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網 門戶 人物 查看內容

曹禺

来源:wikitw.club  2016-2-1 19:50

   

曹禺(1910.9.24 - 1996.12.13),原名萬家寶,字小石,漢族,祖籍湖北潛江,生於天津一個沒落的封建官僚家庭,是中國現代傑出的戲劇家,著有《雷雨》、《日出》、《原野》、《北京人》等著名作品,他一生共寫過8部劇本,號稱「東方的莎士比亞」。

1人物簡介曹禺,原名萬家寶,字小石,祖籍湖北潛江,清宣統二年 曹禺中學時期

八月二十一日(1910年9月24日)生於天津,在清華讀書時有「小寶貝兒」的綽號。

「曹禺」是他在1926年發表小說時第一次使用的筆名(取「萬」的繁體「草」字頭諧音「曹」)。「文明戲的觀眾,愛美劇的業餘演員,左翼劇動影響下的劇作家」(孔慶升:《曹禺論》,北京大學出版社,1986年),這句話大致概括了他的戲劇人生。

曹禺共有三任妻子,按先後順序分別為鄭秀、方瑞、李玉茹(著名京劇旦角演員)。生有4女,鄭秀所生——萬黛、萬昭(音樂家),方瑞所生——萬方(劇作家)、萬歡。

2主要經歷曹禺在天津南開中學學習期間參加戲劇活動,曾擔任易 1933年曹禺

卜生《玩偶之家》等劇的主角。據萬昭與萬黛回憶,「爸爸在挪威現實主義劇作家易卜生的名劇《娜拉》(《玩偶之家》)中扮演女主角娜拉。劇中娜拉背著丈夫準備離家出走,爸爸演這段戲,一個人在台上又說,又歌唱,又跳舞,把她在丈夫面前慌亂、複雜的心情,演得精彩極了;爸爸還扮演根據法國古典主義劇作家莫里哀名劇《慳吝人》改編的《財狂》主角[1],在韓伯康發現丟錢的那場戲中,他一人又是哭,又是鬧,最後『蹦蹬』一下暈倒在台上,把韓伯康這個守財奴表現得活靈活現,入木三分,受到當時報刊的高度評價。」[2]

曹禺1929年入讀南開大學政治系,1930年轉入清華大學外文系,廣泛鑽研從古希臘悲劇到莎士比亞戲劇及契訶夫、易卜生、奧尼爾的劇作。

1933年大學即將畢業前夕,曹禺創作了四幕話劇《雷雨》, 鄭秀(中)、曹禺(右)1933年在清華演出

于次年公開發表,很快引起強烈反響,它不僅是曹禺的XX作,也是他的成名作和代表作。1936年和1937年,曹禺分別出版了他的重要劇作《日出》和《原野》。曹禺抗戰期間的重要劇作是《北京人》。新中國成立后,曹禺創作的劇本主要有《膽劍篇》《王昭君》等。

《雷雨》在一天時間(從上午到半夜)、兩個場景(周家和魯家)里,集中展開了周 曹禺、鄭秀和萬黛1940年在四川江安

、魯兩家前後30年錯綜複雜的矛盾衝突,顯示了作品嚴謹而精湛的戲劇結構技巧。該劇反覆寫蟬鳴、蛙噪,寫雷雨到來前後的悶熱,其用意不僅是渲染苦夏的"鬱熱"氛圍,而且還在於暗示人物的情緒、心理、性格。

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發,清華大學的學生們組織起抗日宣傳隊,開展抗日宣傳,曹禺擔任了宣傳隊長。10月12日一大早,他和宣傳隊的同學們坐火車到保定去宣傳,在火車上遇到了一位姓趙的魁梧大漢,是長辛店鐵廠的工人。他對學生們的抗日行動讚不絕口,說:日本人霸佔咱東三省,就像在咱國家身上割了一塊肉。娘疼兒心酸,誰割咱娘的肉,咱就跟他拼!曹禺從心裡欽佩這位工人大哥的愛國之心,他想起自己正在構思的話劇《雷雨》,一個性格鮮明的人物形象漸漸在他心裡清晰起來。曹禺率清華大學抗日宣傳隊在保定育德中學進行抗日宣傳,演出了《月亮上升》等話劇。這部描 青年曹禺

