,而桂陵之戰只是小規模的戰術上的勝利。由於魏國在趙國獲得了大量的戰略收益,所以,齊國因此迫於形勢,放回在桂陵之戰中俘獲的龐涓也是有可能的。根據著名軍史專家夏惟桐的研究,在之後的馬陵之戰中,孫臏採用犧牲不服從田忌的兩都兵馬(齊國軍事建制單位)襲擾魏國都城,驕縱魏軍的心理戰法,造成了魏國朝廷震動,可能威脅到了領軍的太子的王儲地位,才採取了跟進殲滅齊國部隊的不理智策略。

但馬陵之戰犧牲的僅僅是快速追擊的少數部隊,所以魏國軍隊實力並沒有受到大的影響。襲擊魏都的齊國兩都兵馬已經被魏國聚殲。

因此」圍魏救趙「和「圍韓救趙」都以齊國戰略失敗而告終,但是在馬陵之戰中,孫臏超一流的指揮技術和心理作戰技巧,仍然讓現代人震撼。

龐涓好名利,總夢想著出將入相成為第二個吳起。為此,他幫魏惠王制定了弱趙以聯三晉,滅秦後圖天下的戰略方針。但魏惠王外交上的失誤讓他陷入了被動局面,北拔邯鄲之時,齊楚出兵,秦亦趁火打劫。拿下邯鄲之後,于桂陵敗於孫臏之手,後魏將邯鄲還給趙國,其戰略目標未能實現。桂陵之後將目光轉向秦國,主張弱秦,滅秦。可惜魏惠王未能正確採納其方略,仍固守統一三晉的方略不變,堅持打韓國,以至於被齊國漁翁得利。

6人物影響故里通許龐涓故里在今河南省通許縣。

龐涓墓地

龐涓墓位於山東省淄博市淄川區將軍路街道辦事處將軍頭村東。

戰國時期,與韓、趙三分晉地的魏國西有秦韓,南有楚,北有趙,東有齊,地處中央,易攻難守,四面臨敵,憂患的環境和勃勃雄心促使魏國自魏文侯開始招賢任能、依法治國、強兵拓土。可惜魏武侯只重文,魏惠王只倚武,人才不斷流失,靠征戰諸侯贏得惠王器重的龐涓又妒忌兵法超于自己的孫臏,將自己和魏國逼向了維谷境地。 魏將龐涓之墓

龐涓因常年征韓伐趙、討楚抗齊,致使樹敵眾多,以至於魏惠王下令厚葬不久,陵墓即被偷掘毀壞,暴屍荒野。因首級在齊國,孫臏為其在淄川留仙湖另立了碑文,保存至今。

歷史評價他使四戰之地的魏國延續稱霸中原,讓魏武卒名震四方。他是魏惠王霸權的護航者。 龐涓上馬石

他的人生起落正成為了魏惠王魏罃霸權盛衰的標誌,他的死標志著魏國的霸業走到了盡頭,魏武卒也隨他退出了歷史舞台。

後人評價「魏惠王東敗於齊,西喪秦地七百余里,南辱于楚,至於國之根本,竟成一俘者,皆因龐涓之一死。」

7影視形象(1)內地電視劇《兵家孫臏》白俊傑飾 龐涓

(2)1988年 香港電視劇《奇門鬼谷》黃日華飾 龐涓

影視劇中的龐涓(3張)

(3)1999年 內地電視劇《東周列國·戰國篇》李顯剛飾 龐涓

(4)2000年 內地電視劇《孫子兵法與三十六計》楊洪武飾 龐涓

(5)2009年 內地電視劇《大秦帝國·裂變》尤勇飾 龐涓

(6)2011年 內地電影《戰國》吳鎮宇飾 龐涓

詞條圖冊更多圖冊

參考資料 1. 東周列國·戰國篇:孫龐鬥智[10-12] .聚力網 - PPtv .1997 .