寫東北松花江群眾掩護抗日武裝隊員過江的話劇,受到師生的熱烈歡迎。育德中學附近有個鐵廠,曹禺與工廠的工人們座談,工人們純樸的形象,生動的語言,和曹禺在車上遇到的那位姓趙的工人融合成了《雷雨》中的魯大海。多少個日日夜夜,在清華大學圖書館西文閱覽室,在清華園的小河邊,曹禺為創作《雷雨》簡直到了神魂顛倒的地步。幾經揣摩構思,又用了6個月全神貫注地寫作,曹禺終於完成了《雷雨》的最初創作。此劇以1925年前後的中國社會為背景,描寫了一個帶有濃厚封建色彩的資產階級家庭的悲劇。這時是1933年8月,曹禺即將從清華大學畢業,並受聘赴保定育德中學任教。

在育德中學期間,他將此劇本進行了最後的完善。育德中學是同盟會員 曹禺

陳幼雲1907年11月在原直隸訥公祠公立高等小學堂基礎上創建的一所完全中學,1917年增設留法勤工儉學等工藝預備班,1931年又增設高級普通科,全校高初中合計有20個班左右,學生1000多人。學校要求理科教師要用英語授課,讓學生畢業時達到大學預科程度,這樣,英文課就頗為重要。曹禺被育德中學聘為英文教員,為學生講授林語堂開明英語讀本,英文經典,英文論說文范等課程。他在到育德中學任教之前,將《雷雨》的劇本送到了《文學季刊》。一部《雷雨》讓他苦苦構思了近5年,苦心寫作半年,五易其稿。寫成后將劇本交給了他在南開中學的同窗好友靳以。靳以與巴金共同負責《文學季刊》的組稿工作,《文學季刊》的主編是鄭振鐸。靳以人很正直,他覺得曹禺是他的好朋友,就沒好意思將《雷雨》劇本向主編推薦,稿子一直放在他辦公桌的抽屜里。這期間,曹禺一直在育德中學盡心教學,但他始終放不下心愛的戲劇創作,於是,半年後他又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清華大學繼續深造。直到他離開育德中學,他的《雷雨》還是石沉大海。

曹禺的父親萬德尊在清朝末年曾留學日本東京士官學校,與閻錫山同學,1909年初回國,辛亥革命前(1916)任黎元洪秘書,中華民國成立后,獲中將軍銜,曾任宣化府鎮守使、察哈爾都統等職。母親薛氏出生於商人家庭,生下家寶后三天因患產褥熱病逝。曹禺曾說:「我從小失去了自己的母親,心靈上是十分孤單而寂寞的。」薛氏胞妹薛泳南成為家寶繼母,始終把家寶看作是自己的親生骨肉,並終身未生育。曹禺的繼母喜歡看戲,他從小就跟著繼母看了很多京戲、地方戲和文明戲。

曹禺是愛美劇的業餘演員,但他作為業餘演員的歷史,則早在「愛美劇」出現之前就開始了。1915年,5歲的曹禺由表兄劉其珂作家庭教師,讀詩背經,並開始與小同學演戲編戲,但沒有上過正規的小學。1920年結束私塾學習,XX天津銀號「漢英譯學館」學習英語,並開始接觸莎士比亞等外國作家的作品。「愛美劇」作為一個運動,出現在1921年以後。

1922年XX南開中學二年級學習,與靳以(章方敘)同學,並成為終身好友。1923年開始熱衷於新文學作品,尤其是魯迅的《吶喊》和郭沫若的《女神》,但他承認,「《狂人日記》當時沒讀懂」,而《女神》卻使他的血「沸騰」起來。1925年,15歲的曹禺正式加入南開中學文學會和南開新劇團(這是我國話劇界較早的劇團之一,由南開學校創始人嚴范孫、張伯苓創建於1909年,周恩來曾是其中的活躍分子)的活動,開始了他的演劇生涯

曹禺和友人圖片集(15張)

1926年開始在天津《庸報》副刊《玄背》上連載小說《今宵酒醒何處》,第一次使用筆名「曹禺」。后陸續在《南開周刊》《國聞周報》等報刊上發表詩歌、雜文,以及莫泊桑的翻譯小說等多篇。其詩作《四月梢,我送別一個美麗的行人》和《南風曲》有著郭沫若《女神》的影響。1927年他還參加了丁西林、田漢和易卜生劇作的排演。