詞條標籤:

戰國人物魏國將領歷史社會科學人物歷史人物 東周 , 大將 , 兵家 , 通許縣

如果想投訴,請到百度百科投訴中心;如果想提出意見、建議,請到意見反饋。

龐涓

個人概況

中文名:

龐涓

國籍:

魏國

出生地:

河南開封通許縣

出生日期:

不詳

逝世日期:

前342

個人背景

職業:

將領

個人貢獻

主要成就:

曾率領魏武卒橫行天下 、 北拔邯鄲,西圍定陽 、 桂陵之後盡數收回河西失地

詞條統計

瀏覽次數:次

編輯次數:74次 歷史版本

最近更新:2013-10-27

創建者:zhiyang2005

詞條貢獻榜 辛勤貢獻者:

FainsNie

wjszysj

雅可比方程

eastknight

aiwen_n

安迪布蘭頓大人

墮天刻印

展開

© 2013 Baidu 使用百度前必讀 | 百科協議 | 百度百科合作平台

參考資料

1人物簡介2軍事思想3城府4孫龐鬥智5魏齊之戰6人物影響6.1故里通許6.2歷史評價7影視形象

登錄

查看我的收藏

1人物簡介龐涓(前383?- 前342),華夏族,今河南省開封市通許縣人。周代戰國時期兵學家、政治家,魏國大將。[1]

龐涓與孫臏,兒時學藝相識,情同手足。共拜鬼穀子為師學習兵法,熟讀《田穰苴兵法(司馬兵法一百五十篇)》,鬼穀子傳授予他《吳起兵法(吳子兵法四十八篇)》,與蘇秦、張儀、毛遂、甘茂、司馬錯同為師兄弟。

龐涓粗豪狂妄,成名心切,學業未成即聽聞魏惠王招納賢士,覺得機會來了,決定下山回國應招。

孫賓送龐涓下山

到魏都安浥后,龐涓以鬼谷弟子身份見到魏王。魏惠王魏罃咨以治國安邦、統兵打仗之策。龐涓道:「若用我為大將,則六國就可以在我的把握之中,我可以隨心所欲統兵橫行天下,戰必勝,攻必克,魏國必成為霸主,最終兼併諸侯六國!」魏惠王欲封龐涓為偏將軍,龐涓不受,改封為上將軍。

龐涓率領魏武卒北拔邯鄲,西圍定陽,被冊封大將,掌魏國最高軍權。由於他每戰必勝,每攻必克,燕、韓、衛 三國君王紛紛去到魏國朝賀,秦、楚兩國也避與魏軍交戰,差點將趙國南面領土納入魏國版圖,桂陵之後盡數收回河西失地。一步步實現自己成為第二個吳起的夢想。

龐涓不忘親自請師弟孫賓出山,但后見孫賓才能過人,又習得自己夢寐的《孫子兵法》,心生惶恐,於是用奸計,使孫賓被處以臏刑。后齊使淳于髡偷偷救走了孫臏,成為齊國軍師與龐涓數次交戰。桂陵之戰,被孫臏計擒。馬陵之戰,被孫臏計XX,兵敗身死。

2軍事思想龐涓繼承了吳起的部分軍事思想,在作戰指揮中得以體現。在被魏惠王問時,闡述武力是解決外患的手段。

但他氣量狹窄,排擠兵法超于自己的政敵,又當斷不斷,為自己的的命運埋下了隱患。同時好戰喜功,常年征伐他國,加快魏惠王稱霸中原的同時也加速了魏國的衰落。

戰在於君,號令統一

龐涓

其一,強調必須在國家和軍隊實現協調和統一,才能對外用兵,也就是說全國軍民必須遵從統一號令;另一方面強調必須加強國家的軍事力量,為此龐涓精心培練出繼承吳起打造的魏武卒。在實踐中發展了吳起所提出的「內修文德,外治武備」的作戰前提。

戰在於將,賞罰分明

其次,認為軍隊能否打勝仗,主要看軍隊的素質。質的標準是:要有能幹的將領,要有訓練有素的士兵;要有統一的作戰指揮;要有賞罰嚴明的軍規。為此龐涓帶領魏武卒征戰諸侯,名震四方;斬殺了玩忽職守、不成器的兒子龐英;又細心培養出繼承自己事業的龐蔥(龐涓堂弟)。

3城府剪除異己,滴水不漏

龐涓決心要除掉隱患,否則日後必然屈居其下,但因為是師兄弟,表面上笑臉相迎。為達到目的,在一次酒時,問:「吾兄宗族都在齊國,現在我們二人已在魏國為官。為什麼不把兄長家屬宗族也接來一起享福呢?」

孫賓落淚道:「天災戰亂,我家親屬宗族早消亡殆盡了。當年,我只是由叔叔和兩個堂兄孫平、孫卓帶到外地流浪。後來我被留在一人家當傭工,叔叔、堂兄也不知去向了!再後來我單身從師鬼谷先生,已多年沒跟故鄉、親人聯絡,連僅有的叔叔、堂兄怕也已不在人間了吧!」

「那麼,兄長就不想念故鄉嗎?」

「人非草木,孰能忘本?只是現在既已做了魏臣,這事就不必提了。」孫賓有些傷感地說。

「兄長說得有理,大丈夫隨地立功,又何必非在故土?」龐涓安慰說。

半年之後的一天,忽然有個齊國臨淄口音的瘦漢來找他,得知是帶送齊國孫臏堂兄孫平的書信。信中以孫平口氣,講述了兄弟情誼,告訴了叔叔已去世。堂兄兩人已回到齊國,希望孫賓也回到故鄉,把幾近消亡的孫氏家庭重新建立起來。信中語氣懇切、情感深重,熱切盼望孫臏早日返鄉。

孫賓看罷,不禁流淚。回通道「自己十分思念故鄉,但目前已成為魏國臣子,不能很快回去。待為魏國建立了功勛,有機會返鄉探親掃墓,一定與兩堂兄在齊地故鄉相聚。」

不料,那瘦漢是龐涓收買的小人。龐涓取得孫賓書信,仿其筆跡,添加:「仕魏乃不得已、礙於情面。不久一定回國,為齊王效力!」然後派瘦漢交給宮人,此信被移交給魏惠王,魏王大怒,找來龐涓「你看該怎麼處置?」

「臣日夜陪伴他左右,這不可能啊,一定是有人陷害孫賓,望大王明察」,龐涓辯護道。

「那他要回齊國,也不能為寡人所用」

龐涓上馬

「孫賓才能不低於我,若放他歸齊,將對魏國霸業不利。所以…」龐涓沒說下去,也不用說下去。

「殺掉他?」魏王一語道破。

「他畢竟是他同門師弟,讓我勸勸他。他同意留下來,最好。若不想留,請大王把他發到我府中,讓我看守他,使他不能為他國所用即可。這也算是讓臣盡了做兄弟的情意。」 龐涓假作惺態道。

龐涓回府後裝作不知情的問孫賓,「師弟還想念故鄉嗎?」

「久別故鄉,怎能不想?只目前不能回去。」孫賓嘆道。

龐涓面露惋惜,「不如請魏王准一兩個月返鄉探親,然後再歸來」

「恐怕魏王擔心我去而不歸,不會答應的。」孫賓心有所動。

「明天你隨我面見大王,我為你說幾句。以師弟人品,魏王不會懷疑的!」龐涓順話道。

「全仗師兄相助了!一旦歸來,我一定全身心報效魏王,再無他意!」孫賓感激道。

次日早朝,孫賓面見大王,但沒見到龐涓,於是就忍不住請求魏王准許其返鄉掃墓。魏王大發雷霆,令軍士押入死牢。

見到孫賓已被押,龐涓上前問,「我因事耽誤,正要上朝。這怎麼回事?!」

龐涓大驚失色,對孫賓說道,「別急,我去為你求情去!」

龐涓看望孫賓,「大王盛怒,判兄死罪。我力爭苦求,才免於一死。」

孫賓接過話,「總算保住了性命,全賴師兄了!以後我定當報答。」

「但要受臏刑及鯨面。」龐涓嘆氣道,說罷掩面走出大廳。不一會兒,來了行刑的劊子手,只聽孫賓慘叫一聲,昏迷中,臉上也被用黑墨刺上『通敵叛國』四字。

行刑后,龐涓找來大夫為其醫治,並親自為其上藥、包裹,派美女陪伴孫賓,照料無微不至。

一個多月之後,孫賓雙膝的傷口基本愈合,但再不能走路,只能卧坐在床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