曹禺作為左翼戲劇運動影響下的作家,雖然是1934年以後的事,但在1928年,曹禺擔任《南開雙周》的戲劇編輯后,就開始了《雷雨》的構思。他父親希望他成為一名醫生,但兩次投考協和醫學院都未被錄取。同年夏天,曹禺以優異成績從南開中學畢業后,免試升入南開大學政治系,但他對政治經濟學課程不感興趣,1930年暑假專程去北京報考清華大學。9月,曹禺與八位同學一起轉入清華大學,XX西洋文學系二年級就讀,廣泛涉獵西方文學特別是戲劇文學,課餘還常常與巴金、靳以去看京劇。年底,與錢鍾書等人一起成為《清華周刊》編輯。1933年,23歲的曹禺開始寫作構思了長達五年的劇本《雷雨》和畢業論文《論易卜生》。曹禺參加清華大學留美考試,未被錄取。畢業後去保定明德中學任英語教師。年底生病回京,病愈后回清華研究院,專事戲劇研究。1934年1月,由鄭振鐸主編,巴金、靳以編輯的《文學季刊》創刊,巴金在靳以那裡看到《雷雨》后,主張立即發表,7月,《雷雨》發表于《文學季刊》第一卷第三期。當時並沒有引起國人的注意,而引起了在日本的中國留學生的好評。1935年,由東京帝國商科大學的中國學生邢振鐸譯為日文,由留日學生劇團中華話劇同好會於4月27日在東京神田一橋講堂首演,郭沫若看后立即撰文《關於曹禺的〈雷雨〉》,大加讚賞。8月17日,在天津市立師範學校孤松劇團作國內的首次公演(也是該劇第三次公演),立即引起轟動,著名京派戲劇家兼評論家劉西渭(李健吾)發表《〈雷雨〉》一文稱:這是「一出動人的戲,一部具有偉大性質的長劇」。

1934年9月,應邀去天津在河北女子師範學院任教。1936年5月,在巴金等到人的鼓勵和催促下,開始創作《日出》,白天為女師學生上課,晚上埋頭寫作,6月至9月開始在《文季月刊》第1-4期上連載。1936年,在曹禺尚未寫出第二部作品《日出》時,《雷雨》即作為《曹禺戲劇集》(第一種)由巴金主持的上海文化生活出版社出版單行本。因此,《日出》不僅是巴金的期待,也引起了文壇的廣泛關注。《日出》發表后,由蕭乾主持,天津《大公報·文藝》副刊邀請了當時文壇上各種派別的幾乎所有大家,包括茅盾、巴金、葉聖陶、沈從文、靳以、李廣田、朱光潛、楊剛、荒煤和燕京大學西洋文學系主任「中國通」謝迪克等,進行了兩次集體討論,盛況空前。為一個劇本,整個評論界如此迅速、如此興師動眾,在中國話劇史乃至中國現代文學史上還是第一次。1936年8月,應國立戲劇學校校長余上沅邀請,赴南京任教,講授「劇作」、「西洋戲劇」和「現代戲劇與戲劇批評」等課程。11月,在南京導演話劇《鍍金》。1937年4月至8月,《原野》在靳以主編的《文叢》第一卷第2-5期上連載。

1938年初,隨劇校遷往重慶。10月,與宋之的合作改編 1943年曹禺在《安魂曲》中飾莫扎特

《全民總動員》(原劇為宋之的、陳荒煤、羅烽、舒群集體創作的《總動員》),當月公演,轟動重慶。1939年春,隨校遷往江安。暑假期間,創作《蛻變》。夏末去昆明導演《原野》和《黑字二十八》(即《全民總動員》)。初冬率劇校師生赴重慶演出《蛻變》,蔣介石看後下令禁演。1940年秋開始創作《北京人》,翌年公演。1942年初辭去劇校教職,夏,到重慶唐家沱,創作改編巴金的《家》。1943年8月,為創作歷史劇《李白與杜甫》作準備,與友人赴西北旅行,回重慶后以此行的感想創作表現大後方民族資本家與官僚資本家矛盾的《橋》。1946年,與老舍同時接到美國國務院邀請,經上海赴美講學,並兩次會見德國著名劇作家布萊希特。 1946年曹禺赴美講學

1947年返回上海,後XX上海文華影業公司任編導,寫成電影劇本《艷陽天》,自導演。1948年底,到香港。1949年初經中共地下黨安排經煙台到北平。1949年7月參加第一次文代會。1950年任中央戲劇學院副院長。1951年自編《曹禺選集》,對《雷雨》《日出》《北京人》作大量修改。同年任《劇本》、《人民文學》編委。1952年6月,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專演話劇的國家劇院)成立,任院長。同年,為創作以一個知識分子思想改造為主題的劇本《明朗的天》收集素材,1954年開始創作,1956年獲「第一屆全國話劇觀摩演出」劇本、導演、演出一等獎。1956年4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60年,與梅阡、於是之合作創作歷史劇《卧薪嘗膽》(后改名為《膽劍篇》),並就劇中的若干史料問題請教沈從文,沈從文回長信詳細敘說戰國時期吳越社會各方面的狀況,后又對該劇提出修改意見。1962年8月,在北戴河度假期間開始創作《王昭君》。文革期間曾先後被揪斗、在北京人藝劇團和宿舍看守傳達室。1973年經國務院總理周恩來親自過問,被安排在北京話劇團工作。1975年參加第四屆人大。1978年北京話劇團恢複原名「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再次任院長。同年8月,為創作《王昭君》去新疆,並完成初稿,載《人民文學》當年第11期。

1992年,全國優秀劇本創作獎更名為「曹禺戲劇文學獎」。1996年12月13日逝世。享年86歲。

3主要創作建國之前:

1926年曹禺的XX作《今宵酒醒何處》問世。1934年寫就《雷雨》在中國現代話劇史上具有極其重大的意義,它被公認為是中國現代話劇真正成熟的標誌。之後,1936年曹禺發表《日出》、1937年發表《原野》,1938年發表《黑字二十八》(又名《全民總動員》,與宋之的合作),1939年發表獨幕劇《正在想》,1940年發表《蛻變》,直至1941年《北京人》完成。

短短幾年時間,曹禺的創作水準不論從思想上還是從藝術上看,都已經達到了相當成熟的境界。尤其是被譽為「四大名劇」的《雷雨》、《日出》、《原野》和《北京人》,其藝術功力所達到的境界,迄今為止,尚無人能超越,而彼時他僅有31歲。

1942年曹禺將巴金的小說《家》改編為話劇,風格與《北京人》頗有相通處。

建國之後:

此後,他所寫的獨幕劇《鍍金》,《橋》(未完成),以及解放后寫的《明朗的天》(1954)、《膽劍篇》(1961,與梅阡、於是之合作,曹禺執筆)和《王昭君》(1978)等劇,其藝術魅力大不如前,這是大家所公認的一個事實。[1][3]

4作品目錄著作書目

雷雨(劇本)1933,文生

日出(劇本)1936,文生

原野(劇本)1937,文生

編劇術(理論)1940,正中

黑字二十八(劇本)與宋之的合著,1940,正中

蛻變(劇本)1940,商務

正在想(劇本)1940,文生

北京人(劇本)1941,文生

家(劇本)1942,文生 艷陽天(電影劇本)1948,文生 關於曹禺的書籍

曹禺劇本選1949,文生

明朗的天(劇本)1956,人文

迎春集(散文)1958,北京 膽劍篇(劇本)與梅阡、於是之合作,曹禺執筆,1962,戲劇

王昭君(劇本)1979,四川人民

屈原(劇本)1982,四川人民

論戲劇1985,四川文藝

曹禺論創作(理論集)1986,上海文藝

翻譯書目

羅密歐與朱麗葉(劇本)英國莎士比亞著,1944,文生

[研究資料書目]

曹禺論(肖賽)1943,成都燕風出版社 曹禺精選集

曹禺研究資料彙編 1960,山東師院中文系編版

曹禺劇作論(田本相)1981,戲劇

曹禺的戲劇藝術(辛憲錫)1984,上海文藝

曹禺論(孫慶升)1986,北大

論曹禺的戲劇創作(朱棟霖)1987,人文 曹禺傳(田本相)1988,十月

曹禺劇作藝術探索(華忱之)1988,四川文藝[3-4]

5人物名言一時強弱在於力,千秋勝負在於理。 曹禺故居

我有一種謬論:戰士應該死在戰場上,作家應該死在書桌上,演員應該死在舞台上。……引伸說,一個真正的人,應該為人民用盡自己的才智,專長和精力,再離開人間。不然,他總會感受到遺憾,浪費了有限的生命。

長相知,才能不相疑;不相疑,才能長相知。

我覺得,真正打動人的東西,是作家的那個極其親切又極其真實,他感受到的,思考過的問題和他的答覆。當然,無疑問的,還包括作家刻畫人物的本領,文字的美,豐富的語言藝術,以及豐富的知識。但是,如果作家沒有那個活生生的思想,那個深刻的感受,那麼,作品的藝術生命就短,藝術生命長的作品,它總是打動人的靈魂,叫人多懂人生的道理。請你們多讀《紅樓夢》,多讀讀關漢卿的作品,就會感覺到這個道理。

推薦閱讀